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Tim Mossholder on Unsplash

這篇首發在鐵人賽 — 。山姆大叔談 C++:從歷史談起,再給個定義 — Modern C++ 解惑

今天周末,換個話題。最近有一篇文章引起我的「注意」,是讀了「眼神死」的那種注意。讀完之後,心生一語 — — 鞭數十,驅之別院。

文章作者是一名學生,該文「看起來」是第一線觀察學校電腦程式設計的教學現況有感而發。懂得觀察很重要,但過於武斷這一點,要不得。

藉由這篇文章,山姆也要來好好地,大放厥詞一翻。(看了會動肝火,屬正常反應,請勿驚慌)

缺德?

首先,關於「叫朋友學 C/C++ 是缺德行為」的笑話,真的笑一笑就好,不要當真。那些認為好笑的,十個有九個是 C/C++ 語言的「逃兵」 — — 抓不住要領,學不到精髓,只好跟著別人笑。

再來就是「比一比,看誰最會印 Hello World!大賽」,「印出 Hel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https://unsplash.com/photos/IBaVuZsJJTo

那天發了一個推,表明我對「公民參與政治」的立場:

這種話別對著我講,否則沒好臉色看:「工程師就好好寫程式,管什麼政治?」

☝️有腦袋不使,盡耍嘴皮子。以前的我就是這樣子,自以為是,裝中立,假清高,其實沒幾根皮毛,只有一張嘴愛亂叫。

「參與政治」沒有既定形式,以你認為可行,使得上力的方式,替自己的國家出一些力。現在開始還不遲。

你不管政治,就只好讓政治管。與其拱手讓人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不如自己親身參與,自己動手守護並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讓自己的孩子安心長大。

有人說,男人四十歲後對政治過於熱衷,表示他只剩一張嘴,事業無成。我的事業確實離我設定的目標還很遙遠,但以此做為不理會政治的藉口,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事業要衝,國家也要顧,我不想移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一輩子都是台灣人。正值壯年,健康顧好,培養實力。不再推拖,不論方法為何,都應該為自己的國家盡一份心力。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amtsai.org on August 18, 2019.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Hamish Clark on Unsplash

關於人生,我有好消息跟壞消息各一。

誰的人生不難?

壞消息先來,你的「人生好難」,這點無庸置疑。我知道,因為我的人生也不好過,我周遭許多朋友的人生也都不好過。即便那些一般人認定「含金湯匙」出生的朋友,對他的家庭有更深層認知後,我覺得他的人生比我還「難」。

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百分之百會遇到那些用盡手段要將你擊倒的黑暗勢力,他們集結一氣,輪流施暴,不讓你有喘氣的空間。當你氣力用盡才推倒眼前的魔王,準備迎向光明美麗的人生時,更強更兇惡的大魔王上場了,使出從來沒見過的新招式,從意想不到的角度對你迎頭痛擊。

這就是人生,人生真的好難。

他的人生比較簡單?

接下來是好消息。「人生好難」This is by design.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這麼設計的,沒有例外。你以為那些出生就過好日子的傢伙,他們面對的可能是能將你一招擊沉的「大魔王」,但他們撐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Alejandro Escamilla on Unsplash

JUCE 團隊在 2019 年初發出一份使用者問卷,官方公佈了調查結果以及分析。本文說明調查結果,以及由我的角度來看這份報告所代表的意義。

首先,官方的問卷調查把使用者以使用授權分成三類:Non-paying, Indies, Pros。

第一個問題是:

你拿 JUCE 做什麼?

由下圖可以看到,JUCE 較常被使用的的領域依然以音樂類型為大宗,跟第二名相比,差距甚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二個問題是:

你希望 JUCE 團隊將未來的開發重點放在哪一個面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ndie and Pro 授權用家最希望 GUI rendering performance 獲得改善。而免費用家(Non-paying)則比較重視文件以及教學資源。

文件以及教學資源缺乏一直是 JUCE 的痛,這一點讓新手很受傷,特別是 C++ 程式設計底子不穩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JUCE is a cross-platform C++ GUI framework

約莫 2014 年底,JUCE 當時的版本是 3.x,公司還沒被做樂器的 ROLI 收購。當時因應一個專案需求而評估開發框架時,無意間發現 JUCE 這個 C++ 跨平台開發框架。當時的需求是支援 Windows & macOS,而且編譯後的執行檔大小有 10MB 的限制。瞄了一下 Qt,好像有點難度;試了一下 JUCE,輕鬆達標。就決定是你了!

這決定看來輕鬆,但其實不容易。首先,談到跨平台 GUI 應用程式開發,Qt 是多數人的「首選」。Qt 給人的印象是,技術成熟、開發者社群廣大、文件豐富、參考資源不計其數(書、文章、影片、課程)。

跟 Qt 相比,JUCE 在台灣的能見度幾乎為零,除了官方的英文文件,以及少許的文章及 YouTube 影片外,學習資源少得可憐。再加上多數找得到的資源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過年回老家」不是我每年必備行程,但有時免不了遇到親戚(長輩或晚輩),多數時候我不知道我之於對方,正確的稱謂為何。

「有難題必有解方」是我輩工程師該有的態度。那天洗澡時,不小心熱水器的電池沒電,害我澡洗到一半還要光著身子跑到屋外換電池(老婆小孩都睡了,不好意思吵她們)。幸好當初買的是一包兩入裝的一號電池,櫃子裡還有一顆備用,不然氣溫二十度以下洗冷洗水澡,應該會瘋掉。

花五分鐘換好電池,飛也似地衝到澡間,熱水加持,好不舒服。突然間!我想到一個用 WorkFlowy 來解決稱謂問題的方法。為了不讓靈消失,我開始在起霧的鏡子上寫下解法……..喂!這是電影才有的情節啦。

總之,匆忙洗完澡便迫不急待地趕到電腦前,開始把腦中的點子用 WorkFlowy 記錄下來。首先,來談需求:

透過一個簡易的工具查詢親戚的長輩及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Kinga Cichewicz on Unsplash

「成功學」領域永遠不缺新成員,Mel Robbins 引起我注意的是她的《THE 5 SECOND RULE》。在底下的訪談中,她提到「五秒倒數起床法」靈感的由來以及這個看起來有點蠢的方法如何影響她的人生以及事業:

Mel Robbins and the 5 second rule

底下是「五秒倒數起床法」的簡述:

克服賴床的唯一方法是「別讓大腦主導」。所以,當鬧鐘響起時,開始倒數五秒,5.4.3.2.1,起床,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那個該死的床。

若超過五秒你還在床上,大腦會開始幫你找各種理由,說服你繼續留在床上,九成九,你會被說服。「再睡一會兒就好了」「管他的,今天又沒有什麼事」「九點晨會?沒關係,趕八點半那班車還來得及…」

人類大腦的設計是讓你過得「舒服」,所以上述理由再合理不過…如果你不打算「成功」。

人要成長,就要「離開舒適圈」強迫自己學習新技能,尋找新的挑戰。許多人的一天面對的第一個挑戰就是:不要賴床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還願》紅了,多個話題延燒。其中最火熱的話題跟一張「符」有關。

其實依據前作的表現,赤燭新作受期待的程度之高,不紅也難(是馬後炮 XD)。這次在強國人推波助瀾下,因為「政治不正確」引發的話題,讓網路從原本的「遊戲好恐怖」,變成了「政治好恐怖」,「政治使人盲目」。

因為「維尼」,中國經銷商、遊戲投資廠,還有中國直播主跟中國政府,合力抵制並禁了這個叫好又叫座的遊戲。

在台灣,同一事件,有人笑有人罵,有人憤憤不平,有人談笑風生,這就是健康多元社會的日常。面對不同的聲音,有智慧地處理「異」見,「他出石頭你出布」,提出己見,站穩立場,相互包容。

在中國,「房裡的大象」不能談也不敢談,說起別人家的言論自由,口沫橫飛,殊不知自己實實在在活在一個沒有自由,充滿恐懼的國家。

台灣,有人罵鬼島,有人讚美麗島,這也是一種多元。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Red Morley Hewitt on Unsplash

農曆年就要來了,這次連假九天。關於「農曆過年」,我的美好回憶只停留在小學時期,之後的過年回憶早以忘記。

小時候過年,我不是勤勞或很會做家事的小孩,長輩指揮打掃,照做就好。但我從來不知道,也對民間習俗沒興趣。所以,農曆初幾要做什麼事,只有長輩知道。事實上,我一直懷疑,這樣的習俗到了下一代,有多大的存活機率?

我討厭各種節慶。以前喜歡中秋節是因為可以用水鴛鴦炸水果、高射炮射水池、跟隔壁村打炮仗,現在這些都沒了,中秋變成「烤肉節」、「排隊節」、「發胖節」,無趣。

過年就是一種「很多事都不能做」的節日 — — 一堆禁忌。其實,人要有保有正能量,不只過年,天天都能說好話、做好事,心存正念。

我整理了一個清單,擺著農暦除夕開始,老祖宗交代每天要做的事:

  • https://workflowy.com/s/8230ec97803/wEy9VwcPPYCK2Eyb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samtsai.org on February 2, 2019.


我在 2000 年底退伍,那年陳水扁當選總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Fabian Grohs on Unsplash

當年學歷慘不忍睹,經驗全無。專業技能「玩電腦」的技術能力弱到想哭。一開始沉浸在退伍的喜悅中,心情不算太糟。但幾次工作面試碰壁後,漸漸萌生自卑感:「我在台北能找得到工作嗎?該不會要回老家當南亞作業員吧?」

還好「心理自我建設」做得還不錯,勇敢拒絕(理由是感覺對方不是真的需要我,只是基於同學校科系的學長身份)了專科學長提供的工作機會後,繼續面試了幾間資訊軟體公司。終於在農曆年前幾天收到回覆,確定找到工作,才鬆了一口氣。

當初是老闆(我的貴人)親自面試,一試就中。確定農曆年後上班,但提前吃尾牙。我就是在那時說出了「先乾為敬」自以為很帥氣,卻讓同事笑不攏嘴的經典台詞。沒想到這第一份工作,一待就是十三年。

當時起薪二萬八,跟在「師父」旁邊,接點細活,順便 …

About

I’m Sam

Developer | CTO of I³D Technology Inc. | Blog at https://samtsai.org | Newsletter: http://thecpp.news | WorkFlowy Tips: https://workflowy.tip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