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日其一

第一节 秋风原的少年

此时是西元 2214 年。距离今天两百年。两百年间,这星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西元 2114 年,超级大国之间爆发了旷日持久的核战争。植被凋敝,生灵灭绝。曾是鱼米之乡的土地也寸草不生,大气中扬播了各种尘埃,气候变化,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一部分幸存的人类从各种掩体之中回归自然,凭借着脑袋中尚存的科学文化知识,重建了生产力。他们面对的,是这一片近乎石器时代的荒原。

当时有一位大人物,姓樊,名启南,字令夏,成了孑遗人类之中为数不多的菁英。那时候由于中华大地处在季风区,又有三级地貌,虽然令夏的家乡毁于这场大灾变中,他当时正在西部某地考察,捡回一条性命。

直到今天,人类的科技也未能恢复到两百年前的水准。但活下来的人,心思上都是天真无邪的,这是不幸中之万幸。


……

「樊哥哥,继续讲一讲你祖先的故事吧!!!我想听。」村里的大树下,一位十岁左右之小男孩缠着旁边之大兄,要求讲故事。

「不行了,太阳就要落山了,妈妈那边还有家务活需要我去帮忙。」这是一位英俊少年,讲话斯斯文文,但透露出一种坚定。

「每次都这样!我庞俊一直把你当亲哥哥看的,伯母那边我可以说服她,你讲嘛。」

「不可以。」少年收起书本,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头也不回往村里走去。

「哼 — — 」小男孩鄙夷地望着他的背影,「不就是你被选为一百人精英组成员了吗?就担心我超过你,几年之后我一定要比你厉害!」

这位少年,就是樊启南的来孙,樊落萧。

至于庞俊,父母原本是商人,多年前一次贸易中父亲失踪,母亲心急如焚,奔去父亲经商的东胜县寻人,也从此杳无音信。如今是姑姑带着他。

我不知道为何父母帮我取这个名字,感觉很是萧条。大概是我出生自秋天。我五行属木,却偏偏在西吉县秋风原镇这样一个地名带两层金的地方出生并成长。

少年回到家中,坐下,在纸上写上这几行字。原来,这是他为到了新的组织做自我介绍而拟定的文稿。

因而,落萧这一去,也许就很长时间才会回来。他闭上眼睛,回想童年趣事。

神奇的是,樊落萧在这个五行并不利他的地方成长,小时竟没有什么大的灾难,除了被孩子王欺负。

村子里有个叫李得胜的孩子王,他的名字是孩子们的恐惧所在。牛高马大,跑步速度飞快,被他暴打的人,淤青要好多天才会好。

听说他是父母离异,父亲家暴总是殴打母亲,母亲离婚后带着他生活,却把他惯坏了。

「我倒是觉得他很可怜。我父母虽然偶尔争吵,而且父亲常年出差在外,很少回家,可是从来,我都是在祥和之中长大。我不喜欢冲突,为什么很多事不能和平解决,非要动刀子呢?每次希望能够说服李得胜不要打人,可是他耳朵仿佛是装饰品。要不是我家距离他们玩耍的场地近,我能够及时回家,否则早就和其他人,如庞俊一样老是哭着回家了。」少年心中想着。

庞俊就是刚刚在树下缠着他讲故事的小男孩。「每次李得胜欺负我,总是他替我打抱不平,若不是他,我还要挨打更多。」

落萧还有几天就可以离开这个荒凉的小镇,不再面对李得胜这样的暴力伙伴。

虽然他很讨人厌,但是也不偷矇拐骗, 只不过是明里抢同龄人的零食罢了。落萧的母亲深知这样的情形,从来告诫落萧:吃完零食再出门,不要让别人起妒忌心。一旦没有妒忌心,人的歹意也会少了一些。

好在,李得胜这样的人,选不上精英组。也许,精英组都是同僚,比在家乡有趣多了吧。家乡这里,知音太少。庞俊愿意听,却听不懂。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