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巨星陨落的 Palm 和中途夭折的 webOS

Palm webOS™

〇、Palm 公司前世今生

Palm(中文名“奔迈”)公司创建于 1992 年,不仅是移动和无线国际互联网解决方案先驱,同时还是全球掌上电脑市场的领导者。

Palm Computing 公司在 1993 年由 Jeff Hawkins 和 Donna Dubinsky 共同创立。

1994年,Jeff Hawkins 发明了一种称为“Graffiti”的手写输入方法,只需简单的学习,人们就能很快掌握书写规则,在掌上电脑上可以达到几乎和正常手写一样的识别速度和识别正确率,这样便有效的解决了掌上电脑上的手写识别问题(比如 Apple Newton),因此 Graffiti 在 Newton 用户中很受欢迎。

同年,Hawkins 开始了他第一部掌上电脑的设计构想,其实那个时候他的设想只是一个简单的电子助理——Organizer。在他的构想中,这样一部电子助理应该具备以下几个特点:

  1. 体积小到可以放在衬衫的口袋里
  2. 可以和个人电脑同步数据资料
  3. 操作简单(功能上以 PIM 为主)
  4. 价格低廉。

1995 年 9 月,U.S. Robotics 公司看到了 Palm Computing 公司的发展潜力,将其收购。

在 U.S. Robotics 的资金支持下,1996 年 4 月,第一部 PalmPilot 掌上电脑Pilot 1000 问世了,它使用的是 Hawkins 和 Dubinsky 自己开发的 Palm OS 1.0 操作系统,有 256K 内存。随后,配备了 512K 内存的 Pilot 5000 也上市了,同年还获得了 PC Computing 的“年度易用产品”MVP 奖。

1997 年,PalmPilot 的第二代产品,PalmPilot Personal 和 Professional 问世,这两款产品使用的是 Palm OS 2.0。Palm OS 2.0 和 1.0 相比,进一步完善了 Palm 的功能,增加了 TCP/IP 支持、电子邮件软件、滚动条、更容易的对数据库进行分类和查找、更容易的分类(categories)的操作等功能。同年,3Com 收购了 US Robotics 公司。Jeff Hawkins 和 Donna Dubinsky 感到发展受局限,于是离巢自组公司 HandSpring,开发掌上电脑。

1997 年底,Palm 开始授权 Palm OS 给 IBM、HandSpring 及 Sony 等公司,生产采用 Palm OS 的产品,但后期不少厂商,如 IBM 及 Sony 因掌上电脑前景未如理想,放弃继续授权。此后数年,掌上电脑经历了一段高增长期,但由于其他数码产品,例如智能手机、多媒体播放器及手提游戏机的竞争,掌上电脑的受欢迎程度开始下降。

随着掌上电脑市场萎缩,2003 年 10 月 28 日,Palm 股东批准收购Handspring,并把公司一拆为二,创建两家独立的公司:原公司更名为 PalmOne 公司,专注于硬件开发,该公司的普通股开始以股票代号 PLMO 在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上进行交易;新公司 PalmSource 则专注于开发及维护掌上电脑操作系统 Palm OS 平台。Palm 管理层认为 Palm OS 平台比较适合独立运作,以吸引各种新的特许制造商的加入,并且可以进一步建立掌上经济(Palm Economy)。

2004 年 11 月 2 日,PalmOne 发布 Tungsten T5 掌上电脑,拥有 256M RAM,是当时市场上存储量最大的掌上电脑的两倍。2005 年 1 月 17 日 PalmOne Tungsten T5 获得业界权威 IT 门户网站硅谷动力“2004 用户最关注 IT 产品评选” 铂金奖。

2005 年 5 月,PalmOne 公布采用微型硬盘,拥有 4GB 存储容量的 LifeDrive,企图抢占多媒体播放器市场。

2005 年 7 月 14 日,PalmOne 正式把名称改回 Palm, Inc. 并积极发展成一间纯硬件生产商,与 Palm OS 划清界线。

2005 年 9 月 9 日,PalmSource 被日本软件公司爱可信(Access)收购。

2005 年 10 月 12 日 Palm 公布两部新型号:TX 与 Z22,在未来所有新型号不再使用 Tungsten 与 Zire 等名称。

2006 年 12 月 7 日,Palm 以 4 千 4 百万美元从 Access 购回 Palm OS 5 之永久使用权及原代码。

2009 年 1 月 9 日 Palm 于 CES 公布其新一代操作系统 webOS(之前代号Nova)及新机 Palm Pre。

2010 年 4 月 Palm 智能手机市场在受 iPhone, Android 和 RIM 的冲击下极具萎缩,严重缺乏资金,不得已宣布出售其所有公司业务。

一、Palm 重生的希望——webOS

2007 年时,Palm 在智能手机行业落后,因此急需一位了解新兴消费电子产品的领导者,推动开发不同于此前 Palm Treo 的智能手机。当时,Palm 找到了苹果第一代 iPod 的硬件架构师鲁宾斯坦,让其负责开发 Palm Pre 手机和 webOS 系统。Palm 的营收已经连续数年出现滑坡,外界认为 Palm 需要一款能取得成功的产品。

Palm Pre 在 2009 年 CES 展会上发布,引起了业内的密切关注。

这是 Palm 第一款新一代智能手机,采用名为 webOS 的全新操作系统。该系统的一个重要功能名为“Synergy”,能帮助用户很方便地从所有电子邮件帐户中同步联系人信息。此外,Palm Pre 还有一个名为 Touchstone 的充电配件。Palm Pre 当时的竞争对手是即将推出的 iPhone 3GS。

《华尔街日报》的数码产品评测专家沃尔特·莫斯伯格(Walt Mossberg)表示,Palm Pre 是“漂亮、创新、万能的手持计算机,与 iPhone 是一类产品”。不过与此同时,评测人员也发现了该手机的一些缺陷,例如缺少应用商店,存在一些漏洞,键盘按键过小,电池续航时间过短等。一些用户也表示,这款手机存在质量问题,而手机底部边缘非常锋利,甚至能够用来切奶酪。

Palm Pre 在推出之初没有提供闹钟应用,这令许多用户感到不满,因为他们计划将 Palm Pre 当作最主要的手机使用。Palm 在几周后通过升级解决了这一问题。此外令人惊讶的是,Palm Pre 可以将自己伪装成 iPod,从而实现与 iTunes 的同步。鲁宾斯坦在开发 iPod 时的经验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 Palm Pre 面市的几个月内,苹果和 Palm 就 iTunes 同步问题发生纠纷。Palm 通过对 Palm Pre 的升级实现与 iTunes 的同步,苹果随后对这一行为进行了封杀。随后 Palm 再次进行了升级,而苹果再次封杀。最终 Palm 放弃了这方面的努力。用户只能通过老式的拖放操作来同步音乐。

围绕 Palm Pre 出现了许多传闻。分析师以及评测网站对这款手机非常看好。在 Palm Pre 推出前夕,Palm 股价出现大幅上涨。

投资公司 Elevation Partners 合伙人罗杰·迈克奈米(Roger McNamee)是 Palm Pre 最早的“布道者”。他当时对《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卡拉·斯韦什(Kara Swisher)表示,Palm Pre 是第一款能够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手机,而这款手机也将帮助 Palm 取得成功。

Business Insider 博客主亨利·布洛吉特(Henry Blodget)则表示,Palm Pre 推出的时间太晚,因此不太可能发展壮大。2010 年 3 月,仍然没有开发者为 Palm Pre 开发应用。Pre Plus 和 Pixi 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外界普遍认为,如果缺少应用,那么智能手机平台无法取得成功。而应用随后很快成为苹果 iOS 的“杀手级功能”。

二、不负责任的惠普

命途多舛的 webOS 曾被视为 Palm 的翻盘希望,在被惠普收入囊中后却很快销声匿迹。

惠普在 2010 年 4 月以 12 亿美元现金收购 Palm,并在当年 6 月底完成交易,获得了该公司的硬件业务及围绕 webOS 的软件业务。惠普对 webOS 有着很高的期待,希望其它公司能够使用 webOS 操作系统,并把它引入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当中。向外界开放 webOS,能够让这款操作系统进入各种类型的移动设备、传感器、安全设备、甚至机器人当中。业内人士曾分析认为,惠普收购 Palm 预示着其移动产品策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收购 Palm,惠普拥有了自主移动操作系统,瞬时成为了智能手机领域的一大厂商。搭载 webOS 的产品包括 Palm Pre 智能手机和 TouchPad 平板电脑。不过,虽然获得了外界评测的褒奖,该系统无法在竞争激烈的移动 OS 市场获得关注。知名科技博客丹·弗洛姆(Dan Frommer)当时预言,惠普这一举措最终将失败,并回归 Windows 或 Android,而 Windows 和 Android 将是未来几年中领先的消费电子平台。

TouchPad 上市销售刚 2 个月就遭到抛弃

HP TouchPad

2011 年 2 月,惠普宣布推出 TouchPad 平板电脑。这款平板电脑由惠普设计,采用 Palm WebOS 3.0 系统。

HP Veer 4G

同年 5 月,惠普宣布推出收购 Palm 之后的首款智能手机 Veer。这款手机名为惠普 Veer 4G,与 Palm Pre 非常类似。该手机的键盘非常“可爱”,但由于按键过小,因此无法被作为主要手机来使用。

造成 Palm 价值大幅下滑的原因,无非就是惠普 Touchpad 平板电脑以失败收场,且采用 webOS 操作系统的新智能手机 Pre 3 和 Veer 也没有任何亮点可言。推出的首个月,TouchPad 平板电脑的销量只有 2.5 万台。尽管获得了不错的评测,但消费者仍很少购买这款产品。

惠普随后被迫下调 TouchPad 的价格,并面向 Palm Pre 的用户提供折扣。在美国全国的百思买门店中,有 20 万台 TouchPad 积压。上市仅 7 周后,因为销售过于疲软,惠普便取消了 TouchPad 项目。关闭 TouchPad 生产 1 个月以后,该公司宣布不会再研发任何基于该系统的硬件设备了。惠普在宣布放弃 webOS 前 16 个月才刚刚收购了 Palm。

惠普前首席技术官菲尔·麦金尼(Phil McKinney)称,时任首席执行官的李艾科(Leo Apotheker)应当为惠普放弃 Palm webOS 移动操作系统及相关硬件产品的决策负责。麦金尼表明,在没有给 Palm 机会证明自己的情况下,李艾科就做出了放弃 webOS 的决定。李艾科声称 webOS 没有满足一些销售指标。

李艾科 2010 年 11 月份出任惠普首席执行官,距离惠普收购 Palm 仅 7 个月,任职不足 1 年就被董事会炒鱿鱼。尽管任职时间不长,李艾科为惠普制订了不同的战略,专注于“云服务”和软件。李艾科放弃了刚推出不久的 TouchPad 平板电脑,甚至考虑剥离 PC 业务。

放弃 webOS 让麦金尼感到意外,因为惠普已经决定给予 Palm 团队 3 年时间开发 webOS 和重振产品销售。

“收购 Palm 时,惠普决定在 3 年内不干预 Palm 团队。Palm 将获得需要的现金、资源和技术,争取在 3 年的时间内成为移动市场上的领头羊。但是,时任惠普首席执行官的李艾科 2011 年 7 月份决定放弃 webOS,我没有参与这一决策。这是对创新缺乏耐心的一个典型例子,我对惠普做出这样的决策深感失望。”

惠普在 2011 年下半年曾试图以 12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Palm 资产,但未能如愿以偿。由于收购 Palm 后接连受到挫折,惠普一直试图通过在不亏本的情况下甩掉 Palm。惠普明显忽略了自收购 Palm 之后,后者的价值已经出现大幅下滑的事实。

当初惠普 12 亿美元才收购到手的 Palm 及其团队,在三代领导人的左右摇摆中,在惠普董事会的朝令夕改中,已经彻底变成了被抛弃的废铜烂铁,不仅无力创造辉煌,甚至将永远的退出历史舞台——连惠普都抛弃它了,还有谁会真的看好这个系统呢?

Linkedin 上的个人信息表明,webOS 当前在惠普的开发团队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强大

考虑到 webOS 的发展史,这一点并不令人感到惊讶。事实上,webOS 团队中致力于惠普移动产品的员工已经大量离职。离开惠普的 webOS 环球关系拓展副总监理查德·克里斯(Richard Kerris) 表示,webOS 已让惠普损失惨重,他本人也已经加入了诺基亚,从事相同的工作。

鉴于克里斯此前广泛参与了 webOS 推广活动,他的离职无疑是对惠普 webOS 及 Palm 部门的又一打击。诺基亚开发者与应用市场部门高级副总裁马科·阿根提(Marco Argenti)表示,克里斯是一位杰出人才,很高兴他能加入这个团队,出任全球开发者关系负责人。

2011 年 12 月,惠普曾表示有 600 名员工从事 webOS 项目开发工作。然而根据职业社交网站 Linkedin 的个人信息显示,已经有数百名曾从事 webOS 项目开发的员工被调往新岗位,或是已经选择了离职。大约有 300 名惠普员工在简历中提到了 webOS。300 名员工之中大约 170 人在简历中表示目前依然从事 webOS 项目开发。另有 90 多人表示曾从事 webOS 项目开发,但目前已在惠普从事其它项目工作。剩余人员仅仅在简历里提到 webOS,并没有详细说明目前从事何种工作。

许多曾经从事 webOS 项目开发的人员目前主要集中在 9 个公司。大约 240 名曾经的 webOS 项目开发人员在 Linkedin 上表示,他们当前在苹果、谷歌、诺基亚、Sprint、高通、英特尔、微软、Lab126 和 Barnes & Noble 工作。

惠普 webOS 开发团队遭谷歌挖角

谷歌并未同惠普达成交易获取该项技术,而是单独挖角惠普的 Enyo 项目员工,然后下月在谷歌重新集结 Enyo 项目员工。目前数名该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在谷歌工作。Enyo 是 webOS 基于HTML 5 的应用开发框架。

此外,负责 webOS 人机界面、用户体验开发的副总裁马蒂亚斯·杜阿尔特(Matias Duarte)离开 Palm,加入谷歌。谷歌已经对 AllThingsD 核实了此消息,称 Matias Duarte 成为了 Android 的用户体验总监。09 年 1 月的 CES 大会上,正是 Duarte 为全世界展示了 Palm Pre 和 webOS。

尽管惠普并没有公开承认自己已经放弃 webOS,但是这家公司已经在用实际行动证明这一点

惠普 CEO 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承认,惠普正计划推出新款智能手机——不管是安卓还是 Windows Phone,这款新手机的操作系统绝对不会是 webOS。

尽管有乐观主义者认为,惠普重提手机,是 webOS 回归的信号,但是这显然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

当初李艾科为了剥离 webOS 业务,早已经驱离了 webOS 团队的领袖人物,而惠特曼则直接开除了近 500 名员工。在惠普并未重建团队的情况下,惠特曼口中的新款智能手机绝对不会运行 webOS。

惠特曼在 2012 年 8 月末举行的惠普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确认了准备再次推出平板电脑的消息,当时也曾有人幻想过这是 webOS 回归的第一步,但最终出现在北美电视广告的产品则是惠普的 Windows 平板电脑。

2012 年 8 月时,惠普推出 Open webOS 测试版,9 月底又将产品升级到了 Open webOS 1.0。惠普在博客中表示,新系统作了一些改变,Open webOS 团队希望能为开发者引入一些新的重要功能。“我们与社区一起努力,艰辛的工作有了回报,现在我们准备进入下一个章节。通过发布 webOS 1.0 软件,我们再次承诺将达成目标,建立一个有生气的开源社区。”首席架构师史蒂夫·温斯顿(Steve Winston)在 TouchSmart 一体 PC 中演示了系统。在被惠普宣布开源后,许多人便预测:webOS 将被毁灭。

混乱的管理和严峻的经营情况是惠普不得不放弃 webOS 的主要原因,打造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并非易事,那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和投入,而如 PC 般单纯地扮演一个下游生产厂家的角色显然更适合目前的惠普。

惠普究竟能带给手机市场什么变化还难以预测,但是惠普对 webOS 系统的打击却可以猜测。从某种意义上 webOS 仍然还在,惠普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推出开源版本的产品,但缺乏强力产品的内置,webOS 只像是早已经被英特尔放弃的 Meego 一般名存实亡,直到被世人遗忘。

三、Palm 遗老谈悔意

Palm Pre 的开发主要涉及公司的四位高管,分别是领导 webOS 研发的 Michael Abbott(2010 年 4 月跳槽至 Twitter),主管 webOS 设计的 Matias Duarte(已加入 Google Android 团队),Palm 产品开发副总裁 Mike Bell(已加盟 Intel)和 Peter Skillman。

2013 年 6 月,前 Palm CEO 琼·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接受 Fierce Wireless 网站采访,谈到了他认为的 webOS 系统最终失败的原因:

由于 Verizon 违背了最初承诺,放弃对 Palm Pre 的支持,因此 Palm 从一开始就处于困境之中。

鲁宾斯坦表示,当时他唯一的选择是与 Sprint 合作。“我们几乎与 Verizon 和沃达丰达成合作协议,但在最后关头两家公司决定放弃,因此我们只能与 Sprint 合作。”

Palm Pre 于 2009 年 6 月通过 Sprint 独家推出。6 月 10 日,在 Palm Pre 面市数天后,鲁宾斯坦晋升为 Palm CEO。

鲁宾斯坦还表示,Palm 曾试图阻止运营商在 webOS 上预装软件,但最终未能成功。Verizon 运营 Palm Pre 和 Pixi 两款手机数周之后,Palm 宣布这些智能手机销售情况不佳。Palm 随后下调了营收预期。有传闻称 Palm 将为公司寻找买家。随后,Palm Pre 和 Pixi 进入 AT&T 的网络。

目前,鲁宾斯坦是亚马逊和高通的董事会成员,他认为这并不是巧合。他表示:“我坚定地相信家居的移动化和一体化、可穿戴计算,以及这些技术与云计算的联系。”

鲁宾斯坦表示,如果他可以重新选择一次,那么他不会将 Palm 出售给惠普。他表示:“如果我们知道惠普只是将 Palm 关闭,而没有给 Palm 一个机会去发展,那么我们为何要出售公司?”

惠普曾希望借助 webOS 抗衡 Android 和 iOS,但 TouchPad 平板电脑上市不久就宣告失败。参与 webOS 系统最初开发的人士称,该平台命运从其概念设计阶段就已经注定。

Palm 前软件部门高级主管保罗·莫西尔(Paul Mercer)周一表示,webOS 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莫西尔负责 webOS 的界面设计。其他前 Palm 员工表示,鲁宾斯坦的硬件背景损害了他们的努力——鲁宾斯坦决意 webOS 使用开源 WebKit 引擎。

“Palm 想要提前尝试使用网页技术的手机系统平台,但是我们又无法执行这样一种极具野心、突破性的设计,”莫西尔称,“也许我们从未执行过,因为在 Palm,这种技术就不存在。”

莫西尔将此形容为错误决定,因为它将使得 webOS 应用无法像 iPhone 应用运行得那样快,而且来自谷歌、苹果的竞争使得他们很难找到了解 WebKit 的天才工程师。

惠普并购Palm被中间代理人欺骗,多付数亿美金

Elevation Partners从这笔收购中获益巨大,收入达到2500万美元。

创新工场李开复在腾讯微博上透露了此消息,他还表示,虽然从未认为 webOS 有希望,但是也没想到这么快寿终正寝。

webOS 死了,分享几个大家可能不知的事情:1) 惠普 16 个月前购买 webOS 时,要求证明在平板上演示,因为当时 iPad 已火,惠普想分一杯羹;2) 本来几亿美金 Palm 就愿意卖,可是找的代理很厉害,拉了几家竞价,吹吹 Pad,达到 12 亿天价;3) webOS死了,它的负责人 Rubenstein 会去哪里?他曾是乔布斯手下第一干将

四、webOS 将去向何方

惠普早先对于 Palm 的收购也被业界普遍认为是出于对 webOS 的青睐。惠普的 CFO Cathy Lsjak 解释说,惠普的初衷本来是让 webOS 牢牢坐上平板平台的第二把交椅,但是因为太过稚嫩的生态系统和不尽如人意的硬件,没能达成这个目标。

但现在面对数位 Palm 核心人才的相继出走,不知惠普将如何应对。

大批 Palm 高管在惠普完成收购前离开公司,webOS 设计团队核心成员一一离职,奔向各大科技巨头。Pre研发团队高层全部离开Palm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除了上面提到的四位以外,Palm 之前的高级副总裁团队现在已经几乎全数离开,仅剩下鲁宾斯坦一个“光杆司令”。

鲁宾斯坦指出,webOS 已接近死亡,许多源自 webOS 的技术最终被其他平台使用,包括苹果最新发布的 iOS 7。

目前其他平台上常见的多任务、通知,甚至无线操作系统升级,最初都源于 webOS。webOS 以一种支离的形态存在于 Android, MeeGo, iOS, Playbook OS 以及越来越多设计师的设计元素当中。它仿佛是涅槃而去,重生在整个移动操作系统生态系统的每一个角落。

Android

Android 自从 3.0 的小版本开始,便是由杜阿尔特来掌控整个系统的交互、设计元素以及用户体验的尺度。杜阿尔特以前工作于 Sidekick, Helio 和 Palm webOS,自从他加入谷歌之后,Android 用户界面已经发生了很多改变和改进。仅 9 个月,杜阿尔特和他的团队就解决了很多 Android 用户界面的不足之处:虚拟键盘不够好;平庸的多任务界面;隐藏的菜单需要点击按钮才能显示;软键盘不够灵活固定在了单一的方向等等。

跳脱出早期 Android 的混乱,杜阿尔特开始在自己的新战场上挥斥方遒,用不同于 iOS 的拟物化和 Windows Phone 狂奔的包豪斯设计风。杜阿尔特试图通过更加现代的配色和交互设计,来实现一种所见即所得的体验——直接,可用,可靠。当然——还有标准化,他要让 Android 4.0 公约化。调整系统的整体风格,移除系统之前过于男性化的设计元素,尽量使用简单干净的色彩搭配来调和系统风格。屏除不必要的动画效果与多余的界面组件,让此系统看起来更为利落简单,也依稀嗅到这个几何简洁的设计概念,必定会延伸落实至系统的每个角落。

Meego

惠普收购 Palm 后,前 Palm 负责设计的高级副总裁彼得·斯基尔曼(Peter Skillman)已经加盟诺基亚,担任 Meego 用户体验与服务部门主管,主要负责用户体验设计、用户界面设计等工作。斯基尔曼有 17 年的创意产品设计和团队领导经验,特长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视觉和工程设计,曾参与了 Palm Pre 手机的研发工作。

Meego 是诺基亚与英特尔联合开发的一款手机操作系统,被应用在诺基亚的新一代 N9 智能手机上。诺基亚 N9 上的 Swipe UI 乃至如今 Asha 501 上的 Fast Lane 都是他的杰作。

Palm 的硬件不会再有了,但值得重视的是,在当前专利估值泡沫不断膨胀的背景下,Palm 的尸体——webOS 以及 Palm 作为第一款智能手机一路走来积累的丰富的专利可能会相当值钱。

Palm 作为最早的智能手机,它积累了大量有价值的专利,而且在当前专利大战不断升级的局面下,Palm 是唯一一家没有被苹果起诉的智能手机公司,这意味着 Palm 手上的专利牌实力很强。

虽然惠普坚称将继续支持 webOS,但它还是被彻底遗忘了,最终遭到出售。惠普目前仅投入很少的力量维持 Palm 在线服务的运行,并将 Palm 的绝大部分出售给了 LG——该公司关注 webOS 已有一段时间。

从惠普完成收购 webOS 业务部门后,LG 将获得 webOS 的源代码以及相关文件、工程团队和附属网站。LG 将把该系统用于智能电视产品。LG 并不打算把 webOS 用于智能手机,该公司是 Android 阵营的主要厂商之一。

LG 电子总裁兼首席技术官斯科特·安(Skott Ahn)说:“在获得 webOS 后,LG 将能够在一系列消费电子设备中提供创新用户体验和互联网服务。”LG 还表示,webOS 团队将成为该公司硅谷实验室的“核心和灵魂”。该公司表示,将持续支持 webOS。

而 LG 到目前为止尚未宣布如何将 webOS 与电视机产品整合。业内人士预计,LG 将于 2014 年宣布这一方面的进展。

后记

惜乎 Palm 君,成立至今摆脱不了被收购和转手的命,呜呼哀哉!

尽管,Apple 公司也遇到过“撞死人”被赶出去成立 Nextstep 公司(就是我们的“职业”大爷 Jobs 啦)并被买回来,但苹果的命好得多,唯一连污点都算不上的就是 1997 年被微软救济——否则我们今天哪里还有 iOS 7 呢?

Palm 君当初死在 PDA 到智能手机转型之路上,定位不明确。

论强大,不及微软 Windows Mobile——它,可是货真价实的 Pocket PC!操作和开发都和桌面电脑几乎一致,省心省力。

论简便,不及 Symbian,一切不必操心,而且还有诺基亚会吹牛的功夫,摇旗呐喊。最后,Palm还是不得不和死对头微软合作,才稍有起色。

而且 webOS 出来就是为了灭掉 iOS,可惜太晚了,iOS 都出来了三年,星火燎原。论美学和身份,有苹果的乔老爷在,谁敢争锋?安卓也出来也好一会,而且,他 TM 走的就是微软的 Windows(以及 Mobile)当年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路线:随便授权,让任意厂商都可以定制。这一思路尤其让运营商收益不少,可以内置自己的软件,甚至一键 ooxx 这样的功能。鲁宾斯坦不也说了,当时不让运营商搞——明明是你要求人,你还这么多条条框框,活该做剩女!

好,那就走你千秋不变的软硬结合道路吧,可是这条路苹果走得通,是它有乔大爷这一明星,而你,不知道,白矮星还是不是。苹果一直在提概念,而你一直在吃老本。更可悲的是你不懂收买开发者,他们不知道从你这里能得到多少好处。

苹果的封闭保护了开发者盈利,而你根本给不了承诺,起码骗,也要会骗,更何况,生意场上骗人是天经地义的,懂得了没有?

再说你开发上,虽然是 Linux 内核,却还在搞框架路线——这也是过时了的啊!!!MFC 这么老的东西都被微软横下心丢了,诺基亚的 Qt 后来也是被证明无用,也就只有微软的 .Net 和苹果的 Cocoa 等还有点价值。Enyo 这套东西太小众了,又不如安卓有屌丝神器 Java,门槛低。

事实证明,穷鬼装屄,必遭雷劈!

此外和你元老说的一样,web 应用这个概念太超前了,时至今天, ChromeOS 仍然顽强挣扎,而让手机用 web 程序,性能是一方面,谁来帮我支付流量费?哦?Palm 你不管?好吧,我宁可用诺基亚 5230 的 S60……

你的死倒是给后人一个教训,如今 Firefox OS 也是走你的老路,但走低端路线,而且开放授权,兴许会好一些。如今只有苹果一家有底气软硬结合,其他都不得不授权。(无视诺基亚塞班吧,家有敝帚,享之千金。)

此外就是被猪一样的队友坑了——惠普懂屁系统开发!只是把你当作 Windows 一样装上去完事,不知道系统的灵魂——是什么?哦,是,生态!恭喜,华丽却是空壳子,你和诺基亚的 Meego 走了同一条路,在一起,在一起!

硬件厂商搞软件,都是瞎扯淡。

君不见三星的 Bada,诺基亚的 Meego,乃至后来那个怎么算都复杂的 Tizen(Intel 的 Moblin + 诺基亚的 Maemo + 三星的 Bada),Jolla(卓浪、卓蓝?好吧,我觉得浊音还是用“浊浪”好些)的 Sailfish OS(停停停,尔等 Chinglish 别读成 Selfish,诺基亚很伤心的),基本都是酱油角色,可能是做慈善的料。这不,webOS 也慈善了一把么?

LG 估计买了也是空欢喜,终究逃不出硬件厂商这个局限。短视,而且没有开发经验。

Palm 君千古!若是本屌将来做了世界首富,或许回去穿越回去救你一下——可是,说不定那样改变时空了,本屌还是本屌,罢了吧。

嗯?哦,抱歉,工头叫我起来搬砖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