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νομος

(νομος:律,法,文化等等)

By: 李天翔 St. John’s College Annapolis 2019

嗯,本来想写数学paper的,但是这个话题让我实在兴奋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就想写一下。

主要来源就是在讨论Herodotus的the Hisory时候,讲到了一个概念:

The custom/law is the absolute king.

Herodotus在整本书开头讲他希望记录下来自己的研究,从而使得人类的事物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

而后在记录之中,逐渐有了这个关于文化的概念浮现出来——在记录事件的同时Herodotus也记录了各地的风俗,历史来源等等。其中有一段讲到Darius大流士让希腊人和印地人(不太确定是不是现在的印度,文中用的是India。。。为了防止太过绝对换成印地人)了解各自对待刚过世父母的方式。希腊人会为父母进行火葬,而印地人则会食下父母的身体。而希腊人无论如何都会拒绝食下自己的父母,印地人则无法想象有人会将父母的身体烧掉。。。

这段内容相当有意思,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双方的文化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各自的义理,并去服从这样的文化。这样的义理同样也来自于νομος的另一个意思:法律——人们在服从文化的同时,也会去相应地服从法律。

有同学提出过违反法律的概念。而为什么违反法律,则是由于持相对观点,抑或单纯的“反抗”。

然而不论是相对观点,还是反抗,终究都是有着一个想法来驱动着人们。我认为造反有理,所以我造反。因此,对于个体而言也存在着一个“律”。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吧。而这样的一个概念一直统御着人们。因此:

律是绝对的统御者。(啊啊啊,好中二~)

这个想法最开始我没有太深究不放。然而欧清昨天突然又提起了这个话题,让我不得不细想。反而还收不住了。。。原因大抵是因为我思考的“术”和这个“术”不一样,即角度不一样。因此内心里大概抖三抖,害怕这样的观念会撼动我的basic assumption。令我开心的是:当我回到basic assumption这样的概念时,这个νομος和关于“basic assumption”的理论很大程度上相互契合。所以内心感到了小庆幸。


关于这个basic assumption的想法,大致上可以解释一下:

当我拥有一个思考过程时,逻辑的进行必须要有出发点——而这个出发点就是basic assumption。

Euclid的证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证明之前,需要确定下来定义,公设,通识。以此为基础才能进行逻辑推导。

而在很多思考和推理中,basic assumption没有像Euclid一样被择出,但是不代表不存在。从某种程度上,选择一种语言,选择一个对应的词语,句子,语义,就是一个确立与使用basic assumption的过程。

举一个例子,作命题:我在写文章。

首先,这个命题的语言使用上,规定了:中文。

主语:我,是主观意识的自称。

谓语:写,表达一个编辑语言使其成为一段具有含义的语句的行为。

宾语:文章,一种语言的组合体,通常具有一定含义,表达主观意识希望表达出来的内容。

而在含义上,也有一定的basic assumption:

“在写”确立在时间概念的感知是正确的前提下;

“我”对于“文章”能够产生作用,确立在主观意识可以改变其他事物的前提下;

其中还包括:时间流动的概念是正确的,主观意识可以做出行文等等。

所以这一切构成了命题:“我在写文章。”的basic assumption。


那么问题来了:

  1. 为什么庆幸?

我觉得这个问题相当烦。。。从内心里是拒绝的。我认为其原因是因为我自己情绪上不愿意接受改变,哪怕再如何想接受改变是好的,都希望能够回到一个平静和永恒的静止上来。所以当自己没有被改变时,感觉到了庆幸。

同样的情绪在欧清身上也可以解释:他认为如果没有人能够反驳他,那么他的想法就是the truth了。他口头上说希望被反驳,却更多地体现出希望说服别人。当然,这些特点都不会改变我对他的看法。我认为和他做朋友依然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再举自己的例子就是:我永远也不希望自己放下喜欢云卿的念想。。。当然这就是很感性的问题了,把这种话题留在看完symposium之后再来聊也不错。

2.这个关于律的概念为何存在?

这个问题还是挺困扰的。既然提出了这样的观点,那它就存在了。但同时因为这样的概念实在非常空虚——某种程度上只要存在思考,就存在律。所以律的概念十分广大。然而当律的概念没有被提出时,律这样的概念是否存在?

从nature包含everything的角度来看,所有事物事先存在,只是在于人们的发现。从物理角度就是势能和动能的感觉,当人们没有做出/提出某种事物时,不代表这样的事物先前不存在。而在nature包含everything的basic assumption下,这些事物存在。所以,在律的概念没有被提出时,本身也存在。

从个人角度出发,不被感知到的东西无法证明存在,因此对个人来讲,这些事物不存在。所以当律的概念没有被提出时,律的概念并不存在。就好像原本不存在力的概念,但是人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解释自然现象,所以力对于我们接受相关知识的人来说就存在了。然而古代的五行概念对于我们来说很少有人会认为存在,因为并没有接触很多相关论述。

那么律的概念被提及出来,有什么意义么?

对于意义的讨论我从感情上觉得没有意义。。。因为很是主观。但是既然要回归主观,我认为其意义在于提出一个方向。就好像在一个混乱的不知道哪个维度的图象里面画出一道数轴一样。它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参考,可以有人往负方向走,即反对,也可以有人往正方向走,即支持。同时也成为了basic assumption的一部分吧。

分了几天写完,这两天血压有点高的吓人,而且头晕的厉害。。。看来要多注意身体了呢。写完math paper就滚去睡觉咯。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