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化對我們的危機

前言

現在的互聯網是個人化的年代。不同的網站,根據使用者的使用習慣,為他們提供個人化的資訊,務求令使用者在最短的時間內,閱讀到最適合自己的資訊。在資訊爆炸的時代,這個技術有其必要性,否則我們每天會浪費很多時間在海量的資訊中找出自己感興趣的資訊。然而這做法有利亦有弊,今篇,我想寫的是這個做法的缺點。

個人化的例子

個人化,在你用得到的網路服務,都已經是業界標準。Amazon, Facebook, Google, and Twitter等等,全都提供個人化服務而你未必知道。在The Filter Bubble 一書中,提到一個使用Google search的例子,值得我們一看。

2010年,BP在墨西哥灣發生了鑽油臺爆炸事件,對該地造成嚴重的生態破壞。作者的兩位朋友,一個是環保份子,一個是基金經理,他們對這起事件都相當關心,他們都在Google search打入同樣的keyword做搜尋,但作者發現他們所得到的最相關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傾向環保的人,會找到有關對環境影響的分析;傾向留意經濟的,會找到對BP股價的影響。Google在大約2005年就提出了這種個人化的搜尋服務,務求令到每個搜尋,都可以對應不同使用者的使用習慣提供”最佳”的答案。

而我們日常使用的Facebook更是如此。它會根據你常看誰的東西,會post什麼類型的東西到Facebook等等的條件,決定有什麼你會感興趣,然後顯示在你的News Feed,只要你留意一下,就不難發現這種個人化。我自己的Facebook,很少會看到比較親政府的朋友的Post,因為我的個人喜好,Facebook已經掌握得到。

個人化對讀者的影響

Predictably Irrational內對人類的一些行為作出了分析,其中提到人對物件,甚至想法的擁有權,不論是真正擁有,或是自以為擁有,會如何影響我們的想法,而這正是我覺得個人化的危機所在。

我們都傾向於把一件物件,一個想法,只要是我們擁有,提出,或自覺正確,以更高的價值看待它們,縱然那是不合乎基本邏輯的無效論證。這種不理性地熱愛自己想法的行為,在個人化的年代,更是會經常發生,因為我們會看到一些與我們相近的想法,然後再看到更多,慢慢地這個想法會變成了我們自己的,變成了自己的想法後,我們就會很容易地不理性地相信它是最好的。

書中提到的都是一些實物的例子,如30 Days refund等等,你可以想一下自己在對著一件衫時,當你把它帶回家,多看兩眼,你會變成對它有著一種擁有感,會捨不得把它退回去,因為你已把它看成是自己的東西。然後你可以留意一下自己對一些想法有否這種情況。

在想法的層面上最常聽到的例子是,當你提出一個Project,你的上司想出很多理由反對;過了幾天,你的上司突然找你商討一個他想出來的Project,而這正正是你之前提出的!他還說一定可行,那些反對的理由簡直不值一哂!

個人化對社會的影響

要實現民主,一個重要的前提是我們對不同的看法要充分的了解,如果需要,則繼續討論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案,或至少懂得接納彼此的不同。

What Money Can’t Buy一書入面提到一個現實世界的例子。作者Michael Sandel提到,今天的社會,把人劃分了不同的等級。他舉的例子是富人和窮人去看球賽。現在的球場,看球賽時,有所謂Sky box坐位,是一種高高掛在球場上的包廂,只有付得起高昂票價的誇國企業,政經人仕可以坐在這裡觀賞球賽。一般市民只可以在下面的觀眾席再按票價看比賽。簡單地說,就是只會和自己差不多社會地位的人坐在附近。

球賽這種公眾活動,本身是一個讓社會不同階層聚在一起交流的活動,而現在這種在公眾活動的分離,加上我們本已分開的私人生活,如居住在不同的地區,令社群內的人更不了解對方,沒有需要了解對方,也沒有途徑去了解彼此的不同。

在個人化的年代,繼私人空間,再到公共空間,現在更延伸到網路這種虛擬空間。我們現在,不論在現實或虛擬,見到的都只會是和我們相似的人和想法。想一下你每天看的新聞是從什麼傳媒報導,你每天會去的討論區,你不難發現其中有固定的意識形態。這種窄狹的視野,會阻礙我們建立真正的民主社會,因為我們不會欣賞別人的不同,而只會相信我們所相信的就是真理。

套用在今天的香港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不同階層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分離,不同政見的,富或貧的,不同學歷的,我們的公共空間日益把我們隔離 — 私人樓宇不要有公屋在附近,商場內的每間店鋪都趨向迎合高消費群等等。這些都令前述的情況每況愈下。

現在加上網路世界的分離,讓我們,特別是年輕一代,以網路為主要訊息來源的一代,更見分離。我們只會看到與自己看法相近的資訊,不斷強化著我們自己的想法,到最後就變成只有自己的想法是正確。

我個人認為香港社會的撕裂,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可能原因。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ik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