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曹某与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

裁定书链接:(2016)浙01民终1176号

关键词:

诉讼行为能力

案件简述:

2012年4月,曹某在杭州七院处住院治疗,住院病历载明:半月前患者出现猜疑,发现自己的私家车发动机上有泥点,立即报告单位领导,认为是科长和同事故意在害他;因为客户单位楼盘开盘时间更改了,患者怀疑是故意拖住他不让他去处理另外一个与他无关的事故;同事和公安局的朋友讲话,患者称“我的生命受到威胁了,公安局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自己单位里来了”……。曹某于2012年5月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急性精神分裂症样精神病性障碍。2013年12月,曹某再次在杭州七院处住院治疗,并于2013年12月2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2015年1月,曹某第三次在杭州七院处住院治疗,并于2015年1月2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后曹某认为其不存在精神分裂症,于2015年10月23日诉至该院,认为自己接受的非自愿治疗造成神经组织及器官遭受不必要的药理性损伤,侵犯了自己的生命权、人身权、健康权、生育权、名誉权,要求法院判决被告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承担医疗费并赔偿若干损失一百余万元。一审审理中,曹某发病于2016年1月2日晚,由其母亲及民警将其再次送往杭州七院处住院治疗,并仍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一审法院认为:“虽然曹某未经利害关系人申请,由人民法院宣告其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但从医院所作的诊断以及与其生活的亲属、周围群众对其精神状态的判断,曹某诉称杭州七院完全是将其病情作出了错误的诊断,缺少合理质疑的初步证据。鉴于精神病人是否能够辨认自己的行为比较困难,因此,在曹某未提供其具有完全诉讼能力的初步证据的情况下,其与为其治疗精神疾病的医院就是否患有精神分裂症而产生的纠纷,由其自行提起诉讼,不符合受理条件,应裁定驳回起诉。”

原告曹某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曹某因精神障碍接受过若干次治疗,“特别是在本案一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因为病发又被其母亲和警察送入被上诉人医院救治,且仍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据此,原审法院根据以上情况做出上诉人的诉讼行为能力可能受限的判定是恰当的,在没有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其具有完全诉讼行为能力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上诉人提起的诉讼裁定驳回,并无不当。”驳回了上诉。

判决中的《精神卫生法》

本案原告在上诉中提出,被告的行为违反了《精神卫生法》相关规定,但并未具体阐述,法院也并未进行处理。但一二审法院都因原审原告的精神疾病史,怀疑曹某具有完全诉讼能力(并指出曹某应当提供其具有完全诉讼能力的初步证据),裁定驳回起诉。这说明《精神卫生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仍然可能因为诉讼能力的问题被否定。同时,在一审过程中曹某发病送院治疗,应当裁定诉讼中止还是驳回起诉似乎也值得商榷。

第八十二条 精神障碍患者或者其监护人、近亲属认为行政机关、医疗机构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侵害患者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