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與禪機

原文於發表2013/5/19發表

2013 5月18日又帶著孩子們去划獨木舟。玩的覺得非常的開心,這裡面的開心分成很多的層次(很愛分析),划獨木舟真的很好玩,所以很開心,這大概是最基本的。可以和孩子亦師亦友的相處,非常開心。可以和孩子一起衝急流衝七次,看到她本來有點害怕,到衝到愈罷不能的一直去挑戰,又是一種開心。特別作記。

從小,就是城市長大的小孩,過年的時候,大家都回「鄉下」去了,我們還是在台北過年。大概是從高中開始,第一次接觸了戶外活動,接觸了山、水、海。從此,成為生命中的不可或缺。孩子出生了,雖然放棄了一陣子的戶外生活,但自從買的專門的嬰兒的背負架之後,又從一些小的行程開始,回到山與海之間。

就是很自然的、因為自己喜歡,所以我帶著孩子一起上山、下海,讓他們跟著我們一起,感受我們感受到的辛苦、困頓、刺激、挑戰,當然還有美好、喜悅,與那種「我做到了」的成就感。

從來沒想過,這一次一次的旅程,對孩子的人生會有甚麼影響。

直到,我讀到Patagonia的創辦人Yvon Chouinard所寫的類自傳的那本書:Let my people go surfing中的一段,我才突然感受到,原來「在大自然裡生活」對孩子有多麼重要的影響。不是有關甚麼手眼協調、也不是有關甚麼知識的累積,而是一種全人的經驗(不得不用這個詞),在孩子的身、心、靈上產生影響。

那是一種禪機。

攀岩手狄恩在孤立無援的岩壁上、進退維谷了時候,想起了小時後的某一天,那天他和爸爸一起去釣魚。冰冷、湍急的河水,讓他害怕,他失足跌進水裡。他不喜歡釣魚,他想回家。他爸爸沒給他機會退縮,只是溫柔而堅定的說:

狄恩,忘記所有的事情。沒有甚麼好怕的,不過是些冷水而已。你只要專注在自己要走的下一步就好……。

釣魚的那天很快就過去了,回家前小狄恩已經可以膽大心細的在激流中玩耍了。當時,他還不知道他學到了甚麼,會在數十年之後的岩壁上,回來找他。讓他又有力氣與勇氣,繼續他的下一步了。

年初,看到商業周刊與台灣外展合辦的一些戶外訓練營。讓孩子到戶外從事各式各樣的活動,包括獨木舟活動,要價非常驚人。當然,行銷的的話術都不外是:讓孩子獨立、培養自信心、專注力、團隊生活能力等等的所謂”未來能力”、所為”菁英”的能力。看到的第一個直覺就是「出去玩也可以這麼功利主義喔?」

與孩子一同,上山、下海出去玩,我特別在乎的是「與孩子一同」,而不是「帶」孩子去,或者「送」孩子去,而是與孩子一起。自己也了解上山、下海這中的難度、挑戰,也才能體會所有的快樂。也因為如此,我們與孩子更親近。這是一種”慢的教養”,用慢來形容,不是為了搭上流行的”慢”這個字,而是這真的是很慢才會看到成果的。

姊姊最近學了一首歌,昨天晚上唱給我聽,那最後一句 “我們很確定,做對的事情,然後再用氣質來證明”

唱得真好。

希望有著我們陪伴的、那個某一天的記憶,在他們日後人生中困頓的時候,也會回來找他們。像一陣微風,讓他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繼續他們的下一步。

直到今年在寫「金瓶梅」時,看到裡面一句話才終於頓悟:「養兒無須屙金溺銀,只需見景生情」。意指養兒不需用金、銀去保護安排他的未來,只要在他難過挫折時陪伴安慰他,生日開心時為他慶祝。 by 侯文詠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