論「痛」

痛,有時是一種天賜的補給。

平常論,沒有人想要感受痛,每人都知道痛的感覺不好受。想要避免每個痛的可能,可是避得一次終避不過每一次。痛的感覺是甚樣的?你我都知道,卻難以啟齒。是的,這樣不堪的感覺又何必追憶起?痛過了,忘記了,便重新出發。

然後到下一次,痛過了,忘記了,便重新出發。

痛會來,但痛亦會走。這一刻剜心之痛,下刻談笑風生。

我知道痛會過去,但於是次場境,感覺痛永遠走不去。我記得每一次痛,便嘗試憶起不痛的感覺,心想著如果這一刻痛能夠停止有多好;又有多少人會在不痛的時候,讚美著不痛的美好?因為痛不是正常的,是難以忽略的;不痛甚至論不上為一種感官,只是於痛相對之下成立的,所以不痛的感覺是容易令人忽略。我想說的不是要感恩不痛,反之,我們要感恩痛。

痛,有時是一種天賜的補給。走頭無路之時,就只有痛引領著我們。你肚子不適,是痛叫你去看醫生;你流血,是痛命你去止血;假若你失敗失戀失理想失目標,痛告訴你:請永遠記住這一刻的我。受挫折的感覺需要發洩,痛便是其中一種。我並不是鼓催任何一種自殘。我宣揚的痛,是帶積極性的。

書/電影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 說過 “That’s the thing about pain. It demands to be felt.” — 痛楚就是這樣,它要求被感受。不要嘗試去排斥它,隱藏它;它就是要你正視,找出傷口,然後治療。心靈上的痛吃多少止痛藥也是徙然,你不過是選擇不去接受,它卻隱隱作痛,流血不止。

透過痛,才能知道自己有多受不住,不要緊,天知道的,就痛著吧。不要忽略它,不要討厭它,有著它,你才能明正然順的說一句:「我很痛,我受不住了。」

痛過了,不要忘記。站起來,你的傷口已成為疤痕,留下烙印,是好是壞已經不重要,因為你癒合了。痛過了,請重新出發。

痛的盡頭不是痛斷肝腸,是麻木無感,感到痛楚方才得悉我們仍存在於世上。

哀莫大於心死,就趁著心未死,還有這一絲痛,這一鼓勁,盡一口氣。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可以心痛,請不要心死。不要害怕痛,它只是一種過程。 當下如果很痛,便由它痛吧,卻不要忘記,反之要緊記 — 痛過了,記住了,便向前出發。

寫於2017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