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ces II】水晶棺里的圣女

(人物来自《三体·死神永生》)

托马斯·维德。

托马斯·维德。

托马斯·维德。

这个名字,从自己开启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杀戮计划开始,已无意义。

庞大而精密的社会监控体系深入在“始源”的每个角落收集着海量数据,超级计算机在鲜为人知的“白玫瑰花” – —亚特兰蒂斯政府绝密空间站,消耗着来自太阳的源源不断的光能。它是迄今为止人工智能的最高成就。它的任务只有一个,预测历史。

掌握了规律,历史是可以由此决定的。

很早之前,程心对此表示了强烈的质疑。出身贫寒的她,对算法设计有着高度天赋。托马斯维德作为白玫瑰花计划的核心之一,特地下令把她调入了空间站。但是被寄予厚望的她,无法理解也无法对抗托马斯维德以及他的信徒对控制历史的狂热。很快,她被逐出了白玫瑰花。

“迷信自由和民主力量的女人啊……”托马斯维德望着白玫瑰花呈递给自己的数据分析,动态画面上奔走呼号要求政府停止白玫瑰花计划的程心,有种羸弱和坚韧的美。

程心身上有吸引他的“美”。

可惜她是个异端。他信奉的历史偶然能产生这样高贵的美,稀少且掺杂着异端的杂质。程心的心性是他所崇拜的历史的雍容,却无可奈何地被任性的自由主义毒素污染了。

白玫瑰花心的第一次大规模人体试验开始了。托马斯维德凝神观察着程心的模拟结果,她在Avalon的草地上恬静地微笑,手里是柏拉图的《理想国》。

托马斯维德微笑,眼前的程心完全地进入了《理想国》的世界,她的世界观被计算机精心地调控,任何一件事,只要是白玫瑰花能看到的,都被蓝蔷薇高度地还原,除了自己亲自剔除的部分。接下来…她本该、本该对《理想国》皱起眉头……

她不是程心。

眼前的“程心”不“美”。

托马斯维德内心泛起一丝厌恶。

程心会怎样?看一眼《理想国》浮华的封面,扔出去,拿出一本印刷精美的《自由宪章》,像诵经那样高声朗读着。然后震怒的自己下令逮捕,拖入白玫瑰花……然后?

千万年之后。

白玫瑰的馨香飘过,银色的光芒从原动天的圣殿顶端流出,托马斯维德,啊,现在是雅赫维?从“始源族”分化的现代人,呼唤他为耶和华,唯一的父,唯一的神,站在御座后幽深的走廊入口。

程心,被称为神的托马斯维德给了她的思维和记忆无数次生命。她们化作金色的光芒,流动在白玫瑰花中。

而最初的“程心”,被他奉为永恒的美,长眠在水晶棺。

她的美丽和自由被凝固在一座被称为理想国的水晶牢狱里,那种顽强和恣意的美还活着,以这样的方式与世隔绝。

她再也没法用自由毁灭理想国了。

托马斯维德满足地走近,在水晶棺上沉醉地印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