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藍的大冒險 (Day 4, Paris) —無緣的墳墓博物館、 奧賽&橘園、熱情房東的煎餃

今天的計畫是先到地下墳墓博物館(就是有超級多人骨排在一起的那個)、接著奧賽跟橘園博物館、然後去廊街跟聖馬丁運河,但是出門前卻怎麼都提不起勁來,全身懶懶的感覺,吃完早餐在網路上訂了Valib單車一日券等下市區可以用,強迫自己出門,一到墳墓博物館門口就被嚇到了,不是被骨頭嚇到(門口什麼都沒有),而是被排隊的人潮嚇到,博物館座落在一個大約50m見方的街區中,滿滿排隊的人潮像貪食蛇打到分數很高的時候,排隊人潮尾巴快接到入口了,應該有上百人在這排隊吧,跟著人潮繞了一圈,除了人多之外,完全沒什麼前進的跡象,前兩天在聖母院排隊雖然很多人但是都持續在前進的狀況下大概10分鐘就可以進去了,評估了一下,放棄了,低頭開app找附近的單車租借點,開始騎單車到奧賽博物館.

對於看藝術品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總覺得來巴黎沒進去一家博物館有點怪,因此選了人不多的奧賽加橘園,門票16歐也還在負擔內,奧賽是以前的火車站改裝的,一進去就看到很宏偉的屋頂跟大時鐘,非常的氣派,沒目的的開始晃,看到馬勒的拾穗,剛好一個導遊在講解,他說其實拾穗這個行為是窮人在做的事情(當初窮人曬太陽膚色較深),在收割之後會有一些麥子掉下來,農民忙著收割也沒力氣去撿,因此附近的婦女就會趁這時候去撿,那個導遊說雖然是窮人,但是仍然有自己的自尊不會去偷收割好的麥子,而是慢慢地撿地上掉落的,導遊提了三次的尊嚴,看來這是畫作中的重要精神(或是他只是跳針),再來的大作就是梵谷的自畫像了,但意外發現梵谷旁邊的一種印象派點點畫很漂亮,乍看之下是正常的畫,但實際上卻充滿小時候側色盲的那種點點.

今天把前兩天剩下的紅白酒帶出門,想說要來帶去運河旁野餐,中午進博物館前就邊吃吐司邊把白酒喝掉,過沒多久原本的喉嚨痛跟流鼻水開始加重了,頭也開始昏沈,參觀完奧賽就想趕快回民宿,硬是撐到看完橘園的莫內後就直奔地鐵回去,這幾天坐地鐵的感覺是跟一般其他城市的也差不多,只要自己小心一點就好了,當地人也都把包包放在前面;回民宿睡了一下,熱情的房東做了晚餐給我吃,是煎餃!!雖然傍晚已經吃過東西了,但吃了好幾天的麵包舌頭無法抗拒誘惑,硬是吃了好幾顆,再次吃到東方食物的感覺真好~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Michael La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