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答案轉移中

已离开恶心的知乎官方及到处撒野的知乎用户(尤其是不学无术的自干五)。以下是部分我还找得到的、有意思的回答和评论。

咪咪蟹味粒上的阿拉伯字母什么意思?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6208177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爪夷文马来语,但看了@Wang Tingshion的答案,才发现其实是阿拉伯文阿拉伯语。不过我想澄清的是,马来西亚回教徒虽多,但不代表他们全都认识阿拉伯字母,因为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的马来语都是使用罗马字母书写的,更遑论他们通晓阿拉伯语。其实有可能是因为这零食在阿拉伯国家有出售的关系。

不过,虽然这零食是「蟹味粒」,但奇怪的是包装上的阿拉伯字母根据谷歌翻译却是阿拉伯语「虾味小吃」的意思。(而且似乎还有错字和漏字)

وجبات خفيفة نكهة الروبيان 
(wajabbat khafifat nakhat alruwbian)

相比之下,爪夷文马来语「蟹味零食」应该是这样的:

سنيک ڤريسا کتم 
(snek perisa ketam)

而答主 @申请做一个教授 ,虽然说爪夷文确实是有一些阿拉伯文没有的字母,如: 「ﭪ」「ڠ」「ﭺ」「ݢ」「ۏ」「ى」「ڽ」(分别是nya,ye,va,ga,ca,nga,pa),但由于包装上的是阿拉伯语,我想应该只是它使用的字体的手写特征太重,导致你辨认不出来。

腟乎居然到现在连阿拉伯字母都还不支持,无能公司还是早倒早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宇皋如何能够成为“马六甲州元首”,现在的马六甲州元首如何产生的,如何评价梁宇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0823515

@文乐子 和 @tat3406 写的是现今的马六甲州元首委任过程,但其实他们都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联邦宪法里阐明国家元首是在首席部长(地位等同于其他苏丹州的州务大臣)的建议下委任州元首,而非首相。

19A.(1) Maka hendaklah ada seorang Yang di-Pertua Negeri bagi Negeri yang hendaklah dilantik oleh Yang di-Pertuan Agong yang bertindak menurut budi bicaranya selepas berunding dengan Ketua Menteri.

还有一个错误就是,梁宇皋不是由第一任国家元首端姑阿都拉曼(Tuanku Abdul Rahman)任命的,而是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

【PS:我们第一任最高元首,很碰巧地和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同名,不要弄混。】

梁宇皋被任命为全马历史里唯一一任的华人州长实属特例。当时马来亚联合邦尚未独立,马六甲和槟州都还是英国殖民地。1957年8月10日,独立日前三个星期,联合邦钦差大臣麦基佛莱爵士(Sir Donald MacGillivray)宣布,立法会议长拉惹乌达爵士(Raja Sir Uda)为第一任槟城州长,社会福利及卫生部长梁宇皋(Leong Yew Koh)为第一任马六甲州长。州长任期两年,由独立日起计算,期满后由国家元首另行委任。

【PS:彼时尚称「州长」(Gavernor),而非「州元首」(Yang di-Pertua Negeri),等到1976年的A354宪法修正案通过后,「州元首」一名才正式取代之。】

虽然说梁氏的委任,理论上是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与统治者会议(Council of Rulers)及联合邦首席部长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磋商后所做的决定。隔日梁宇皋的书面谈话也称他的受委「显示出马来亚各民族地位的平等」、「说明我们各民族间的善意、友谊与合作」云云。不过这种东西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假的,他其实很大可能是英国方面钦定的。你要知道,梁宇皋笃信天主教,是完全不识中文的香蕉人,又是跟东姑关系良好、有马华政治背景的富商。

【PS:宪法阐明州长/州元首不能担任其他受薪职务(如议员),所以当时的马来亚党主席陈期岳及马来亚党秘书陈顺文反对梁氏被委,尔后拉惹乌达及梁宇皋也辞去所有职务,并在其选区进行补选。】

所以这种人完全不能代表华社利益,实际上他也确实做了很多出卖华人利益的事(起草《1961年教育法令》等)。英国佬委任梁宇皋,既能表现所谓的「各族平等」、又能笼络华社的心来打击马共(不过当时马共已开始走下坡了)、又不损英国人的利益、又让马来人心存芥蒂,所以理所当然是英国方面的绝佳候选人了,而且就算不是他,估计也会是陈祯禄当的。

当时马六甲州巫统主席嘉化峇峇(Abdul Ghafar bin Baba,后来当上马来西亚第六任副首相)对委任梁宇皋为州长一事「不愿置评」,因为其实他们更希望马来人获任斯职,谓马六甲州以马来人居多。不过之后国家王宫发表声明称东姑阿都拉曼「完全同意」梁氏的委任,估计东姑同英国佬讨论时也认为梁宇皋无论如何都不会威胁到马来人的权利,所以欣然接受。所以这种因历史的缘故造就而成的华人州长/州元首,在其两年的任期满后就不可能再现了。

另外题主 @赵谦鸿 ,联邦宪法并没有规定州元首必须是马来人或者是穆斯林。比如说砂拉越就出过不少当地原住民(如马兰诺人)而不是马来人的州元首,不过目前为止都是穆斯林。

【PS:其实,联邦宪法也没有规定我国首相必须是马来人或者是穆斯林,只是目前来说非马来穆斯林想当首相几乎是天方夜谭,他必须得到议会的支持,国家元首的御准,以及全马人民的认同而不引发暴乱。】

题外话,这是个好问题。我非常敬佩题主认真求是、先思考后发问的精神,也很佩服某些马来西亚答主常年来深入浅出、旁征博引的回答。但鉴于知乎「友善度」(应该说是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太多,其实我不是很希望看到马来西亚华人相关的问题和回答被炒作起来,因为无论左派右派什么派,实际上几乎没有人想真正了解我们的情况、关心我们的处境,只是想将我们一起绑在他们的舆论里,强迫你出卖马来西亚的利益,否则就是「反华」,再不然就是混淆视听,哗然取众,啃食人血馒头。回答问题好像并不能厘清误解,反而加剧彼此的成见。我原本也是希望「睿智」言论会随着民智开启而逐渐减少,但是看了最近的舆论导向后,我已经慢慢明白了。我绝不是在责怪题主,还有认真回答问题的答主,但是有时我在想,当你发现你的心血被误解、被利用、被扭曲,甚至反过来变成攻击自己的子弹,我们还应该继续吗?

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
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吾行郤曲,无伤吾足。

此文勿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东南亚为什么叫“风下之地”?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8473674

狭义的「风下之乡」是代指马来西亚沙巴州,由于上个世纪30年代旅居山打根的美国女作家艾妮·凯斯(Agnes Keith)所写的自传体著作《风下之乡》而广为人知。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01711/

而广义的「风下之乡」能够代指东南亚。至于原因,我相信你现在正在阅读这本由澳洲学者安东尼·瑞德(Anthony Reid)所写的东南亚专著《东南亚的贸易时代 1450–1680年(第一卷)季风吹拂下的土地》,请翻开第一章《导论:风下之地》(pg 6–15),里面有写着详细的原因。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761749/

Winds were moderate and predictable, with the monsoon blowing from the west or south in May-August and from the northwest or northeast in December-March. Except in the typhoon belt at the eastern periphery of the region, storms were not a major hazard to mariners, who on the whole had more to fear from swift currents in certain channels. Water temperature was uniform, with the result that vessels which could not survive a voyage to Europe or Japan could operate successfully for years in Southeast Asian waters. All of these factors made the mediterranean sea of Southeast Asia more hospitable and inviting a meeting place and thoroughfare than that deeper and stormier Mediterranean in the West
…….
The Chinese continued to see Southeast Asia (minus the special case of Vietnam) as a whole-”the Southern Ocean” (Nanyang). Indians, Persians, Arabs, and Malays named the region “the lands below the winds” because of the seasonal monsoons which carried shipping to it across the Indian Ocean.

总结一下, 这概念最早是波斯航手发明的。波斯商人要去经商,每年夏天就要乘着西南季风前往东南亚,他们便把背风(leeward,也叫下风)的东南亚国家称为「风下之地」,把迎风(windward,也叫上风)的印度、中东的西方国家称为「风上之地」。这种说法用以解释广义的「风上风下」概念,确是比较可信的。

另外一个说法就是,沙巴州之所以被称作「风下之乡」,是因为她刚好位于台风带之外。每年稍微在北部的菲律宾饱受台风侵袭,而南部的沙巴却风平浪静,所以说她是在「风下」。这解释见于各种介绍沙巴的华巫英书本,但只能解释沙巴「风下之乡」外号的由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517244/answer/430761253

先生你好,我想请教一下维基百科上占婆国王的梵文名是否有依据?以占婆第十四王朝为例,维基百科将「摩诃贲该」定为Maha Vijaya,「摩诃贵来」定为Maha Kali,「摩诃贵由」定为Maha Kaya,「槃罗茶全」定为Maha Sajan。因为马司帛洛的《占婆史》并没有作出考订,有的译名甚至有冲突(如第十五王朝的「摩诃槃罗悦」,马司帛洛认为是Bhadravarman或Bhadreçvaravarman,译者冯承钧认为是Parameçvaravarman,但维基百科上是Maha Saya)。而我才疏学浅,也无法找到其他解释。请问这是最新的考证结果吗?还是只是词条撰写者的猜测?

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编辑者引用了何种资料,不敢妄加揣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762631/answer/449970262

泰国拉玛一世伪装吞武里王朝郑信大帝之子郑华,获得清朝册封。

1782年,起兵驱逐缅甸侵略,统一泰国的吞武里大帝郑信(广东潮州人后裔)遭遇近卫军叛乱被软禁。此时正在前线与安南军队对峙的大将昭披耶却克里迅速回师平叛,并将郑信杀死,建立了延续至今的泰国却克里王朝。

问题于是就来了,郑信当年为了与清朝贸易并获得正统认可已经向清朝求封摄暹罗国事,升级为王近在眼前。此时若被清朝知道郑信被杀,以中国对正统传承多变的态度,肯不肯继续册封都是问题。而昭披耶却克里此时作为军事政变上台的君王,也很需要强大的清朝的承认。

于是乎,昭披耶却克里自称郑信的儿子郑华,并以此为由向清朝报告父王去世。(此时是乾隆51年)。清朝误以为这是正常父子传承,大方的同意册封。

制曰:“我国诞膺天命,统御万方,声教覃敷,遐迩率服。
暹罗国地隔重洋,向修职贡,自遭缅乱,人民土地悉就摧残,实堪悯恻!
前摄国事长郑昭,当举国被兵之后,收合馀烬,保有一方,不废朝贡。其嗣郑华,克承父志,遣使远来,具见忱悃。
朕抚绥方夏,罔有内外,悉主悉臣,设暹罗旧王后嗣尚存,自当择其嫡派,俾守世封。兹闻旧裔遭乱沦亡,郑氏摄国长事,既阅再世,用能保其土宇,辑和人民,阖国臣庶,共所推戴。
用是特颁朝命,封尔郑华为暹罗国王,锡之诰印,尚其恪修职事,慎守籓封,抚辑番民,勿替前业,以副朕怀柔海邦、兴废继绝之至意。”

泰国新王朝就这样从清朝那里获得了正统性认同。也是因为这个,从拉玛一世开始,为了得到清朝册封,每位却克里王朝的国王都会起郑姓汉名。

拉玛一世:郑华。拉玛二世:郑佛。拉玛三世:郑福。拉玛四世:郑明。

拉玛五世以下的“汉名”算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老谣了,骗过不少华文媒体。
泰国国王起汉名主要是为了和清朝保持朝贡外交,外交一旦终止,自然也不要再起汉名了。所以《清史稿·暹罗传》提到前四世时则用汉名(也提到了四世的泰文音译),提到五世、六世时则只称呼泰文音译了。

是的,极有可能是好事者所编,且时间相当晚近,可能是最近十年才传开的。至少上个世纪的文献里从未曾提及四世之后泰王的汉名。

不过《清史稿》似乎没有提及拉玛五世及之后的泰王名称。因为同治八年(1869)拉玛五世嗣位之初,他就遣使请废职贡。不久中泰关系中断,而清朝很快地也亡了。

《暹罗传》中提到四世继位时,贡使因太平天国而不能进京,自此不再朝贡,后面介绍了四世、五世时的大略情况,提到了六世继位。“同治七年,郑明卒,子抽拉郎公继立,废奴隶,行立宪。……。宣统二年,卒,子马活提路特立。”
按说同治八年拉玛五世请求进贡,那他应该也用了汉名,我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文书。

嗯,我疏忽了,《清史稿》确实有提及到五世王「抽拉郎公」(Chulalongkorn)和六世王「马活提路特」(Maha Vajiravudh)。不过他们应该都没有汉名,同治八年(1869)拉玛五世最后一次遣使进贡,并请求废除贡献之礼,但清政府不答应,之后职贡就停了。这事《清史稿》无载,《清史纪事本末》《清续文献通考》有载,五世王的名字是「久拉」「古兰格罗」。而且1871年拉玛五世造访新加坡,送了一尊大象铜像,上面有中文铭文,他的名字作「三列勃蚋巴捞万捞吗霞朱捞弄郡」(Somdech Phra Paramindr Maha Chulalongkorn)。今人则多称为「朱拉隆功」。可知他不但没有汉名,而且也无固定的译名。

《清实录》倒是提到同治八年暹罗入贡的事了,但是只是说暹罗国想直接从天津上岸,清廷没有批准,再没有下文了。没想到还有废贡一事。

说起五世和六世的译名,对岸国史馆出版的《清史稿校注》称清史馆韩朴存辑《属国传稿》,四世译为“福耶勃来蒙得尔麻哈蒙哥特”,五世译为“松对侈福赖蒙得尔麻哈苏拉隆哥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517244/answer/400551961

更大部分原因,是不同国家的人名,经由使用不同口语的汉字文化圈地区转译过来,也会产生很不一样的效果。典型的就像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在朝鲜文献里就被译为“老乙可赤”和“红歹”;占婆的“槃罗茶全”明显就是来自越南。就算在大明境内,不同的方言区翻译过来的汉字译名也很鬼畜的,比如你知道胡建人写的《东西洋考》里是怎么称呼缅甸东吁(Taungoo)的吗?答案是“东蛮牛”。其他方言的朋友肯定对此一头雾水,什么牛不牛的,但是闽南方言区的人估计对此会会心一笑。还有东吁王朝的首都汉达瓦底(Hanthawaddy),《东西洋考》里称为“放沙”,这很明显是先经过了暹罗人的转译(暹罗人称汉达瓦底为“洪萨”),再由暹罗的福建商人将情报带回,利用闽南语的文读表记下来,可以说中间是经过了两层的转译,从一个逼格满满的梵文雅称堕落成阿猫阿狗,也不足为奇了。

「东蛮牛」是「蛮东牛」之讹,是Mu’ang Tong-u的对音,Muang就是泰语里的เมือง(现多写作「勐」),指早期中南半岛上的城邦国家。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考证出来的是已故南洋学者许云樵教授,我记得他好像说过,其实「东牛」这个译名用闽南语念出来是很贴切的,反而是当年中国用的某一个译名(我忘了是什么了)不符合缅语发音。我有空就把他找出来吧。。。

那个「放沙」也是许云樵先生考证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东西洋考》里有叫做「放沙」「沙外」的地方,原来是缅语的Hanthawaddy,暹语转写作Hongsawadee,当地华人把它译作「放沙外地」(hong3-sa1-gua7-te3),「放沙」「沙外」都是讹略。

“外地”也是很明显按闽南语读音音译的,跟今天一模一样。

东吁王朝的军队在《万历武功录》里是被称作“红军”,这里很明显也是暹罗转译但是是用官话的读音音译成汉字了。

是的,大概可以说如果想要考证那些古代南洋地名,闽南语可说是必备技能了😂

「考闽南方音较近于古,唯亦因变迁而声母渐少,但收韵之阴阳入三声分明,远非他处方音所能比拟者,故其译写外国语文,时能曲达其诘屈聱牙之妙,所惜者音值不全备耳」、「闽南侨胞之南渡拓殖,由来久矣,其分佈之辽阔荒远,尤足多也!古代载籍,且多为闽南人士所撰述,若张燮龙溪人(著《东西洋考》)、若何乔远晋江人(著《名山藏》),而宋赵汝适则福建提举市舶司也(著《诸蕃志》)….)」【《南洋杂志》,第一卷第三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5803004/answer/460921269

不过其实这位西儒对金字塔的描述与实际相差略远吧,不但夸大了塔高,还认为金字塔不是用石头堆垒而成的……「昔国王尝凿数石台如浮屠状,非以石砌,皆择大石如陵阜者,铲削成之。大者下趾阔三百二十四步,高二百七十五级,级高四尺。」

另外这是上面知友提到的,清朝传教士南怀仁《坤舆图说》里关于金字塔的记载:「利未亚洲厄日多国孟斐府尖形高台,多禄茂王所建,地基矩方,每方一里,周围四里。台高二百五十级,每级宽二丈八尺五寸,高二尺五寸,顶上宽容五十人。造工者每日三十六万人。」

先生你好,我冒昧地向你请教一个问题。我发现南怀仁的《坤舆图说》,以及9世纪的波斯地理学家胡尔达兹比赫的《道里邦国志》里都记载说,埃及金字塔是托勒密王朝时期(前3世纪-前1世纪)所建造的,而这与我们现今考证的前28-前26世纪期间建造的认知不同。请问这是古人普遍的认知吗?

也不全是。阿拉伯人不懂古埃及文字对希腊罗马的史料也不感兴趣,故记载准确性远远不如希罗多德多杜撰之说,托勒密只是流行的几种说法之一;还有如马苏第在《黄金草原》里说金字塔是大洪水之前的国王苏德里造的,这种说法被七八位阿拉伯历史学家引述;还有说是炼金术师与国王赫尔墨斯造的参见炼金术和赫尔墨斯的关系?不一而足。
百年翻译运动阿拉伯人主要翻译的是古希腊哲学和科技数学著作,对古希腊历史著作不感兴趣。亚历山大图书馆公元三世纪大半毁于战火,即使有残余到7世纪阿拉伯人入侵埃及时又被阿拉伯将领烧了干净。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如何消失的?从阿拉伯书商记载的书目里他们的确不翻译希腊罗马历史著作,马苏第的《黄金草原》还说屋大维是被克利奥帕特拉女王的毒蛇咬死的。他们翻译古希腊哲学著作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伊斯兰神学提供理论辩护,翻译数学天文学和医学著作是实用目的。阿拉伯翻译运动中的“科技翻译”“翻译家们对于希腊人的文学作品,不感兴趣,所以没有译成阿拉伯语。因此,阿拉伯人没有接触到希腊的戏剧、诗歌和历史。”
“不过,我们还可以利用索罗金和默顿在1935年对8~14世纪阿拉伯科学进步的定量分析资料, 来估计一下科技翻译在整个翻译运动中所占的比例。必须事先声明:这种估计不是直接的,因为索、默二氏当年的定量分析的对象并不直接是翻译运动,而是阿拉伯科学本身。他们想比较出中世纪阿拉伯科学家究竟在哪个学科领域中作出的贡献最多。就从研究的角度而言,科学家作出贡献多的领域应当也是翻译家注重翻译较多的领域,从而可以大致估计出翻译运动的翻译重点所在。他们把统计结果分别编制了三张表格,进一步表明阿拉伯翻译家的科技译作数量占译作总量的比例在65%左右。即使这还不是精确的比例,但也足以说明了阿拉伯翻译运动是以科技翻译为重点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s://zhuanlan.zhihu.com/p/46084416

最有意思的是,这位马来同学还为imam这种宗教色彩浓厚的词汇赋予了非宗教的含义,即世俗生活各个领域中的leader。
不过目前还不能确定这种解释是她发明出来的还是在马来语中本来就有。
话说回来,阿拉伯语名词’imām的根字母为’-m-m,表示“前面,’imām在阿拉伯语中最基本的意义是“位于前面的[人或事物]”。我们不妨看一看《中级词典》对‘imām的解释:
al-’imām(中级词典)
1、al-’imām:人们所效法的领袖或其他人物,比如’imām al-ṣalāh(领拜人)。
2、al-’imām:哈里发(al-khalīfah)
3、al-’imām:军队的统帅
4、al-’imām:穆斯林的《古兰经》
5、al-’imām:书籍,《古兰经》雅辛章12节:“我将一切事物,详明地记录在一册明白的范本(’imām)中。”
6、al-’imām:穆斯林的导师。
7、al-’imām:唱赶驼调催促骆驼走动的人(al-ḥādī)
8、al-’imām:学生在学校每天学习的功课,例如:ḥafiẓa al-ṣabiyyu ’imāmahu.(孩子记住了功课)
9、al-’imām:宽阔而显眼的道路。
10、al-’imām:用于对建筑物进行水平校准的木板或线绳,例如:Qawwama al-binā’a ‘alā al-’imāmi.([某人]在水平线上盖起了房子)
11、al-’imām:范例。
12、al-’imām(术语):为众人所公认的、最为准确的度量标准,用于规定通用的[度量]单位或作为衡量物体或特征的尺度。复数形式:’a’immah。

先生你好,首先非常感謝你的文章,內容詳實,受教了。但由於小弟我對阿拉伯語一竅不通,只能在馬來語那方面作些微小的評論罷了,慚愧慚愧。

誠如你所言,imam確實是個宗教色彩濃厚的詞彙。根據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出版局第四版馬來語詞典(Kamus Dewan Edisi Keempat),imam有兩個意思,一爲「領導集體禮拜的人」、二爲「領袖、發起人、首領(國家及其他方面)」,但詞典所舉的例子卻多與回教有關,如imam yang empat(四大伊瑪目)、imam Mahadi(伊瑪目馬赫迪)、imam perang(戰爭首領(舊時的))、imam Yaman (也門國王) ,就連派生詞berimam(有領拜人)、berimamkan(有某人作為領拜人)、mengimami(領拜)、mengimamkan(使某人成為領拜人)也如是,詞典所舉的例子裡都不用來表達世俗領域裡的領袖,而我也絕少在日常生活中看過有人用過,大多數都用馬來語pemimpin(領袖)一詞。

但近年來部分馬來人受到激進派宗教司的影響下,確實是有以阿拉伯文化為尚的跡象。他們不以使用傳統的馬來語詞彙為榮,反而喜歡使用阿拉伯詞彙,例如「開齋」,不說馬來語buka puasa,轉說阿拉伯語的iftar(那些如答主所舉例,使用已久並融入馬來語的阿拉伯詞彙,又或是馬來語本身沒有的宗教詞彙,不算在內);又或者反感馬來傳統風俗,認為「不清真」等(如馬來人傳統的皮影戲、騎馬舞、巫術)。所以我也不排除有人用imam來表示廣義的領袖,不過確實很少就對了。

另外,在馬來西亞的行政區劃裡,daerah一般翻譯為「縣」(英文作district)而不是「區」,mukim才是「區」(音譯為「巫金」,英文作parish/ area),「縣」比「區」大,這點或許跟中國不同。不得不提的是,文章裡的「森美蘭」(Negeri Sembilan)、「日叻務」(Jelebu)、「亞羅牙也」(Alor Gajah)、「馬日丹那」(Masjid Tanah)等,確實是馬來西亞華人使用的譯名。普通話使用者或許會覺得這些譯名很奇怪,因為這些是很久以前由祖籍福建或廣東的華人根據他們的方言音譯的。單從尊重當地華人的地名音譯這點而言,就足以令我稱奇了。可見答主確實是有做過認真研究的,非常值得稱許。

答主所寫的阿拉伯語專業知識確實令我受益匪淺。筆者也不是什麼馬來語專業人士,斗膽發表一些自己的想法罷了,若有紕漏,還有望專家指教。謝謝。

据记载,阿拉伯商人早在公元7世纪就把伊斯兰教带到了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马来群岛,到了公元12世纪,印度的穆斯林商人也把伊斯兰教带到了今天的马来西亚。随着伊斯兰教再马来西亚影响的不断扩大,一些当地的国王也开始从印度教改宗伊斯兰教。
第一位改宗的马来统治者可能是吉打(Kedah)王国的国王帕翁·摩诃旺沙(Phra Ong Mahawangsa,1136–1179年在位),据说他是受到印度穆斯林商人的影响才有此决定。帕翁改宗后不但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穆扎法尔沙(Mudzaffar Shah,即阿拉伯语Muẓaffar Shāh)”,更听从了一位也门学者的建议,把自己的称号“摩诃罗阇(Maharaja,来自梵语,maha意为“大”,raja意为“国王”)改成了“素丹(al-Sulṭān)”。
“穆扎法尔沙”是一个融合了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传统的名字:穆扎法尔(Muẓaffar)在阿拉伯语中表示“战胜者、胜利者”的意思,13世纪埃及马木路克王朝的素丹古图兹(Quṭuz)便号称“穆扎法尔王(al-Malik al-Muẓaffar)”。沙(shāh)则是波斯语对国王的称呼。
统治者的改宗加快了伊斯兰教在马来群岛的传播,到了15–16世纪,伊斯兰教已经成为马来人最主要的宗教信仰。

還有一個很有趣的是,文章裡面有提到第一位改宗的馬來統治者可能是1136年吉打王國的丕翁摩訶旺沙(Phra Ong Mahawangsa),並在之後改名為蘇丹穆扎法沙(Sultan Mudzaffar Shah)。其實這個是最近幾十年馬來史學界所作的「考據」,實則很可能只是想往自己臉上貼金罷了。

他們的依據是一本最初纂修年代不能早於1833年,名為《吉打紀年》(Hikayat Marong Mahawangsa)的野史,云其第七世君主始改奉回教。但據亞齊(Aceh)史籍所志,吉打國王之改奉回教是在1474年,《馬來紀年》(Sejarah Melayu)也載15世紀末葉吉打羅阇前往滿剌加向末世君王蘇端媽末(Sultan Mahmud)討「御樂」(nobat)。

不但如此,《吉打紀年》也有很低級的錯誤。此書偽託吉打二世回教蘇丹在位時所著,並說蘇丹穆扎法沙皈依之伊斯蘭教,是沙克奴魯定(Sharikh Nuru’d-din)所傳入的渡橋宗(Siratu ‘l-mustakim),但此宗在1634年才開始傳入。而且亞齊史籍也說開始皈依回教的吉打蘇丹穆扎法沙,是1619年被擄往亞齊的蘇丹蘇萊門沙(Sultan Sulaiman Shah II)的高高祖,再怎麼往前算也不可能到1136年。所以《吉打紀年》之系年幾乎完全不可信,但馬來史學界還是採信了。

當然我不是專業人士,以上只是我依據我所閱讀過的專著而言罷了,說不定馬來史學界近年來真的找到證據了呢?誰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