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

在跟 w,s 和老王讨论如何分享的问题。s 说 w 推荐过一个叫简书的 app,说起码这不用翻墙。跟老王一说,老王也说推荐。我下载下来,先不说基本是翻版 medium,中文的推荐推广和太方便的分享按钮,用起来总有种被暴露的感觉。

那种不大对味的感觉,有点像微信朋友圈。

本来是为了分享而设计的功能,用起来却更像是宣布跟彰显。起码在这里,我知道除了你们几个,没有人会花这个功夫,特意跑去翻墙,然后跑来看我胡扯。反倒让我有种安心的感觉。

记得以前看一本叫 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 的书,讲几个案例,在社交网站上不小心发布了『引发愤慨众怒』的内容后,整个生活全部被毁掉。没有公司愿意雇佣他们。无论他们搬到多穷乡僻壤的地方,总有愤慨的评论怒骂与背后的风言风语追随。我觉得,我在某种意识层面上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被审判,所谓的 judge,总是种不好受的感觉。

而且总的来说:文化越保守、地方越小,审判越重,违反社会准则代价越大。

这是社会的运行方式。以『名声』与『流言蜚语』来确保安全运作。比如,在一个结婚都靠介绍熟人、没有任何其他认识新朋友的方法的地方,名声就尤其重要,必须给左邻右舍乃至七大姑八大姨都留下良好印象。不然名声臭了村子,就等着下半辈子几十年孤独终老吧。

原始社会中,法律的惩罚制约存在薄弱,群落关系的维持与运作只能依靠这样的名声系统。它的存在可以确保没有人敢于越界。如果被群体唾弃,等待个体的是独自生存的生命威胁。

而现代社会,随着法律制约的完善、个体交际范围的扩大,这样的名誉系统本应该淡泊下来;但同时整个城市、国家、乃至地球却被社交网络连成了一个小村落。商界、体育界、教育界,甚至科技界、博客界……只要有群体,就有名誉系统。

人是社会性动物。

朋友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好多好多爱与温暖。我希望能够给我爱的人带来快乐与阳光。我无法选择不在乎。但是起码我可以选择,我的小村子里都是什么人。我和什么人在一起花时间。我的生命和谁一起分享,一起度过。

你们都是浪花洗过留下的珍宝。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