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 Y

以為是順風順水的開端: 我步入職場的時間很晚,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念完國際政治後,以為在台灣找工作會順風順水,殊不知我找工作整整半年,始終無消無息。急病亂投醫之下,終於,當時去了一間算是台灣滿知名的廣告集團旗下的公關公司,筆試、面試、錄取當天一次跑完,甚至連薪水都談好了。雖然現在想起覺得自己應該是中邪才會談的數字(28000/月,年終 1 個月),但當下拿到 Offer 真的非常開心,心想著終於可以自己賺錢、對這個世界有一點貢獻了。 2. 這裡不是學校,是職場 先來個前情提要,我不是一個聰明、能夠舉一反三的人,之所以能夠在學校生活過得還 OK,其實花了很多心血跟努力,以為那已經是我努力的巔峰,萬萬沒想到,公關人生才是一個我連努力都無法完全克服的挑戰。 所謂的公關公司,收入來源多半是品牌客戶給的行銷案,所以我們的宗旨就是要把客戶服務好,不僅要把事情做又快又好,因為手邊同時需要處理很多客戶,所以更需要靈活運用時間和腦力。初入職場的我,非常粗心,給客戶的文件不僅頻頻出錯,還有一次因為不熟悉所有的媒體和社交平台,做 Media Clipping 做了整整 12 個小時,半夜邊做邊哭,當下覺得很荒謬,這麼簡單的工作,為什麼就是弄不好。就這樣,我彷彿一夜長大,才 3 個月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工作 2 年,身心都處於非常疲憊的狀態。

公關甘苦I:成為「會工作」的人
公關甘苦I:成為「會工作」的人
  1. 以為是順風順水的開端:

我步入職場的時間很晚,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念完國際政治後,以為在台灣找工作會順風順水,殊不知我找工作整整半年,始終無消無息。急病亂投醫之下,終於,當時去了一間算是台灣滿知名的廣告集團旗下的公關公司,筆試、面試、錄取當天一次跑完,甚至連薪水都談好了。雖然現在想起覺得自己應該是中邪才會談的數字(28000/月,年終 1 個月),但當下拿到 Offer 真的非常開心,心想著終於可以自己賺錢、對這個世界有一點貢獻了。

2. 這裡不是學校,是職場

先來個前情提要,我不是一個聰明、能夠舉一反三的人,之所以能夠在學校生活過得還 OK,其實花了很多心血跟努力,以為那已經是我努力的巔峰,萬萬沒想到,公關人生才是一個我連努力都無法完全克服的挑戰。

所謂的公關公司,收入來源多半是品牌客戶給的行銷案,所以我們的宗旨就是要把客戶服務好,不僅要把事情做又快又好,因為手邊同時需要處理很多客戶,所以更需要靈活運用時間和腦力。初入職場的我,非常粗心,給客戶的文件不僅頻頻出錯,還有一次因為不熟悉所有的媒體和社交平台,做 Media Clipping 做了整整 12 個小時,半夜邊做邊哭,當下覺得很荒謬,這麼簡單的工作,為什麼就是弄不好。就這樣,我彷彿一夜長大,才 3 個月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工作 2 年,身心都處於非常疲憊的狀態。

3. 找到工作的方法,就能解決三分之一的困境

後來我漸漸觀察那些做事很有效率、提案很順利的同事,開始模仿他們桌上的擺飾、佈局,甚至學習他管理專案的格式,我認為這是當下解決困境最好的方法,直到現在,我經歷其他公司,甚至離開公關圈之後,很多工作習慣也都是當時養成的。通勤的時候把 To-do List 列完、一進公司先跟客戶、主管壓交東西的時間、盡量把會議排在下午、和不同人講話轉換口氣的方式……等,這種種的習慣,都是承襲我身邊同事們的各種優點。

漸漸的,原本需要花 6 個小時才能做完的文件,我可能花 3 個小時就能完成,在專案執行上也越來越上手。當掌握工作方法後,剩下的 2/3 就需要靠我的細心跟提案能力。

--

--

MG Y

MG Y

一個剛從公關圈出走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