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藍的大冒險 (Day 105, Bergama to Antalya, 430K+Bus) — 取得帳篷戰鬥力提升、幸運遇到同行單車朋友、自由的野外露營

從Bergama離開後,繼續選擇了直線的公路,想要快點抵達下個大城市Izmir,因為這個大城市有Decathlon可以買帳篷,前兩次的借宿經驗下來,讓我想要升級成真正的單車旅行者帶帳篷旅行,帶著這個決心騎上筆直的公路,也不在乎呼嘯而過的車輛了,因為有帳篷之後,我就可以擺脫公路隨意騎上想走的路,跟隨意住想住的地方了;隔天買到帳篷之後,感覺打怪取得武器升級了一樣開心,另外決定到終點Antalya把單車賣掉,因為如果在土耳其都一直爆胎(輪胎皮薄)跟上坡抽車(齒比差),帶公路車去南美應該是自殺吧,於是把打包單車的泡棉丟一丟,重整了一下行李,下了決定後感覺輕鬆多了.

筆直的公路
獲得帳篷~戰鬥力提升~

帶著帳篷,離開了公路,快到了傍晚時間,正想著要去哪展開我的第一次露營時,在海邊的路上遇到兩個單車旅行的朋友德國的Rene跟中國的Justin,實在是太開心了,第一次在土耳其路上遇到同是單車旅行的人,聊了一下之後,他們也準備要找今天的紮營的地方,就跟屁蟲黏上他們(畢竟我沒煮晚餐的器具,可以跟著他們搭伙,顆顆~);第一晚在海邊露營,原本期待沙灘旁浪漫的聽海浪聲的露營,事實上卻是獻給蚊子的祭品般被咬了幾十個包,不過可以自己煮晚餐吃,吃完邊喝茶聊天,有人可以一起露營還真是開心啊;他們兩個都是走超級路線的人,德國的Rene要走絲路從德國到中國,中國的Justin要環遊世界已經騎完美國跟歐洲要往亞洲前進,相比之下我這土耳其從北到南短短的1000k變得跟蝦米一樣.

幸運第一天決定露營就遇到同行的單車旅行朋友
第一次的單車露營(中間深綠色帳篷是我的),在海邊活人獻祭給蚊子吃到飽

接下來的一週就是跟著他們一起騎車,也一起去景點參觀,在Selcuk看Efes,景點算是不錯,但跟著他們一起走聊天喇賽,玩著把各自國家遊客的語言翻譯成英文的遊戲(德國跟中國遊客最多),似乎更開心,其中情侶邊走邊吵架最好笑;過兩天Justin離開往另一個方向走後,我就跟著Rene往東往我們的目標棉花堡Pamukkale前進.

Selcuk的Efes遺跡:前人的廁所,還可以跟隔壁分享腸胃的狀況
Selcuk的Efes遺跡:開闊的劇場,右前方是通往碼頭的大道

就這樣跟著Rene每天露營,住過剛收割的田裡(到好心農夫家洗熱水澡)、好心收留我們的大學生家、因為在小鎮連續爆胎睡在廢棄的餐廳門口(剛好是小鎮中心我們變成當地新聞大家都來看)、剛割完草的橄欖樹園(對草屑過敏差點氣喘發作)、廢棄的足球場跟加油站的停車場等,每天不用擔心騎到哪,慢慢的晃到傍晚找著紮營的地方,這種感覺真的很自由,晚上煮各種想吃的晚餐, 吃完晚餐Rene彈吉他兩人一起唱歌,躺在地上看星星聊天,快樂的幾天一下就過了;不過露營麻煩的就是洗澡跟洗衣服了,雖然每天都會擦澡,但還是不能洗頭,後來有天找到一個公園裡有水龍頭,在那舒爽的洗頭跟洗衣服(難怪遊民都要去公園);我也第一次在野外的田裡光著身體用寶特瓶洗澡,雖然有點冷跟怪,不過真的很有趣(如何把普通肥皂一秒變有機皂:肥皂掉在田裡黏上各種殘渣 ); 一天去旁邊的樹叢大便,蹲在地上的時候看到一隻蝸牛慢慢的爬,旁邊有一隻螞蟻快速的跑來跑去,突然覺得帶著帳篷的單車旅行,就像蝸牛一樣,帶著自己所有的家當,應該就是要慢慢的走,走到哪住到哪,走到哪吃到哪,如果還是像工作中的螞蟻一樣,忙碌著計畫行程快速地跑來跑去,那就變成背著殼的螞蟻了,這樣怎麼會開心呢?

開始連續爆胎,遇到Rene他們之後總共爆胎5次,其中有兩個小時爆3次,爆到想把車丟了
在各種地方露營
公園裡洗衣服,見識到露營洗衣神器,Oakley出品折疊水桶,用腳輕鬆洗衣服

除了露營之外,從公路上轉進小路裡,這段走在小鎮之間的道路是我在土耳其最喜歡的一段路,不會太多山路不用痛苦抽車,也不會完全沒有人煙補給方便,又方便找地方紮營.

土耳其鄉間道路,跟歐洲騎車找教堂屋頂一樣,看到尖尖清真寺塔就知道小鎮又要到了
土耳其鄉間道路
土耳其鄉間道路(正前方是某個山上的遺跡)
適逢土耳其選舉,路邊也是一堆傳單跟吵雜的宣傳車,請支持二號鬍子哥,當選後保證全國鋪設單車道

一路上跟別人講著我們要去棉花堡Pamukkale,講著講著似乎感覺這變成我們的終點一樣,到的時候感覺很興奮,棉花堡雪白的特殊地形也真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光腳跟著幾百個人踩著流動在白色石灰岩上的水,以前可能會覺得有點噁,現在…..幾天沒洗澡誰人比我噁~哈哈~(多搓了幾下腳底).

Pamukkale終於到了
雪白的石灰岩Pamukkale真的很漂亮

跟著Rene開心的度過了一個禮拜,一起經過很多事情,Rene可以說是我單車露營的老師了,一路上教我很多撇步,同是醫療背景也很多話題可以聊,還是到了要分開的時候了,在山上的某天因為身體不舒服決定最後一段山路坐巴士到Antalya,感傷的跟Rene在巴士站喝完最後一杯茶後相擁道別,謝謝他一個禮拜來的陪伴.

在1000m山上加油站旁露營,晚上只有8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