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人道危機:「昂山無權論」能否為她的冷漠開脫?

倘若昂山素姬替被視為「人民公敵」的羅興亞人挺身而出,必然招致選民反感,令她在政治上舉步為艱。

緬甸若開邦的種族衝突曠持多個月,政府軍以清剿武裝分子為名,對羅興亞穆斯林窮追猛打,超過60萬人逃亡到鄰國孟加拉。國際社會對緬甸實質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台譯翁山蘇姬)厲聲疾討,狠批她無力制止人道災難。

但另一邊廂,不少人相信權傾朝野的軍方才是罪魁禍首、昂山素姬對這場殺戮根本無可奈何,就算她為羅興亞人挑戰軍方,也只是以卵擊石,一旦觸怒軍方而招致反撲,更會斷送緬甸方興未艾的脆弱民主。

昂山素姬手握多少實權?

自2010年昂山素姬從軟禁中獲釋後,緬甸軍政府開始緩緩的民主化改革。2012年,她當選國會議會;2015年,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選舉中大勝,現時控制上議院224席中的135席及下議院440席中254席,在兩院均有過半數優勢。然而,由於憲法訂明軍方擁有25%當然議席,令全民盟沒有修憲所需的75%選票門檻。

根據憲法,子女或配偶是外國人者不得參選總統,把兒子為英國公民的昂山素姬拒諸門外。結果,她的親信廷覺(Htin Kyaw)在2016年代她參選並大勝,昂山素姬本人出任外交部及總統辦公室部長,以及為她席身訂造的「國務資政」職位,是政府實際領袖。

軍方有多少權力?

2008年憲法賦予軍方極大權力,包括有權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近乎「合法政變」的方式接管政府;在國會享有25%當然議席(即修憲否決權);掌管國防、邊境管理及內政三個重要部門;可委任兩名副總統。

昂山素姬可以做甚麼?

在體制上,軍方不受昂山素姬政府直接管轄,文人政府無法指揮或叫停軍方在若開邦的行動,缺乏制衡軍方的有效辦法,亦不能自行修憲以進一步推動民主化及削弱軍方權力。

昂山素姬對付軍隊的最大武器,理論上是透過國會削減甚至停止對軍方的財政撥款,但這隨時導致全民盟與軍方決裂,全民盟沒有亦幾可肯定不會冒這個險。

另外,昂山素姬作為外交部長,同時兼任由總統廷覺主持的國防及安全委員會委員,委員會有權指揮針對「外敵」的軍事方動,也可以頒佈緊急狀況,但這平台是軍方的地盤,昂山素姬可以做的相當有限。

國際社會寄望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至少能以道德領袖姿態為羅興亞人仗義執言。然而,緬甸佛教徒跟羅興亞穆斯林結怨數十年,世仇關係令緬甸政府長期打壓羅興亞人,沒有給予他們公民身份,令他們無法享有教育及醫療等福利。倘若昂山素姬替被視為「人民公敵」的羅興亞人挺身而出,必然招致選民反感,令她在政治上舉步為艱。

昂山素姬有沒有盡道德責任?

昂山素姬在政治上處處受限是不爭事實,但這是否足以替這位蜚聲國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開脫?

作為緬甸以至全球的道德領袖,昂山素姬大可以公開譴責軍方的殺戮及勸阻他們停手,但她沒有這樣做,在數次回應事件的發言中,她從未承認羅興亞正在發生種族清洗,只是近乎行禮如儀地批評暴力,自言對受苦難的民眾表示感同身受等。言論不痛不癢,更被視為護短及助紂為虐。她可以跟聯合國及國際觀察員合作調查羅興亞事件,向世人披露更多真相,但她沒有這樣做。

緬甸國務資政辦公室的網站設有「若開邦事務」頁面,寥寥數項的工作紀錄,包括派外交人士探訪、加快安置工作、醫療服務等。2017年10月,昂山素姬宣佈成立由民間領導的組織,在國際協助下向羅興亞人提供援助。然而,她依舊不願正面批評軍方,「羅興亞族」這名詞繼續是敏感詞。令人失望的是,她「拯救」羅興亞人的措施全屬事後援助,沒有提出解決人道危機的根本辦法。

顯然,昂山素姬一直小心奕奕地避免在羅興亞事件上觸怒軍方,但忽略了問題根本,所謂援助只是杯水車薪。儘管國際輿論普遍認同情她腹背受敵,但卻難以苟同她對解決這場危機付出了應有的努力及誠意。

繼英國牛津市議會撤去曾頒予她的人權獎後,比利時沃呂韋-聖蘭伯市也取消她的榮譽市民身份。網上數以十萬人聯署要求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收回她的和平獎,但委員會表明獎項一經頒發無法撤銷,成為永遠鞭撻着她的道德緊箍咒。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