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滋味

讀焦桐老師〈論牛肉麵〉,寫好友同聚的談笑聲感染了環境,實有同感。

還記得,小學一週一次的半日課,阿嬤有時會問我:
「明仔載你散學呷牛肉麵好無?阿公煮乎你呷。」

其實我哪在意吃什麼,只關心等會兒卡通頻道準時開播,就隨便應了聲好。

翌日,下了課回家,就看到阿公在廚房裏,心無旁騖地顧著爐上的那鍋牛肉湯。我拿著小凳子,坐在客廳邊看電視邊等。

阿嬤怕我燙到,親自端著陶碗裝的牛肉麵送到面前:「燒喔!慢慢啊呷。」

家裏的牛肉湯清而不濁,湯面就能被看徹裏面的配料。比起外頭店面賣的,家裏的牛肉切塊總是剛好大小。我想他肯定想過,小孩的嘴能張得多大呢?

阿公將黃牛肉塊鋪齊在一塊,幾片青江菜一旁點綴。青江的綠映出不愛吃的紅蘿蔔,我便會調皮地丟進阿嬤的碗裡,才正式開動。

現在年紀愈大,他不太煮了;因為前置作業得在廚房待很久。我亦不曾去問阿公如何料理,他總是覺得我不夠格站在廚房,到現在仍是。

前幾天問他我煮的絲瓜好吃嗎?他沒遲疑地說:難吃!(其實他還多舀了好幾口,而且是阿嬤煮的。)

直到現在才明白,這是最好的滋味,一碗阿公從清早準備的午餐。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Annie Li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