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旅店

人类林林种种的怪癖中,偷窥可能是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的,它像我们好奇心中长出的一个分岔,20多年前莎郎斯通拍过一部叫《偷窥》的电影,里面的男主角为了满足自己的窥视欲,给他的大楼里的所有的房间都装上了摄像头。

Gerald Foo显然不是因为这部电影得到的灵感,这位圆脸,不善言谈的胖子1969年时在丹佛市开了一家汽车旅馆,改造了房间的结构以便他偷窥住店的每一位客人,他自比为像Alfred Kinsey一样的性学家,坚持给每一次的偷窥记笔记,眼看记录越来越多,却发现自己的文笔不够把这些笔记整理成书,于是联系了作家Gay Talese,表示愿意提供“第一手,大量的,毫无防备的,各种阶层,种族的活动记录,夫妻,偷情,同性恋,性行为,毒品交易……”, 条件是Gay Talese必须签一纸保密协定,必须经过同意才能公开Gerald提供的资料。

Gay Talese在和Gerald见面后在保密协定上签了字,于是自1980年开始,Gay开始陆续收到Gerald的偷窥笔记。

住汽车旅馆的人往往真正呆在房间里时候只有晚上,于是Gerald记录下了大量的性行为,这里面甚至可以看到时代的印记和变迁,从早期少量的不同人种之间的性行为到后期这个比例逐渐上升,嬉皮士时期习以为常的群交。以及后来的同性恋。

除了大量的写实记录以外,也有一些记录里交织了Gerald自己的感慨,比如越战,海湾战争后很多的伤兵住过他的房间,一位双腿被截肢的士兵问他的妻子为什么对他不离不弃,那位妻子所说的简单的,没有任何修饰的话语是他目睹过的最动情和伤感的告白。

到了后期,Gerald掺杂自己评论的记录越来越多,他像上帝一样俯视着住在他旅馆里的客人,但同时也不能做任何暴露他身份的行为,无论是衣冠楚楚的商人还是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都在Gerald的观察下暴露了道貌岸然的另一面,对着电话说谎,对自己的妻子撒谎,对任何一点有关利益的事情撒谎。

他甚至还目睹了一场谋杀案,但依然什么都没有做,他在记录里解释为以为那个女孩只是昏倒,所以没有报警。成了他心头难以释怀的一件事。

这是Gerald Foo这连续10多年和魔鬼的一桩交易,满足了自己的偷窥欲的同时,同时也看尽了人性中黑暗的另一面,后来他变得深居简出,尽量不和人接触,旅馆的事物也交给了妻子打理。“不要相信任何人”成了他记录里最常见的一句话。

隐私不光保护自己,更重要的是保护别人,Gerald Foo不知道有没有明白这一点,这10多年来,我觉得他经历了一场漫长的人性的核辐射。

最近,他告诉Gay Talese他做好了面对公众和法律的准备,Gay Talese 以他的记录为素材的书可以出版了,于是才有了《纽约客》上

Gay Talese的一篇长文,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文请搜“ Gay Talese New Yorker”。

Gay Talese的书叫《The Voyeur’s Motel》,今年7月出版,现在可以预订。

W

04/12/2016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adtrapper’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