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 Ireland — 我跟 N 的都柏林

真的沒想過 會離開這麼久,

原本只是以為在等待簽證的時間 可以離開愛爾蘭喘口氣。

跟 N 申請的伴侶簽證,已經等了好久
回想那段日子,就跟天黑不見日一樣 每天一顆心懸著

已經不是第一次申請,準備所有該準備的相關文件與資料,
我和 N 還有Papa (那是 N 的爸爸,我都跟著 N 這樣叫他)

正式信件 一件一件在一個超大黃色信封袋

第二次申請時, 不但和 N 為伴侶到達要求的時間
我也已經正式在愛爾蘭居住超過兩年,

我們這次 真的準備好了
只剩下時間的考驗。

有時候覺得 這一切為的是什麼?

家人 朋友 隊友 溫暖的天氣 美味的佳餚 熟悉的味道

一切的一切 都在這麼遠的一端..

「我想要離開一陣子..在等待的這段時間 我想要去做義工工作 換個環境 旅行一下, 也許 在這一小段時間內 簽證就下來了,到時我剛好就可以回來愛爾蘭啦。」

N 看著我, 我無法形容當時他的表情
因為 他沒有明顯喜怒哀樂的面容, 我只能說 淡淡的哀傷..

但我看得出來 很多念頭、想法在他腦海裡 不斷得翻轉
太多思緒好像多到都要打起來一樣!

他難過。

他嘴裡不說 他無法訴說
因為他知道也許我離開了 就在也不會回來愛爾蘭了。

人的直覺是準確的

10.7.2016

一班從都柏林到雅典的飛機

最後的決定 , 以為只是短暫的離開

兩三個月後,簽證下來 我跟 N 會再見面 他會來接我回家

我們可以再繼續生活在一起..

沒想到 N 的臉 就這樣消失在2016 夏天 都柏林的機場。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Méadhbh Hua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