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和丈母娘的那些事儿——不止是吐槽

序:本贴不是想教大家如何处理两代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分享个人经历,您能从中得到一些灵感,那是极好的。

婆媳关系,历来都是一个说多了都是泪的话题。那么女婿和丈母娘的关系呢?说说也是有泪的,只是不至于婆媳关系那样泪崩。

开始吐槽之前,简单说下我的生活习惯以便于亲们更好地理解我的苦处——理解万岁!宝爸虽然不是处女作,也没有强迫症,但是对生活环境还是有一定要求的。在母后的影响下(一天一小扫除,三天一大扫除),自打宣布独立之后,家里谈不上干净,也算是整齐,特别受不了家里堆的乱七八糟。所以,我的原则是没用的东西扔掉,用过的东西收拾好,腾出更多的空间,要知道,魔都的房价很贵滴,多腾出一平米就间接赚了好几万。自打灰姥姥来了之后,我家就彻底没原则了,因为灰姥姥的生活习惯正好和我相克。

灰姥姥极品习惯之一——收藏东西。各种收藏,塑料袋,瓶子,我和灰妈扔掉的旧衣服,只要她认为还有用的东西(目测在她眼里就没有没用的东西),都收了,有时,我白天扔在垃圾桶里的东西,第二天发现又出现在了家里的某个角落。自己丢掉的东西被人捡了回来,整个人都不好了?逼的我,丢东西都要趁晚上灰姥姥不在的时候偷偷摸摸地丢楼下去,深怕被灰姥姥看到又捡回来。

如果只是好收藏这口就算了,后面还有大招,完美达到了1+1>2的效果。灰姥姥极品习惯之二——随意摆放。比如给小灰灰洗完澡后莲蓬头就躺地上了,不挂起来;小灰灰换下来的脏衣服随意摆放,也不统一放到清洗的盆子里;餐桌和厨房灶台到处堆满了各种东西……随处塞,各种乱,经常想要用的东西找不到。

除了生活习惯上的分歧,还有在育儿理念上的分歧,这里就不一一说了。总结下来,由于生活的交叉,不同习惯和不同文化碰撞产生各种的矛盾。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吐槽贴,极品XX,奇葩XX,逗比XX。然后呢?又是新一轮的极品XX,奇葩XX,活宝XX…blablabla

不是自己的父母不方便直接说,这事儿,宝爸也没少向灰妈吐槽,毕竟自己的生活习惯被改变是谁都高兴不起来的事儿。同样的,做月子那段时间,灰妈也没少向我吐槽过我妈那些奇葩事儿。哎~咱也算经历了上有老(qi pa),下有小(xiong hai zi)的痛并快乐着的生活。

痛并快乐着,有痛苦谁都会抱怨,毕竟受害者容易得到同情嘛,然后可以组织大伙一起吐槽,独吐槽不如众吐槽,大有吐完槽感觉整个人都好了的节奏。但是占便宜的事儿一般都不好意思讲,我读书少我来讲。

  1. 灰姥姥圆满地完成了我和灰妈不在时监护小灰灰的任务,吃喝拉撒妥妥的。这件是最大的功绩了,除了家人,交给谁都不放心。
  2. 顺便负责了我和灰妈的饮食,珍爱生命,远离地沟油。
  3. 灰姥姥在育儿方面不像奶奶和爷爷那样宠,较好地执行了灰爸(hou ba)和灰妈(hou ma)的理念。这点也是颇受肯定的。

总之,有了灰姥姥之后,我和灰妈的生活灵活度提高很多,偶尔还能看个电影,短途游一下,调剂调剂生活。

最后,再分享下俺家的处理之道吧:

首先,和老人分开住是上上策,可最大限度避免不同生活习惯造成的矛盾,也是唯一的根治方法,其他治标不治本,久后必复发。关于住一起婆媳关系还能融洽的正能量我是不宣传的,有时候正能量害人不浅。这点灰妈就很明智,灰姥姥和灰姥爷远道而来,在家附近租了个房子,这个钱宁可不省。当然,作为表率,我也是在当初我妈执意要求买房子买在她附近的要求下(她的意思是方便照应,灰妈不想被照应,你懂的),忽悠了一个不近不远的地方,增加了我妈的串门成本。

其次,如果现在还和老人住在一起,赶紧制定一个分开住的计划。咱家虽然是分开住,但是平时灰姥姥和灰姥爷还需要到我家来照顾小灰灰,我就不得不面对灰姥姥的极品习惯了。鉴于小灰灰快去托儿所了,我和灰妈计划白天干脆让小灰灰去灰姥姥家,下了班再接回来。这样就能彻底杜绝生活交叉带来的矛盾了。

最后,如果你没有选择只能和老人住一起,那么,接受能接受的,改变能改变的,抓大放小。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