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

/ 首先聲明,五年過去了,我也只是從聽過程式語言,變成了可以寫一點小東西的路人;絕非工程師本人。/

我畢業那陣子,正是網路浪潮洶湧之際,綜觀矽谷,似乎隨地都是獨角獸(註:估值達 10 億美元以上的新創企業);全球各地更是冒出各種「XX 矽谷」的口號,渴望複製成功、培養出下一代 FAANG(臉書、亞馬遜、蘋果、網飛、谷歌)。

更不用說,輟學賺大錢的心靈雞湯跟不要錢一樣,隨處可見,全球都在炒作所謂科技創新的成功故事,熱錢滾滾而來,讓人不得不贊同小米創辦人雷軍那句「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的名言。(當然,泡沫散去,最後你會發現這一切不過換湯不換藥,能常飛久做的仍是那些天生資本家。)

拉哩拉雜說了一大串,其實也就是為了強調在這種氛圍下,「軟體工程師」變成了一個金招牌,所有人的人生似乎都可以因為學寫程式而翻轉。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再加上我的公司前輩無腦推薦),我也開始了學寫程式的道路;以下整理幾個主要學習工具,以及我的心得。

前情提要:
我並沒有下定決心要轉職工程師,也並未熱愛寫程式,對於程式語言的學習更多像是朋友相揪學習第二外語的心態;工作之前的交集,大約就是在高中時上過一學期的 JAVA (已然忘光)跟用 HTML 調整學校電腦課要求製作的古早個人頁面。

一、Codecademy 線上學習平台

Codecademy 當年最紅的線上自學平台,沒有之一!

在這邊,我大約花了四五個月時間,從 HTML、CSS 一路學到 JS,然後就此停下,勉強能夠應付工作所需的網頁、EDM 微調。至於為何沒有繼續下去,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學習方法還蠻填塞的,就一路練習,了解各種基礎語法,然後就沒有了;簡言之,就是把 W3schools 的內容整理的比較美觀、互動性更強。

在沒有更強的動機之下,似乎也起不到太多學習作用。當然,後來 Codecademy 這類型的平台也發現了這個悲劇的事實,調整了商業策略,開始提供更為客製化的學習服務,以及一步步的「成才指引」提供了許多專案課題讓學生學習。

結論:建議上過比較正統的概念課程後,再使用這類型工具來熟悉語法、加強單個語言的使用能力

二、各種 Workshops

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程式語言,社會上也有與其相應的學習團體,例如 Ruby on Rails、Python(Django)、Android、PHP (Laravel)、R 等。當然,也就應運而生各種工作坊,有點難定義這些工作坊的目的,但大體上不脱:推銷課程、純粹推廣、消耗贊助費。

而我更是身經百戰,參加了許許多多的 Workshops,耗時一個週末的、耗時兩三個月的都有,但成效只能說差強人意。追根究底,這些工作坊只是帶你照本宣科走一遍網路上該語言的公開學習教材,其中很多概念都是一語帶過,又或是我只能理解到這邊語法的意思,但不懂整個結構面的原因,導致累積無數個為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問。這種茫然大概就是國中數學課,老師叫你看到 A 題幹,就套 B 公式的概念,無法有效的理解並運用。

更不用說,Workshop 的舉辦者不是專業教師,也沒有領薪水,所以教學水準蠻看運氣的;有很大的機率是,你會遇到一群工程師(老師、助教等),然後看他們彼此自嗨,台下一片寂靜。綜上,能在工作坊上存活的,大多都有寫 code 背景,其餘人等則大約半途就神隱,或是硬撐到最後,似懂非懂,似乎浪費了生命。

結論:建議已是工程師或有 CS 相關背景的人來參加,拓展人脈;零經驗的萌新們,還是乖乖回家上課吧,學習是沒有捷徑的!

三、線上 v.s. 線下課程

隨著學寫程式越來越夯,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學習套餐,可以理解為加強版 Workshop,或是軟體工程師版本的補習班。這類別介於上述兩項與正統教育機構之間,常見的就是:UdemyUdacityFreecodecamp 等,其他國內的平台 HiSKIOHahow 等,我也都有買過課程,但只能說一切看緣分,有些老師真的就是不合、有些課程也真的很水。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Udemy 算是蠻好的工具,裡面各種程度、各種面向的課程都有,也常常有免費、打折的課程可以撿便宜,推薦大家可以關注:Soft & Share 的分享。而很多公司軟體開發部的學習資源,也都是提供 Udemy 的帳號,讓員工可以學習各種相關的課程。只是 Udemy 畢竟是讓大眾自己註冊、放上自己製作的課程盈利,所以師資的品質不一,需要大家好好試聽、挑選,我自己是還蠻喜歡「Evan Kimbrell」的課程,也有工程師同事推薦 DevOps、QA 的課程。

最後,要推薦一下 Freecodecamp,誠如它的名稱所言,就是一個免費的平台,創辦人人美心善,規劃了很多前後端、數據工程師的課程,以及精實的課後作業,課程也從以前類似 Codecademy 的方式,變成是有教學影片的。除此之外,特別推薦訂閱他們的電子報,創辦人會定期分享很多學習資源,讓你可以擴充技能樹。

結論:適合各類型與程度的學習者,花點時間,人人都有機會找到合適的課程,加強自己!

四、Coursera、edX 正統教育課程

這兩個平台主要是提供全球知名大學、科技公司設計的學習課程,同時也有提供相應的證書,甚至你還可以修習線上學位,相較其他平台算是對於學業、職涯較有實際幫助的工具。這邊主要是想推薦幾個課程:

  1. Python for everybody — Coursera(Dr. Chuck 的課程都推)
  2. Google IT Support — Coursera
  3. Harvard CS50 — edX

除了第三個我還沒上完,其他兩個都上完模組拿到證書了;上完後,頗有相見恨晚的感受,對於從沒上過電腦理論的文科生來說,這幾個課程可以協助你建立完整的知識、了解基礎的結構跟原理,讓你對電腦(軟體)工程有一個 Big Picture,之後,就是慢慢填肉,針對不了解的部分能夠大致了解方向、尋找資源、學習成長,例如去找 Udemy 的課程,或是參加會實作作品的 Workshop。

可以說,上完這些課程,讓我對於過去大多數的疑問都有了解答與更清晰的理解,例如各種資料格式間是如何轉換溝通、server 跟 client 端的互動;回想過去的學習歷程,一直無法前進的原因很大部分是「有太多的基礎問題」,而前述的幾種學習方式,常常是給了答案,但卻無法解釋,問工程師朋友可能又給了太高階的資源。當然,這也跟我自己的學習方式有關,不了解背後的原因,無法空中建樓閣。

結論:找到適合你的老師,從最基礎的課程開始學,一路學上去,是最能夠吸收並建立動手能力的方式。上面主要介紹免費的方式,當然如果有預算,也可以選擇付費的課程,像是六角學院Alphacamp 等都有蠻多人推薦的。

五、動手查、查、查!

動手期間,常常會發現自己的知識漏洞,list 跟 dictionary 概念模糊?又或是條件式建立不夠熟練?總之,直到動手那一刻,你才會知道自己的腦子很可能是塊海綿,滿滿都是洞!想要填洞完成任務,動手找答案的能力很重要,而這個方式主要就是 Google,看看遇到一樣問題的網友是怎麼解決的?

常見的幾個資源,就是:Stack overflowv2exCSDNW3schools、我的小筆記,以及各種各樣部落格,再推薦我自己很喜歡看的 Blog:Huli,可能因為他也是非本科出身,總覺得特別能看懂他的文章(笑)。

最後,可能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氣餒吧!學程式雖然有門檻,但是它其實也沒有太難,很大一部分的內容跟數學、算式其實是沒有關係的,所以不要先自己嚇自己,也不要聽一些三八人士在旁邊說「你現在才學怎麼可能學得會」等等,只是就跟學習外語一樣,要認真背文法(語法)、了解語文邏輯、勤加練習。加油吧!

文末:誠徵下 Python 小夥伴,目前正在學 Django,希望之後可以多了解後端與數據相關的應用。歡迎交流,增進下學習動力!

--

--

每每提到警察,閃進腦海中的除了歐美影集裡擁有八塊腹肌,卻又頹廢帥氣的刑警大叔外,最令我熟悉的還是喜歡在派出所泡茶、吃便當,間或拉出一張藤椅在大門口曬太陽的警察杯杯們了。當然,隨著年紀漸長,我現在該改口為:喜歡在派出所低頭拿手機、揪團打排位的警察弟弟、妹妹們了… …

總體而言,在台灣的生活中,警察大概是一種令你略有微詞,但尚可以信賴的群體吧。

那麼香港呢?

儘管我是一個「Crime Lover」,遍嚐各國犯罪影集,近幾年猶愛北歐系列,但說老實話香港的警察電影對我而言實屬上一世代的潮流,印象最深刻的可能就是風靡一時的《無間道》了,然而情節、故事記不清楚,只對老舊電器行那一幕蔡琴的中低音歌唱還有些殘存的記憶。更不用說在這次久居香港之前,幾次短暫來回,沒時間留意工作之外的生活細節。

九龍一帶路邊放著中文老歌的電器修理站

再後來,開始認知到香港的警政體系,大概就是反送中遊行了吧,那段時間 24 小時不間斷的訊息,都讓人無法置信這會是一個法治社會中執法者的形象;倒是跟歷史課本中的 228 頗有相似。

最後,陰錯陽差,來到香港。我開始有點機會觀察 covid 新時代的香港警察了。

1. 隱形的執法者

在一開始的觀察中,我發覺多數時候,你是看不到警察的,不像在台灣、日本甚至德國,你走在路上總會看到警察巡邏,還可以問個路,閑聊兩句,甚至給你搭個順風車。很多時候,走在路上你根本看不到警察(有穿制服的那種)。

2. 最龐大的地方角頭

然而,過了一陣子,卻發現只要是某些「時刻」:領導發表重要演說、重大節假日等不一而足,路上的警察就會突然蜂湧而現,每次必然傾巢而出,眼神所及,絕不少於 6 位警察大人,兩兩一組,互相掩護的行走於商場、街口、地鐵站出口等要道。

他們的行走絕非漫無目的,三隊人馬總是集體行動、四處張望,且不與人交談,光是出現便極有威勢,先在心理上壓你一頭,讓你看到他們就想繞道而走;他們的作用大抵是要「維穩」,畢竟路過有人把口罩拉下來,也沒看他們在制止(當然這也是去年 covid 爆發之前的事了)。

3. 這是一支城市軍旅

隨後,等我走過不少大街小巷後,更是發現,他們這裡的警察部門真是大的嚇人,有如軍營般聳立(這種觀感大抵來自藍灰色的油漆,以及高聳且有尖刺的外牆吧);明明整個香港佔地不大,但總感覺沒走幾步就是一個大型警政單位,不過這或許與目前的政治環境沒有相關,畢竟此處地狹人稠,特別是我所居住的九龍一帶,可說是蜂巢般絕不浪費一絲一毫地皮;然而這樣的城市設計,卻也清晰地令你認識到「警察不是你可以求助的對象」。

當然後來掐指算了算,每次重要時刻,各大街口都要來個 6 人一套的小隊,也難怪他們需要那麼多大型建築來容納了,雖然我也常常疑惑到底是怎麼生出那麼多人的。

總之,這種感覺很顛覆以往對於警察的觀感,乃至於信任感,倒是令我想起小時候聽家裡長輩說的陳年舊事,例如:在戒嚴時代,那是真的要叫警察大人的,他們常常會在各處搜尋違禁品,更不用說幹些令人消失的事情。

這種壓迫,時間久了,人習慣了,大概也會像我家長輩一樣,覺得被鎖住才是心安之處(?)

--

--

My ChocoMelon, My Long Lost Lust — Ep.3
My ChocoMelon, My Long Lost Lust — Ep.3

上一集「手術與藥
這一集「Love & Peace」

疾病的終點是什麼?不是痊癒,也無法從此過上幸福、健康的人生,反之的現實是只能與之共處,再也甩不掉它。你的人生終究有它的烙印,只有認清這個事實,才有辦法過得快樂一點。

我的晚年預演:脫水、掉髮、自求多福

小時候,我爸媽最常做的事就是戴我外婆去看皮膚科,然後順便帶我們去海邊或台茂玩;我外婆的皮膚既白又細膩,讓人聯想到閨中千金,不過事實上只是天生麗質,年輕時操勞、年老時皮膚乾到需要看病,不然便會癢痛到不行。那時,我便想等我老了後,我也會需要天天擦抹最保濕的乳液,不論酷暑或寒天,就像我老後,一定會有高血壓、糖尿病一樣;對於遺傳的威力,我深信不疑。

然而不用再等,吃下荷爾蒙藥物的我早已開始預演,身體開始變得更乾枯、眼睛也驟然有了乾眼症的症狀,失去荷爾蒙的調節,也讓陰道更容易感染,掉髮更為嚴重,我也懷疑血壓是否有跟著飆高。面對這些身體變化,相比同年齡朋友正在交換生育造成的體質改變,我早已脫離主流人群,跟我爸媽那代混在一起,關注各種保養、健身的小道消息,還開始喜歡去藥店閒晃,看看新出品的葉黃素及蔓越莓碇,順便跟藥店內的常客阿姨們交換意見。

除此之外,我的身形也越像我媽,有點中年婦女的姿態,提早的老化似乎也讓我以往高效的代謝跟著說了再見,吃吃就胖,一度突破人生新巔峰,被朋友他媽說長得太過圓潤有福氣。直到報銷多條褲子後,才痛定思痛忌口又運動,勉勉強強回到平均+3 的水準。

生理的樣貌精準地跟隨著體內的荷爾蒙而改變。

關於生育:無慾、無求、阿彌陀佛

--

--

前一集「確診者」
這一集「手術與藥」
下一集「Love & Peace」

銀光色的鐵盒子,我的手術初體驗

腹腔鏡手術前一天,穿著幾近裸露的住院服,在一間間檢查室穿梭,我感覺就像隻幽靈,飄著飄著,最後返回終點「住院病房」,此時年輕的小護士已拿著一管粗到不行的針筒要過來抽血,從沒抽過血的我有點害怕,看著透明管中的血緩慢抽出,我感到一陣漂浮與刺骨的寒冷,那時候我才隱約懂的金邊集中營裡,那字字句句關於抽血為樂的酷刑。

接下來的記憶頗為模糊,只記得護士拿了一顆軟便塞劑,提醒我務必要在前一晚清空渣宰,可惜沒有經驗,一使用立即跪地投降,好險隔日我緊張到頻頻腹瀉,也算了了一樁任務,沒給醫生添麻煩。

時間一到,我躺在硬、薄、冷的推床上,跟我媽他們打了招呼再個見,心裡緊張到快要嘔吐,一臉僵硬地被推進手術室,路過一間間冰冷的鐵門才終於到達了我的那扇,自動門打開,裡面是四面鐵牆,就像一個超級大的鐵盒子般,毫無溫度、冷氣呼呼吹嘯,那一幕印象深刻,我只覺得我就像是要架上屠具的豬隻。

與我的顫抖相比,一旁的醫生、護士顯得游刃有餘,還在五四三東拉西扯著,就定位後,麻醉醫生問了我一句話,我只記得點頭回覆後,下個瞬間意識全無,事後我想這就是 AI 電影裡總愛撰寫的機械般的死亡,一切消散的突如其來,就像一個關機鍵。

--

--

這一集「確診者」
下一集「手術與藥」

2016 年,我正當年少,體能與身形都達到人生巔峰(連續三個月每天騎好幾公里的腳踏車,當然瘦!)
2016 年,我確診了子宮內膜異位症。

這一切的發生,現在想來還是有點魔幻。主要事記大約如下:
1. 2016 夏末,前往柬埔寨,每天通勤上班,偶而還會騎個 3,40 分鐘的腳踏車去吳哥窟那邊的夜市閒晃
2. 往後三個月,每個月固定發一次燒,多次腹瀉,那時候很流行茲卡病毒,曾疑惑自己是不是中標
3. 年底回台,硬是在一個月內把快過期的健身房點數用完:瑜珈、TRX、有氧樣樣來
4. 農曆年前,生平首次月經沒來(晚半個月),心虛驚嚇之餘,買了第一支驗孕棒、看了第一次婦產科
5. 隔三天,轉診國泰醫院,醫生指著超音波上「近 10 cm」大的巧克力囊腫嘖嘖稱奇,直稱「簡直跟哈密瓜一樣大」
6. 最後,趕在年節前,一次請假到底開刀去

孕不孕?親愛的,我的,ChocoMelon

不知道是不是醫生那句「哈密瓜」太過荒謬,留下深刻印象,總之,在過後的日子裡,我都悄悄稱呼我體內的它「我的 ChocoMelon」,甚至有了點親密的感覺,即便如今,那股奇異的、緊密的感受依然猶存,但儘管如此,自始至終我還是難以忘卻那年冬日診間,醫生給我看的超音波照,難以想像毫無贅肉的下腹部竟藏了那麼大一團血肉。

當然,也難以消化接踵而來的一些問題,例如:可能一再復發、可能不容易受孕、可能會有用藥肥、可能會賀爾蒙紊亂,可能的各種可能。那時候,我才深刻體會到它對我的影響將有多大,就好比我根本沒想過生小孩,但當有人說你可能連擔心都不用,就不明所以感到氣憤難堪;後來,當我很落伍的看完了《How I Met Your Mother》,看到片中 Robin 發現自己不孕時表現出來的情緒,才有了那麼點被了解的釋然。(然後最後一季真的不要看,大爛尾)

此外,這病還有一點很討人厭,就是沒有治癒的方法,只能讓身體不來月經,怎麼不來?吃藥或是懷孕!所以莫名還要得到醫生、護士的催孕暗示,盡快讓子宮功成身退、事成割席!這種治療方法,也真的一度讓我認真思考給人代孕、自己懷孕等各種可能。現在想想都覺得瘋魔。

--

--

閒來無事,與三兩好友喝酒閒談,避無可避的總是會談到對於香港/香港人的一些印象與心得總結。 在中環工作的好友說「啊!香港人很勢利,所有人都愛問在哪上班、住在哪區,好像知道了就可以快速標籤你的人身價值;要我說我在中環工作,也可能是在中環的麥當勞啊!」 一時激憤的他,繼續侃侃而談,例如公司中總有奇葩一聽地點就能吐出當地知名的高級住宅社區,除此之外的住所都不堪費心費神提及;又或是有人對於公司不允許他把「Dr.」頭銜放在名片上耿耿於懷,深感公司侵犯人權。荒謬的可以。 另一位同在港島工作的友人馬上附和,提到香港朋友竟然因為他的學歷就無條件同意合租,讓他大感驚訝;他說「第一次見面我就問他『你難道都不怕嗎?』,沒想到他竟然回應『有這種高學歷,難道不值得信任?』」使他一時啞口無言。 族繁不及備載。聽到此,我不禁思考了下我目前職場生活中的戰鬥機們,想了又想,只想到幾位奇人異事。 奇一 事情還要從上個月說起,剛來香港時,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在地的 Meetup 社群,想說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消譴寂寞。為此,我申請了不少社團,其中某一 A 社主打「某圈+女性」,自然也吸引了我的目光,更別說我還看到有認識的好友在其中;遞送出申請後,就是等待了,左等右等終於在三天後看到「申請成功」的訊息,恰好此時我正在工作也無暇多看,沒想到下班後再刷郵件,卻又看到一封「踢出/封鎖」的訊息。

【HK日記】香港人的勢利眼,以及無所不在的高幹子女
【HK日記】香港人的勢利眼,以及無所不在的高幹子女

閒來無事,與三兩好友喝酒閒談,避無可避的總是會談到對於香港/香港人的一些印象與心得總結。

在中環工作的好友說「啊!香港人很勢利,所有人都愛問在哪上班、住在哪區,好像知道了就可以快速標籤你的人身價值;要我說我在中環工作,也可能是在中環的麥當勞啊!」

一時激憤的他,繼續侃侃而談,例如公司中總有奇葩一聽地點就能吐出當地知名的高級住宅社區,除此之外的住所都不堪費心費神提及;又或是有人對於公司不允許他把「Dr.」頭銜放在名片上耿耿於懷,深感公司侵犯人權。荒謬的可以。

另一位同在港島工作的友人馬上附和,提到香港朋友竟然因為他的學歷就無條件同意合租,讓他大感驚訝;他說「第一次見面我就問他『你難道都不怕嗎?』,沒想到他竟然回應『有這種高學歷,難道不值得信任?』」使他一時啞口無言。

族繁不及備載。聽到此,我不禁思考了下我目前職場生活中的戰鬥機們,想了又想,只想到幾位奇人異事。

奇一

事情還要從上個月說起,剛來香港時,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在地的 Meetup 社群,想說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消譴寂寞。為此,我申請了不少社團,其中某一 A 社主打「某圈+女性」,自然也吸引了我的目光,更別說我還看到有認識的好友在其中;遞送出申請後,就是等待了,左等右等終於在三天後看到「申請成功」的訊息,恰好此時我正在工作也無暇多看,沒想到下班後再刷郵件,卻又看到一封「踢出/封鎖」的訊息。

What?

想當然耳,我是不相信有這麼瞎的事情,更何況我初來乍到又礙了誰的眼?懷揣著一股氣憤又同時想笑的心情,讓我開始逐條幾檢視所有訊息的內容,以及 A 社的社團公告與成員,沒想到就這樣給我看出了端倪!使用莫名縮寫的副版主,恰巧與我在一模一樣的產業,還有相近的職稱,怎麼看怎麼可疑,結果就被我從歷史紀錄中挖出了照片,一眼看出是我們剛離職的隔壁部門同事。

更有趣了,我們前後見面不超過三次,為什麼他要封鎖我?總不可能是因為我發現他的職稱完全亂寫吧?更何況我根本還沒認出他來。因為這件瞎事,我不得不與其他同事聊了兩句,才發現這位副版主做過不少讓人啼笑皆非的蠢事;不過最要緊也最無關緊要的可能就是「聽說他是 CN 高官子女」,哈!也太多高官子女了吧。聽說因為這層迷濛而神秘的背景,讓他組內的同事對他好得不行,離職時也是十八相送,讓人誤以為他們當初關係有多好。

諸如種種,不禁讓我回想到人生中曾遇過的各種高官子弟,無不是神神密密、無不是刁民總想陷害我;有一些人我到現在都還不知其真實姓名,想想就覺得超現實且又荒誕不經。

奇二

明目張膽的歧視。當我的外籍同事這樣說的時候,我還不太相信,心裡默想「現在這年頭還有人這樣政治不正確,隨意歧視?」結果,倒也不算誤解。我還真的遇到不少這樣直來直往的歧視,像是我們公司的粉紅 IT 就直接說他討厭印度人,朋友的朋友也是很直接的說他就是不喜歡越南人,理由不外乎膚色、智商、收入、佔用資源等千遍一律的理由;而勇於實踐歧視的卻包含了各種政治傾向與年齡層的港人,也算是側面證實了我最愛的政治社會學中經典不敗的理論。

而其歧視的程度,也不是以往街頭巷尾阿桑們開口閉口「阿勞啊」的那種形式,而是更為直接的上下關係。赤裸的讓人驚訝。

鄰近 2022,這一年立場新聞離開了我們,Covid 19 依舊糾纏著我們,可幸之處是能夠有趟小小的飛行一解旅行之癮。

P.S. 最近空污嚴重,爬獅子山時目光所及之處一片海市蜃樓,不禁使人思考眼下這片城市還是香港嗎?而來往路過的孩童多有字正腔圓的口音,極權手段莫過於此了。

--

--

「總體而言,香港的生活就是更『社畜』。」

與各方好友幾次簡短的報告香港生活後,沒想到得到如上完全一致的回覆。或許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對於香港的濾鏡如此之深,來之前做盡各種分析,用數字評量了種種得失,最終還是認同了這句結論;不禁在心中默默吶喊「天啊!我是來這裡成為社畜之王的嗎?」

對於香港,總有幾點迷思,或許是殘留自大英帝國與家衛美學的印象,我朋友常常驚訝於:
1. 香港應該到處都是美食吧,路邊叉燒飯也該好吃到黯然銷魂?
2. 香港人應該都很時尚吧,一看就覺得應該要來張街拍?
3. 香港人應該觀念都很進步吧,性別、勞權、道路公德心都可以一起來深談?
… …
族繁不及備。

比起這些過時或有落差的印象,用「對金錢(更好的生活)的執著」來形塑香港可能更經得起驗證也更為真實,這一觀點還可以側面從香港所擁有的「市儈」形象來解釋;別說香港本地人,我才剛來三個月,也不禁為了金錢斤斤計較且汲汲營營,畢竟香港居大不易,再配上各種「消滅中產階級」的政策,香港人如果不撐著口氣努力賺錢,分分鐘都會摔落貧窮線,再怎麼說這可是八片叉燒、兩片青江菜就要 160 塊台幣的「前 — 東方之珠」啊。

Photo by Sean Foley

關於生活

香港與台灣的薪資差距雖大,但也沒大到能夠提升生活品質,用 HR 的話說就是兩倍還必須打折,此外生活中也是各種大大小小的陷阱,諸如居高不下的房價、年過甲子的屋齡,以及各個不附傢俱的租屋房源,簡直是剛認識就要逼婚,許多莫名其妙的眉眉角角,讓你防不慎防,荷包隨時被游擊出血;更別說如果你是單身,這城市的惡意就更深!(附註:如果你是高級金融業份子,那上述的這些內容都可以丟到垃圾桶,一鍵 Empty。)

說到租房,還有一點令人備感無奈,也是人太年輕、心太單純,又或許是隔離被關太久了,我一看到低樓層的大陽台就無法自制的租了下去,誰知道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哎,親愛的朋友,請聽老人言:雖然陽台很大很誘人,但你樓上的鄰居都不是好人!三不五時就天降垃圾,如果你心血管不好可能都要減壽幾年了。聽聽,嘭一聲!那不是心動的感覺,是惱怒的開始,樓上那沒公德心的又再給我亂丟垃圾,今天是家庭號冰淇淋、明天是肥宅快樂水,誰知道接下去又是什麼呢?啃。

好不容易解決住房的問題,卻又面臨飲食的問題,誠如同樣剛落地的朋友所言「走遍大街小巷,就是找不到想要入口的食物」,哎啊,或許所有的外國人都有某種飲食偏見,但香港的食物總有一股階級感,常常買完只買到辛酸、吃完只吃出社畜的滋味。

舉例而言「麥當勞」,在台灣時雖然麥當勞年年變貴、年年愈摳,但總歸還是有一定的水準在那邊,因此來到香港後,有時不知道要吃什麼時,也會想到用麥當勞胡亂混過一餐,然而當我真的去買了之後,卻被軟爛冰冷的薯條,以及平淡無氣的可樂所震驚,這根本是省油、省原料的極致表現,吃下的瞬間內心已流過千行淚,三十年的信任瞬間毀滅啊。

既然如此,總是要想辦法省點錢,才能多吃點人上人的食物!可是走進超市、水市,常常看到的卻是奄奄一息的小白菜、青江菜,或是乾巴巴的進口金針菇,看到我都心寒了;如此品質的蔬菜、深有味道的白豬肉,再加上我驚為天人的糟糕廚藝,簡直是整個城市都叫我去減肥(儘管如此,160 公分的我走在路上仍顯得有些五大三粗)。

關於壓力

香港是一個外地人的城市,走在路上總能遇到來自五湖四海的人,不僅僅擁有大批的東南亞家庭幫傭、外籍金融傭兵,還有著為數不少的中國移民(當然這部分總有點難以辨識),除此之外更有著活躍於《重慶大廈》內的裡世界。

大量的移民人口,毫不遮掩的顯示了更加殘酷的資本落差,特別是這座城市中「金融業界」所擁有的獨特地位,更是讓整座城市分為了上下世界,更別說還有基於人種的階級落差了。某方面來說,這早已常化、赤裸裸的歧視,搭配著著名的老舊城寨,沒有比這裡再更賽博朋克的城市了。

猛一回首,都是虛幻啊。

這樣的生活當然滿是壓力,然而面對處處狹小的生活空間,一到假日塞滿行人的「自然風光」,港人又該如何好好消解這渾身的愁呢?此間不二法門大概就是購物了吧,儘管佔地面積最小,香港卻是亞洲數一數二高消費的地區;身處蝸居的我們,儘管住的難堪、吃的心酸,但刷下塑膠卡片,收穫高價玩具、精品的瞬間,就像品嚐大麻煙硝,剎那飄飄然,沒有比這更好的百憂解了。

不過內心的壓力消解了,卻還有不可避免的生理後果,也就是禿頭。之前已說過這邊的男人大多頭禿,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幾個月走下來,竟也讓我看到不少髮量稀薄的女子,再加上此處水質也容易讓人掉髮,不禁冷汗一起,害怕日後還要加入我父親那交流髮根保養的中年群組。

哎,香港居大不易啊。

--

--

素昧平生的親密友人 週五夜半,嘣一聲,突然嘩啦啦各種人聲嘈雜,「啊,是門口左側的住戶酒醉被朋友扛回家了」 週末晨間,一陣激昂的狗吠,「喔,又是右側住戶養的那隻小狗在吵著出門」 下班回家,正想癱在床上耍廢半刻,嗡嗡嗡,「幹,八成又是左上角的在鑽牆、裝修」 撇除依靠氣密窗奮勇抵抗的街道喧嘩,香港一貫的薄牆,將大廈內上上下下的各種人生殘影疊加,這種過分親密的空間感,同樣展現在樓與樓之間的距離,以及永遠清澈透明的玻璃窗上,諸如「轉頭即見對樓三層的光頭大叔赤裸上身,邊晾著衣服,邊哈一口尼古丁」,又或是「某一扇窗戶的人影叢叢」,反觀從他人的角度看來,我大概也是聚光燈下予人窺視的目標。這樣一想,整個香港大大小小的樓房都像是舞台劇上特製的景觀窗,浮誇上演人生的各種可能性。 當然,這樣的過分親密後遺症,也展現在浴室高歌後的小小懊悔,以及某些夜半任由幻想奔馳的聲響上,零零總總刺激著鄰人浮想聯翩,抑或克難壓抑;然而有趣的是,即便我們共享了生活中種種片刻,我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這些或多或少參與我生活的人們,似乎有某種守則讓城市中的我們謹記,也讓貌似親密的我們永遠隔著一道牆。

【HK日記】零碎生活實錄:狂熱的鳳梨之愛,與地鐵人口學
【HK日記】零碎生活實錄:狂熱的鳳梨之愛,與地鐵人口學

素昧平生的親密友人

  • 週五夜半,嘣一聲,突然嘩啦啦各種人聲嘈雜,「啊,是門口左側的住戶酒醉被朋友扛回家了」
  • 週末晨間,一陣激昂的狗吠,「喔,又是右側住戶養的那隻小狗在吵著出門」
  • 下班回家,正想癱在床上耍廢半刻,嗡嗡嗡,「幹,八成又是左上角的在鑽牆、裝修」

撇除依靠氣密窗奮勇抵抗的街道喧嘩,香港一貫的薄牆,將大廈內上上下下的各種人生殘影疊加,這種過分親密的空間感,同樣展現在樓與樓之間的距離,以及永遠清澈透明的玻璃窗上,諸如「轉頭即見對樓三層的光頭大叔赤裸上身,邊晾著衣服,邊哈一口尼古丁」,又或是「某一扇窗戶的人影叢叢」,反觀從他人的角度看來,我大概也是聚光燈下予人窺視的目標。這樣一想,整個香港大大小小的樓房都像是舞台劇上特製的景觀窗,浮誇上演人生的各種可能性。

當然,這樣的過分親密後遺症,也展現在浴室高歌後的小小懊悔,以及某些夜半任由幻想奔馳的聲響上,零零總總刺激著鄰人浮想聯翩,抑或克難壓抑;然而有趣的是,即便我們共享了生活中種種片刻,我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這些或多或少參與我生活的人們,似乎有某種守則讓城市中的我們謹記,也讓貌似親密的我們永遠隔著一道牆。

你喝的牛奶不是牛奶

對於缺乏台式蛋餅、蘿蔔糕+蛋的香港早點地景,我採取的策略是一貫保守的燕麥粥,一來補充膳食纖維,改善因欠缺綠色蔬菜而易便秘的窘境,二來也是為了「省錢、省事」。

第一次走進超市,只見一整貨架的保久乳,宛若回到馬尼拉,好險的是冷藏櫃中還有零星的鮮乳可供選擇,對於受夠保久乳的我來說,當然一箭步選擇了新鮮可口的冷藏奶。抱持著理所當然的態度,我隨手選擇了習慣的類別「全脂」就結帳離去了,除了「有效期限」,從沒細究過包裝上的文字遊戲,當然中途總有幾次一閃而逝的疑惑,像是「哎啊,這牛奶怎麼這麼甜」、「喔,這味道總覺得不太像鮮奶」、「現在鮮奶的有限期限有那麼長喔」等等,然而總之尚不脫「奶」的感受範疇,也就全數拋之腦後了。

直到一個多月後,親切可人的香港同事分享了一篇文章給我,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這邊除了保久乳、鮮奶外,還有一種「牛奶飲品」,打著加鈣、加鐵等各種營養宣言,實際上只含有有極少量的牛奶,轉個彎一想「不就是原味調味乳」的概念嗎?啊,靠,被騙了啦。在此之後,我矗立在冷藏櫃前長達 15 分鐘之久,才終於挖掘出原料標示 100% 鮮奶的產品,我心想「啊,希望這次是真的了喔」。

(Photo from Phoenix Han)

千山萬水、鳳梨最美

雖然生長在一個以水果改良見長的國家,但我一直以來都不太愛吃水果,對於香港人熱衷品味的各類「生果」,總抱以這是種對於健康的意識形態追求(當然,可能也源於他們盛讚台灣苦瓜汁的緣故,讓我有這種錯覺)。

然而,漸漸滲透香港生活後,才慢慢發覺事情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除了共通的「夏威夷披薩」、「泰式鳳梨炒飯」外,我突然發覺他們對於以鳳梨為首等水果入菜的著迷,早已超乎想像。例如:鳳梨番茄 Pasta、日式咖哩意粉、蘋果汁、麥當勞鳳梨漢堡、椰汁鳳梨包等等,生活中處處是鳳梨,甚至連菜名都懶得點出鳳梨二字,一副你別大驚小怪的態度。

水泥城市、綠色沙洲

香港另一件令人難以忍受的事,就是缺乏綠意。走遍住家附近,終於找到一座 Google Map 上標注的公園,殊不知,竟只是幾株盆栽、一座噴泉、零落五六張公園條椅組成的畸零地;即便如此也是一位難求,張張都坐滿了無處可去的市民。荒謬程度,大概如同「台北好好看」系列作吧。

這樣的生活地景讓我渾身不適,連呼吸也小心翼翼,總覺得氧氣稀少的可憐,稍一不慎就會窒息;沿著地圖指示再往前走,總會走到幾座公共設施,乍看的綠意使人心喜,但無非不是人潮擁擠、我在哪裡,就是雜亂的嚇人。

這樣的鬱悶,在週末冒險中獲得了一些舒緩,搭著地鐵哐啷離開市區,才發現香港原來還是有不少菜園、綠地,荒蕪的令人安心,部分景象甚至令人回想到幼時在阿嬤家的生活,也只有這種時候,才能好好吸一口氣。

地鐵人口學:燙髮與頭禿的比例

對於亞洲人來說,想要辨別亞洲各地的男女,總不脱那幾個秘而不宣的守則,而香港人的標誌大抵是運動風與浮誇的時尚感。這樣說或許過於表面,但要用文字一一說明似乎又顯不足,不過某一時期的陳奕迅,或許就是某種港男的典型範例:微燙的捲髮、日式文青的打扮,再加上亮眼的球鞋(喔,可能還應該加上個 Apple Watch)。

透過每日兩次的地鐵通勤,這幾個元素反覆出現於身旁來去的男子,不過或許是燙髮傷髮質,一眼望去,總能在頂部發現一些零星的亮光,啊,還是這僅是歲月的痕跡?(希望茂密年輕的孩子,別忘了要常護髮免於禿頂的傷害)

也因此,我總有種錯覺。在台灣總是看到很多清朝禿,然而在香港卻是地中海高居比例,可是(僅)聽聞公司內部的小道消息,那些地中海捲髮同事其實也是為了遮掩高額頭,才忍痛做此選擇。

--

--

一眨眼,時序已過二個月,熬過了下班後沒有網路的日子,也終於熬過了多年未遇的連串血光之災,將手邊七七八八的手續辦好後,似乎也將迎來我在香港的第一個秋天。 回顧過去一個多月,頗有一言難盡的無奈。也總讓我回想到當年在科隆時,那個瘦瘦高高的德國房東告訴我的小小迷信之語,他說:「你在陌生城市的第一夜夢境,將會預告你未來一年在此的運勢」,因為這句話,最近我總是努力回想來到香港後,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夢? 怎麼說呢? 首先,自從國中之後再也沒有流過鼻血的我,在港出關的第一天,就流了鼻血,雖然一張衛生紙就解決了,但滿目鮮紅還是令人深感不祥! 接著,第一個週五晚上與同事的餐聚,實體撲街,不僅左腳膝蓋擦傷、褲子破掉,右手手背也撞出了一大塊瘀青。雖然尷尬,但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喝酒跌倒的往事,所以當下並未放在心上,沒想到卻就此引發更為嚴重的醫療事件! 隔天,迎來到港的第一個自由週末,我興致匆匆的走過市區的大街小巷,一邊採買住房所需的雜物,一邊回憶香港街景,沒想到回去後,才發現雙腳拇指嚴重瘀青,明明是早已穿了多年的運動鞋,甚至還陪我走過炎夏京都的大街小巷,卻敵不過香港的燠熱。

【HK日記】掐指一算,施主,您這個月頗有血光之災啊!
【HK日記】掐指一算,施主,您這個月頗有血光之災啊!

一眨眼,時序已過二個月,熬過了下班後沒有網路的日子,也終於熬過了多年未遇的連串血光之災,將手邊七七八八的手續辦好後,似乎也將迎來我在香港的第一個秋天。

回顧過去一個多月,頗有一言難盡的無奈。也總讓我回想到當年在科隆時,那個瘦瘦高高的德國房東告訴我的小小迷信之語,他說:「你在陌生城市的第一夜夢境,將會預告你未來一年在此的運勢」,因為這句話,最近我總是努力回想來到香港後,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夢?

怎麼說呢?

  1. 首先,自從國中之後再也沒有流過鼻血的我,在港出關的第一天,就流了鼻血,雖然一張衛生紙就解決了,但滿目鮮紅還是令人深感不祥!
  2. 接著,第一個週五晚上與同事的餐聚,實體撲街,不僅左腳膝蓋擦傷、褲子破掉,右手手背也撞出了一大塊瘀青。雖然尷尬,但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喝酒跌倒的往事,所以當下並未放在心上,沒想到卻就此引發更為嚴重的醫療事件!
  3. 隔天,迎來到港的第一個自由週末,我興致匆匆的走過市區的大街小巷,一邊採買住房所需的雜物,一邊回憶香港街景,沒想到回去後,才發現雙腳拇指嚴重瘀青,明明是早已穿了多年的運動鞋,甚至還陪我走過炎夏京都的大街小巷,卻敵不過香港的燠熱。
  4. 更不用說,接下來幾天上班,穿著明明已習慣的平底鞋,卻還是兩腳後跟摩擦破皮,每走一步都是痛徹心扉。此時的我,不禁開始懷疑是倒了什麼霉,有這樣水土不服、天天傷上加傷?
  5. 然而俗話說的好,屋漏偏逢連夜雨,倒霉這回事總是喜歡呼朋引伴。香港的夏夜蠅蟲翩翩,一時不查,就讓蚊子入了屋,沒人可以依靠的我,當然得親自上陣,徒手滅蚊,激烈搏鬥之下,竟然以一個盜壘姿勢,為右腳膝蓋添上新疤痕,天然地與左腳傷口完美對稱。
  6. 已然為自己的霉運嘖嘖稱奇的我,這時才突然發現,右手原本瘀青之處,竟然開始隱隱作痛,仔細一看竟是「發膿!」萬萬想不到我撲個街,連血都沒流,竟然還會感染發膿。
  7. 猶豫了一陣子後,打算先用萬靈丹人工皮應付,沒想到吸是吸出東西了,但卻杯水車薪。
  8. 無奈之下,還是決定前往公司附近的診所,就此進入來港之後的第一高潮:

香港的診所員工很多、動作很慢,在等待席坐了好一會才終於輪到我,循著叫號前往家醫科診間,年過半百的醫生懶洋洋的看了一眼我的手背,說著「發炎啦,哎啊,我開個抗生素啦」就看完了,全程不過幾秒鐘,就被叫出去繳費,嘩啦嘩啦刷下港幣 900 元,簡直不可置信此地醫藥費的昂貴。

繼續前往消毒傷口,護士阿姨指示我進入診間,並拿出一組消毒小工具,戰戰兢兢的依照手冊操作,步驟一、步驟二、步驟三,一步步浸濕棉花、進行擦拭、準備貼布,工整之極,但也沒有特殊之處。有趣的是,帶我來此的同事開始與阿姨閒聊,一句生、二句熟,三言兩語間兩人就好的跟什麼一樣了。離去前,阿姨還神秘兮兮地塞了一包東西給我,並說「哎啊!這個膠布跟棉花給你,你回家可以自己換,趕快藏進背包裡,不然外面他們要跟你收錢的。」

剎那間,印象中冷硬的城市,變得人情味了一點。隔天回診換藥(又噴了港幣 400 元的我),雖然是不同的阿姨處理,但昨天的阿姨還特地找到我問了一聲。

大半個月內,陸陸續續花了快兩千港幣在身上的各樣傷口,心痛之餘,稍感欣慰的是這波旺盛的血光之災似乎也隨著時序轉換漸漸降溫,讓我得以喘一口氣。

只不過前些日子,跟好友線上聊天,偷偷碎念了香港幾句,就馬上打翻了酒瓶 … … 讓我不得不再次懷疑,世上是否有所神靈,祂是否想要說些什麼?

(此刻的我默默打開長榮官網 … …)

--

--

警語:今天的我,是一篇流水帳。

原本預計要每週寫一篇文章,沒想到卻整整消失了一整個月不只。說起來這件事還得回溯到去年此時,當時上一份工作被突如其來的通知「公司解散」,茫茫然的就放起了長達半年的暑假,期間學會了開車、上完了 Google IT 課程、寫了第一個 Python 小程式,覺得生活許久沒有那麼簡單充實。

然而不可避免的還是要為生計做打算,只好拍拍臉頰、端起微笑、開始討起生活。或許是想到了以前第一位老闆面目可憎的話語「你也就值得這種程度」,又或是前主管沈重的關愛乃至於感到不被信任,這次花了很大的力氣修起了履歷與審視所有可能的工作機會,並在年後一一投遞。

期間當然也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像是某些大公司廣撈池魚的行為,突擊式晚上打來問隔日早晨可否面試,再讓新人 HR 寫一封錯字百出的婉拒信;或是拿到從來沒想過的職位機會,卻因為薪水而推掉;還有一場面試,是在最後一秒鑽系統漏洞投遞履歷,險險拿到機會,並在隔日歷經堪稱開心的三小時輪番面試後火速收到了 Offer,卻在對公司背調時因為學姊的一席話而決定婉拒,讓我一度輾轉難眠。

不過讓我下定決心推掉的最終原因,還是因為在我投出的幾十封國外職缺中,終於有了一封回覆,並且幸運地通過了前三關面試,當下決定賭一把,等待最後一關面試,好在最後一關的「單位負責人」面試主要是聊天與佈道,歷時一個多月的面試終於在四月下旬左右拿到了確定的 Offer。

之後匆忙準備簽證的資料、進行跨國郵寄,接踵而來的還有台灣疫情爆發、香港情勢變化,種種事件猝不及防,也一再讓人心裡惶惶然,更不用說簽證代辦很不愛回信、搬家公司很愛催促,每一件事都極度不可控,讓我壓力大到爆表。看著日曆上一天天經過、一天天無消無息,看著五一、六四最後來到七一,揣測著「正北方」極度原始的封建情結,在連做了一整週的噩夢後,內心隱約升起一股預感,果不其然「偉大的高潮」一過,就收到了肯定的訊號。也就趕忙拉緊神經在一週內敲定所有手續、檢測,開始了 21 天隔離監獄。

直到今天,還是有股不真實的感慨。幾年前的某天,看著電視,我篤定地認為 17 年的出差是我最後一次訪港,沒想到才剛過多久我卻又整裝回到了這裡。在旅程途中,腦海閃過很多畫面,第一次來訪時的水土不服、重慶大廈的人文研究、日本暖妹分享的竹製鷹架觀察,當然還有老舊的唐樓、遠島的海港漁獲;以及第二次來時倉促的 The Rise 展會、拉肚子奶茶、香港新創客戶拜訪,與令人回味的威士忌酒吧。

這幾天在旅館狹窄的空間內,腰痠背痛的看著公司的文件,偶然看到臉書跳出一則提醒,五年前的今天是我第一次來港的日期,物是人非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