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的迷思

舊時佳/膠作重溫

今天起床,發覺自己頭重腳輕。又病了。又要去看醫生。

醫生啊,你由我零歲八個月開始看著我,到現在二十二歲七個月了。自幼體弱,大概你也給了我不少的藥吃過。抗藥性甚麼的,大概早就有了。今天你給的藥,太厲害了吧。幸好姐做護士,大概清楚那些是甚麼。原來,你給我的藥,早就超越了普通感冒的範疇。

我是這樣體弱得不堪嗎?

前陣子,經你轉介做了個身體檢查。報告說我肝臟有點問題。有時候,我也會想,會不會這麼多年來,你用藥越來越重,傷到我肝功能呢?我不能不擔心,幾個月後我也要抽血化驗了,不是嗎?

算了,先暫時放下這個問題。

這麼多年,我也覺得好奇怪,我為甚麼這麼孱弱。只是我不是讀醫學的材料,我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替自己望聞問切。但我總要想想體弱的原因。

運動對身體健康至關重要。

籃球,在中學體育堂簡直是平常事。籃球,對男同學來說,其實是聯誼活動。球場上,雖然有不少粗言穢語,但我也明白,這是他們的溝通方式。

「我真不明白為甚麼要追著個不斷轉動的球,不無聊嗎?」

對,我是這樣說過。但其實,我怕。我只是一介書生。做甚麼運動看起來都不像樣,不怕被人取笑嗎?我怕「踩波車」,我怕「篤魚蛋」,我怕「食波餅」。

怕甚麼,都是藉口。我也知道,我更怕的,是融入不了。但我就是畏縮,我只敢沉淪書海。讀物,就是毒物。

足球,是另一個例子。

我曾經在體育課的自由活動時間跟同學踢過幾分鐘足球。在那幾分鐘,我憑我徹底的勇氣跑到球那裡,但最後我還是會避開。幾分鐘,我連球也沒碰過。同學看得出我怕球,都跟我說「不要緊,不怕球也需要時間練出來的。」我好感激他,我也知道,我這種人要一時三刻能做到這麼大運動量又不怕球會比說我要會考三十分更難。所以我最後放棄了所有球類運動。

現在我喜歡一種比較靜態的運動:遠足。

既能(或者說是要)三五成群,又能欣賞風景,更可以做到一定運動量(雖然不知道足不足夠一天的)。這對我來說輕鬆多了,只需要走。不需要其他用具,球啊,球拍啊,甚麼都不用。只要一雙鞋,足夠的水,一條毛巾,就夠了。

但奈何這次我感冒,是我行了金山跟猴子挑機之後才來的。那麼,是我染上了猴子的感冒嗎?

可有想過其他病的原因?壓力。

算起來,我常病是由中五會考前兩三個星期開始的。那天我感冒厲害得我下不了床。但我也要拖著那樣的身軀去看病。沒辦法,會考將至,但還是覺得自己溫的不夠。

然後,中七那年的十一月。我病到要住院,一個星期。

之後,每到考試前一個月內,我一定會大病一場。

對,這個月底,我要考試,IELTS。讀語文的人,語文不好,會成別人的笑柄。所以這個英語考試,我怎樣都要考得好好看看。若然真的因為考試壓力大而得病,我如何是好?要我現在放鬆一下,我做不到。這一刻的放鬆,會使我下一刻怠惰。我清楚自己這一點。所以我不敢放鬆下去。

人,就像條橡筋,放鬆時沒有用,拉得太緊就會斷。但至少,拉斷了,也算是證明過自己曾經盡過力吧。只可惜拉斷了就變得沒用了。

Balance is the key,中庸之道,誰都說得出。但是要做得到,可是個艱深無比的難題。

要自己做運動,也要有方法舒緩壓力,對我現在前景還未能安頓來說,難矣。

我只想,身體健康。


寫於2013年10月。之後IELTS攞6.5。

五年之後,我真係要考慮做多D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