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前看草莓说,写博客是因为朋友四散在天涯,还觉得:咦,为什么不可以直接联系朋友?有什么说什么嘛。

现在自己飘荡在天涯,才发现,离朋友离得太远,生活中的共同话题就越来越少。前两天w跟我说怎么老是给她和s发同样的东西?忒没诚意了。我说这不是想让你勿忘我嘛。回头想想,搞笑的图片偶尔拿来戳朋友一下,还可以表达『我还没有忘记你』,可是老发搞笑图片也没什么可以展开话题的。

除了特别苦恼的事情,特别针对的事情想和某个特定的人说以外,其他日常流水账总不能总一个个朋友发过去。但是一两个星期不发,有时感觉某些人,咳咳w我在说你啊咳,讲话都要不会讲了。

我的阳台上有两只蜘蛛。

我养了一盆多肉植物,娃叫奶酪,长得一副很好吃的帅样。

最近在找工作。好纠结。

温哥华电影节看了好多文艺电影。觉得自己文艺值有加成。

黑镜第三季10月21号要出啦,这次一下拉7集呢!

歇了一个多月,又开始继续攀岩了,争取一星期去两次。溜冰往后排。

前天做了红烧,还算成功,昨天买了排骨想要下周做糖醋。

觉得自己特贤惠。想想半年前连煮两个月的面条,顿时被自己感动。

这周又哭过一次,还好一小时后心情就转晴了。得哭。不能憋。

温哥华整个都在哭啊,冬哭夏晒的。

阳台上的那两只蜘蛛,女蜘蛛好像把男的那位嫩死了。

两星期过去,奶酪还活着。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一直在blogger上写随笔,纯想到哪扯到哪,大多为了自己梳理思绪,留个存档,所以主题莫名其妙,也自觉得看到的人越少越好,还得逼人翻墙阅读。现在,为了让我的高大形象永远活在同志们的心中,我决定试写防失联日记。同志请辛勤评论。看到有啥引子想深刻讨论的,我们私聊。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