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 — 觸不到痛處

對病患來說,生存已經值得興高采烈

合拍片筆者就看得多,純國產的記憶中沒幾套。2019 第一擊看的是已上映了近半年的《我不是藥神》,此片叫好又叫座,飾演男主角程勇的徐崢更獲得了2018年第55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筆者觀賞後感覺的確很不錯,原因是此片很平實,沒有一向陸片般,要麼太過華麗俗套,要麼太過為祖國臉上貼金的觀感。

原型 vs 故事

由於此片上映已久,很多文章對主角原型(此片由2015年陸勇案改編)及電影已有深入的報導,所以此文集中比對一下原案與故事的分別,從而理解改編背後的理由。

一﹑主角身份

原型主角陸勇是一位中產的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而電影故事中程勇是一個健康但是潦倒的微企老闆。兩人對購入印度仿製藥的動機大有不同,陸勇是切身DOA (Dead of Alive) 的問題,程勇起初是為了老爸的醫藥費,及後純粹為賺錢,此處是為了程勇往後能較易選擇棄船而作的設定。

真實主人翁還真註冊了『藥俠』的名字

二﹑團隊合作

陸勇的代購藥流程幾乎是one-man job,而電影中程勇身邊則有幾位富特色的團隊成員,有小滑頭的父親﹑有虔誠正直的神父﹑有病倒女兒而不惜下海的單親媽媽﹑有從外省出走的沉默小哥。多角發展除了豐富了劇情,更容易透過彼此感情的建立﹑後至衝突﹑決裂以及修補反映主角心理的轉變。

花邊野:飾演女成員思慧的譚卓原來就是《延禧攻略》的高貴妃,而飾演病友呂受益的王傳君真人還挺有型的。

譚卓
王傳君

三﹑有否圖利

原型主角陸勇接受訪問時指出當時只是幫病友鋪橋搭路,自己沒賺過一毛錢,相反戲中程勇起初是轉賣圖利(Profit margin 達100%),後因所託非人,把印度藥代理權轉了給騙子,以至病友因吃不起貴藥而自殺,內疚的他以低於成本價轉售予所有病人,藥賣一瓶就虧一瓶,『算是還給他們』。當中起伏之大如放在現實中或者較為誇張,但在電影內是需要這種轉折,因為以上所有的鋪陳都是要帶出主角浪子回頭,良心發現,從圖小利轉為爭大義的轉變,以激起觀眾情緒,加強感染力。

似曾相識的Formula,但觸不到痛處

這種社會小人物成大事的電影故事其實屢見不鮮,如荷里活的續命裊雄(Dallas Buyers Club)﹑韓國改編自80年代光州事件的逆權三步曲(逆權大狀﹑逆權司機﹑1987 — 逆權公民)。但在內地,此類電影一般也通過不了審查,原因不言而喻:此類故事大多數都是因為體制的漏洞甚至腐敗引發,小市民才群起反抗,那麼你說大陸最腐敗的體制是甚麼?

筆者也很佩服《藥神》能像石牆隙間生長的小花一樣,找到她生存之道。此片避重就輕地針對角色們的求生之路,相信這也是大幅度改編及豐富角色的原因,再者把高藥價的責任全推給外國藥廠,為何隻字不提通過官方註冊的藥是天價?為何現實中的正版藥格列衛(Gleevec)比外國高至少5成?(註),警察亦是不偏不倚的執法者,政府也愛民如子,從善如流,最終把正版藥納入了醫保。我不是說大陸政府的醫療政策沒有改進,但手法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徹底向問題根源埋手。這令筆者想起戲中一幕:病友呂受益(王傳君飾)在一次向藥廠抗議行動中只靜靜地坐在旁邊食飯盒,潛台詞好像嘲諷說:

『你班傻逼找錯門口啦掛。』(設計對白)

窮是種病,但是…

戲中其中一句金句來自騙子張院士:『世上只有一種病,叫做窮病,你是醫不好的』。的確,窮人是吃虧在起跑線上,但一個連月球背面都上得到的國家,竟然保障不了百姓卑微的生存權,不是很荒謬嗎?不是要求每人都能接受頂尖的醫療服務,基本安全網仍是必須的。

如果窮是種病,病可以醫,貪才是絕症。

結語

此片在內地大受歡迎也不無道理,因為題材新鮮且貼地,演員表現水準以上,戲中各位病友的經歷也很實在,劇情起伏也算自然。雖然有點過於政治正確,對問題核心沒有精準的批判,但希望此片只是一個開始而不是結束,日後會有更多更開明坦白的國產片吧。(機會不大就是啦)

個人評分:7.5/10

章文正

註:

後話:突然想起有次跑步拍下的一張照片,面對堅固的地磚,Life will find its way out,雖然緩慢,但總有希望。

生命總會找到出路

______________

初來甫到Medium,多多指教,亦請follow 砸界觀察 Marginal Observers。

Google Blogger: https://marginalobservers.blogspot.hk/

Facebook Fan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rginalobser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