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閱而翔,因閱而響|百工裡的人類學家

這是方媽媽眼中的我,方媽媽是不是很有天份XD

因閱而翔,因閱而響|百工裡的人類學家

讀人類學有用嗎?百工裡,都有人類學家!

-

1.「帶著新鮮的眼睛重新看世界,像人類學家一樣去體驗、去改變、去創造」,最喜歡本書的部分莫過於看每一位社會創新家如何像探險家一樣,用新鮮的眼睛去發掘社會上的問題,再用溫柔且堅定的方式回應議題,或許最近身邊滿滿都是這樣的人們,讓每天上班到下班之間,都是溫暖的與且充滿成長的。

2.曾經在一本雜誌上看過未來十大看漲的行業,其中人類學家也名列其中,因為現在強調「以人為本」的服務,就是運用到人類學家的關鍵能力:對人的觀察。

3.本身沒有很喜歡這本書的編排,太多的小專欄讓思緒很容易被打斷,最後選擇的方式,是以閱讀完一篇文章後,再去看那一些小專欄,思考也變得比較延續,自然想法也變多了。

4.受到大學最喜歡的老師之一陳素秋老師影響,對於人類學有滿滿的美好想像,在讀這本書的過程中,讓我想起那些在課堂的日子,當談性工作者的議題時,不只談「罰娼不罰嫖」,而是談對女性的壓迫。當談勞工議題時,不只談勞動權的問題,更是談勞動異化的可能,每次上課總是被老師的反問給震懾,也開啓我對世界的各種觀點,眼睛打開了,心也變得更加柔軟了。

5.人類學家要擁有的三種能力:「觀察力」、「全貌觀」、「反思詮釋力」,其中我覺得最難的是「觀察力」,因為每個人都有眼睛,但是差別就在於這裡的觀察是指「洞察」,不只要看,更是要看到脈絡,看到文化中能代表整體的東西。

各式各樣的花,每一個都是一點一滴的祝福。

對我來說,旅行,就是我成為人類學家途徑。

很多人問我,旅行中你最喜歡看什麼?答案是:宗教信仰。

對我來說,宗教信仰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可以看出一個地區安定更甚至是地下權威的力量,即使是在台灣,在朋友圈中明確表態自己是有宗教信仰少之又少,但是當我第一次到台中頂安社區的時候,看著宮廟前面滿出來的貢品,小廣場前的布袋戲,更甚至恭迎聖轎,與轉角就有的土地公廟,跟著王朝旁邊走,每一刻的熱鬧,都讓實在的反應在地文化。

穿著沙麗,體驗被一塊布綁在身上的感覺。

在斯里蘭卡更是明顯,擔任副領隊期間,曾去到古老寺廟,據傳在廟裡擁有佛家的舍利子,即使是平日當地也絡繹不絕的香客,以穿著全白的衣服或是當地傳統服飾沙麗與沙龍,赤著腳一步一步走向他們心裡的應許之地。這裡最特別的地方除了人們對穿著要求外,更甚至是祭拜方式,在台灣傳統是拿香祭拜居多,但是在斯里蘭卡則是拿花為主,將花放在大佛前方,深深地一跪,彷彿所有困擾都會因此而煙消雲散。

正面來一張,我覺得我滿適合的XD

然而在菲律賓也有類似但卻不太一樣,菲律賓的天主教信仰中,有人拿花,但更多的人是在教堂外拿起蠟燭,並且在點燃蠟燭後,雙手合十禱告,不論是許願或是告解,一個小小蠟燭,成為信徒跟上帝溝通橋樑之一。

滿滿的蠟燭,每一個也是代表著希望。

在這樣的觀察過程中,我最深刻的感受,大概就是信仰帶給人的力量,遠遠超出我的想像,一句「看天唄」是人對於未知給自己的解答,天真的會給人答案嗎?或許會,但是我更相信的是,透過進出廟堂,安撫了人們面對未知的恐懼,給予人走向去的力量,天沒有說話,但是天在地方就是信徒的安心處,更尤其是農業為主村莊,「農夫」就是一種賭博的職業,他們在跟天賭,籌碼往往是一整年的營收,更甚至一輩子的家當,面對這樣的高風險,誰能承受得住呢?所以信仰成為分擔憂愁的好幫手,陪著他們一起滴汗,一起等待開獎的那一刻。

在教堂外,就有很多小販在賣蠟燭本人。

除了面對旅程的未知外,我更享受在旅行當下用眼睛與在地過程,是真實的,且無所拘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