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林某、潘某等与瑞安市第五人民医院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

判决书链接:(2014)温瑞民重字第8号

关键词:

开放病房、安全保障义务、约束性措施

案件简述:

2014年4月2日,原告林某等人带家属潘某到被告瑞安市第五人民医院门诊治疗,经该院医生诊断为中度抑郁症、高血压、2型糖尿病,并于次日入住开放式病房治疗。在住院当日,原告林某在相关的住院患者自杀、自伤等风险告知书上签字;被告医疗人员对患者潘某的病情实施了相应的治疗措施并作了记录。同年4月16日上午6时多,潘某独自一人从病房中出来通过没有任何阻隔设施的楼梯,行至该住院大楼4楼楼顶跳楼坠地,后经瑞安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于当日上午8时30分许死亡。嗣后,双方因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原告将被告医院诉至法院,要求赔偿一系列损失共八十六万余元。

法院认为:“潘某因中度抑郁症发作入住开放式病房,并由其家属签署相关同意书及风险告知书;被告应当按照医疗规范对原告进行正确、及时治疗,同时被告负有对患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如因医疗过错行为或者违反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依法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诉讼过程中,经本院释明,原告不要求对被告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进行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被告作为本地治疗精神疾病的专业医院,其在从事医疗服务中应当尽量采取各项措施避免或者减少患者自杀的风险,设置更为严格的安全防护措施。虽然相关医疗规范未规定精神科开放式病房应具备的设施条件和楼层要求,但由于被告将职工宿舍设置在病区四楼,与病区未设置阻隔措施,间接导致潘某自病房出来后通过没有设置阻隔的楼梯直接行至四楼楼顶跳楼,对潘某跳楼自杀行为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本院酌定被告应承担35%的赔偿责任。”最后,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约三十万元。

判决中的《精神卫生法》

本案被告在答辩中指出,根据《精神卫生法》,医院不得对自愿住院的病人进行“约束性治疗和管制性治疗”,并且“《精神卫生法》第40条规定接受治疗患者发生或将要发生自我伤害时,在无其他替代措施且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约束性治疗。”依此认为自身并无过错。

法院并未对此主张直接作出评价,但认为被告作为治疗精神疾病的专业医院,应避免自杀风险应设置更严格的安全防护措施,指出了被告的过错之处并不在于未加强制,而在于病区与职工宿舍之间未加阻隔措施,并判决被告承担35%的责任。这种认定也符合常理,例如在普通医院,住院患者同样属于自愿住院,但自愿住院的事实并不免除医院的安全保障义务。在一定程度上,随着《精神卫生法》的实施,自愿住院的比例可能继续提高,这也要求精神病专科医院在“保障自主权”和“安全保障”之间作出更大的努力,进行更合理的安排。

《精神卫生法》第四十条:精神障碍患者在医疗机构内发生或者将要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没有其他可替代措施的情况下,可以实施约束、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实施保护性医疗措施应当遵循诊断标准和治疗规范,并在实施后告知患者的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