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国度的人

4.

续原的旁边坐着一位涂着浓烈红唇的金发女人。之所以注意到她的红唇,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很红,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在这15小时的旅程中,大概补了20次妆吧。续原不知道女人的补妆是怎么操作的,他也从来没看见过阿珊补妆 — “她化妆吗”续原心里琢磨了一下,但又继续把注意力放在身旁这个补妆的女人身上。

飞机上的阅读灯静静地笼罩着身旁的那个女人,一些刷子,棉块一样的东西在脸上迅速地滑动,续原甚至觉得身旁这个还算标致的女人,处理自己的面容那熟练和漫不经心的动作,就跟粉刷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毫无二致。她与他如此贴近,他的手肘隐约贴着她,而她挥舞的时候也会加强对他手肘的挤压,这样微妙到有点尴尬的距离,她竟然旁若无人地,就这样修饰着自己的瑕疵。续原本以为自己在这种情景下肯定会尴尬不已,但因为对方把自己当做空气一样无所谓的态度,他倒也心安理得起来,连眼光都变成放肆的直视。有那么几个瞬间,女人的眼神和续原冷静观察的眼神在镜子中交接,但两人都冷静地迅速把目光转移开了。每次3分钟这样的仪式之后,女人会掏出那火焰般色彩的唇膏,放肆在那宽厚的唇上滑动,那仪式在阅读灯的笼罩之下,竟散发出一种神圣感,让续原想到明代的画家在完成一幅水墨山水之后,满意的盖上自己的名戳那一类的画面。

女人全程都没有打开面前的娱乐设备。连续原都忍不住寂寞看了两集美剧。她大多数时候是闭着眼,与其说是在休息,不如说是在养神。她应该是要见一个对她生命很重要的人吧。而那个人应该也很重视她,不然不会去机场接她。续原觉得愿意去机场接的,不是亲人,就是情人。连好朋友都不会想到要去机场接的。至少续原从来没有去机场接过朋友。

5.

后来那个女人竟然说话了。原来与她同行的伙伴就坐在她的后方。本来续原以为她是美国人,甚至还推断她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人。但那女人有明显的苏格兰口音。续原突然想到,Falkland Islands上面的居民,也大部分是苏格兰和威尔士移民的后代。

他们会对突然接踵而至的亚洲面孔感到惊讶吗。续原设想那应该是个很封闭的国家。或许不会呢。不过那岛上的居民,应该跟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人一样,不知道在距离他们土地200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件特别的事情正在发生。

或许,续原想或许,Falkland Islands有一天会因为那个神秘的邻居,浓墨重彩地进入到历史的聚光灯下。

不过,续原打了一个哈欠,还是想想在纽约的问题吧。那个他要见面的7年未见的朋友,珏玉。在这次旅行之前,续原从来没和阿珊提起过这个人。不是为了刻意隐瞒她的存在,而是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缘由可以提起。中学的时候,我和她上课常常传纸条?她去了一个离自己上大学的城市只有30分钟的城市,在大一我还每个月都会去看她,但后来就渐渐再也不去了?又或者是,突然有一天在工作上碰见了,而她告诉我的是她即将辞掉这份工作去纽约读书?没有任何戏剧成分,值得在阿珊这个喜欢写故事的女孩面前提起。

这一次的会面,应该也会是波澜不惊。续原这么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身旁的阅读灯又亮了起来。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MageXX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