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藍的大冒險 (Day 91, Istanbul to Sursuluk, Ferry+130K) —土耳其浴初體驗、借宿小鎮醫院

在Istanbul市區騎了一小段到歐洲端新城區的碼頭,買了船票去Bursa,一小時四十分後就到海灣的另一端,下船後看著同船的乘客往客運站湧去,再次感受到單車旅行的自由,整好裝備便往Bursa市區前進,不過騎沒多久發現原本以為的30K輕鬆騎,其實是不斷出現的上坡,好奇的打開GPS手錶,發現在短短幾公里竟然從海平面上升到250m,喘吁吁地抵達Bursa市區,原本以為可以好好休息了,但入住的便宜“教師會館”竟然客滿,之前沒準備好這家旅館之外的選項,面對突如而來的狀況,手機又不能上網,在市區騎車亂晃找旅館的招牌,在一條巷子裡看到一家飯店,進去問一晚要價1100台幣是我每天預算的三倍!不過看在地點好應該可以把兩天行程縮短成一天,就住了下來了,看著飯店的房間,上次住這種飯店是在吉隆坡轉機延誤時才有的奢侈,打定決心明天開始要進入極度節約模式.

往Bursa的路上,像一高林口路段不斷上升的公路
Bursa市中心的大清真寺(UluCami, Ulu是大的意思),是少數寺裡有噴水池跟巨大阿拉伯文書法的清真寺
在背包客棧上爬文找到這個免費看蘇菲教派旋轉舞的地方,舞者真的轉了半小時都沒事的感覺

既然明天才要節約模式,就讓奢侈的今天再更享受一點吧,之前查的土耳其浴就在隔壁,吃完晚餐進去這棟有500年歷史的建築,“全套”服務要價550台幣,心一橫抽出鈔票付錢,換完衣服進去浴場,浴場裡有著挑高的圓頂天花板,正中央是八角形的大理石平台,等下大概就是準備躺在上面被人料理吧,沖完澡一個八字鬍大肚子大叔裸著上身,指示要我躺在八角形平台的一邊, 大叔先帶一個像微波爐手套一樣的東西,表面粗粗的,在我的身體上直接來回摩擦,雖然有一點點痛但是其實還蠻舒服(咦?),接著就是泡泡按摩,大叔用一個白色小布袋把肥皂丟進去之後,在小布袋裡吹幾口氣讓布袋脹起來,然後擠壓布袋產生很多的泡泡,把泡泡放到我身上的感覺很有趣,像是一隻巨大的蝸牛緩慢爬過的感覺,本來沒有期待多好的按摩,不過背部真的按的很不錯也很大力,可以感覺大叔真的很認真的在按,因為他按到都在喘息了,只有我們兩人的空曠挑高澡堂,配上半裸大叔低沈的喘息聲,雖然盡量想著人家是專業的,但還是難免覺得有點怪,按摩完坐在旁邊椅子上,大叔開始幫我洗頭,說是洗頭,還不如講把我頭當太極拳在練習,左搓右轉的,跟一般的理髮店洗頭實在差距太大了吧,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這種不同的怪招讓我很期待等下還有什麼,被指示再去沖完澡之後,明明我已經洗乾淨了,阿伯還是用臉盆往我臉上衝上來,一下沒防備耳朵進水了,沖了幾盆之後,就開始給我乾淨的毛巾讓我先自己換下身的毛巾,接著像包粽子一樣幫我綁上身體跟頭上的毛巾,就這樣走出去,再由外面的工作人員幫我擦頭跟身體,“全套”的土耳其浴就結束啦,整體來說有趣的成分大過享受,在人生待完成清單上的“洗過土耳其浴”的框框裡可以打上一個勾了.

躺在八角形大理石平台上洗土耳其浴 (照片引用自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3-11-06/0847228180.shtml)

隔天進入節約模式的開始,在公路上的路肩騎向下一過城市,沒多久迎來第一次爆胎,正逢中午先吃點東西再說吧,坐在公路旁的山溝看著高速開過的車,邊享用我的午餐,也用麵包屑餵餵附近的螞蟻,換完內胎繼續上路,傍晚抵達一個小鎮,準備開始我的第一次借宿大冒險,心想如果在熱情的土耳其都不能借宿成功,更何況接下來的旅程呢?但地圖上附近有家旅館想說先看一下價錢,沒想到到門口旅館竟然歇業了,在這荒廢的旅館後面看到一個逃生用的旋轉梯,可以通到一樓的陽台,爬上去看陽台剛好是可以放睡袋跟行李的大小,又可以離開地面晚上應該不會太冷,旁邊蠻偏僻也可以把車子藏起來,就當作是免費中最壞的打算吧,回頭往市區的路上,除了想買點水跟東西吃之外,另外在地圖上看到一個醫院,想說之前在醫院工作過,醫院裡有不少地方可以睡(值班室、倉庫、病床、甚至急診推床等等),可能是可以試試的地方,到達醫院之後,繞進去看車子可以停哪,沒想到在門口休息的護士就跟我揮手要我進去,真的不虧是熱情的土耳其啊,如果在台灣,應該大家就只會盯著看而已吧,把車暫時停在門口,雖然不知道護士要我進去幹嘛,就跟著他走到急診診間,一個坐著的有點年紀的阿姨醫生看起來就是這裡的老大了,旁邊或坐或站的幾個女護士,老大醫生沒抬起頭,只是沒表情的透過眼鏡上緣盯著我,帶我進門的護士跟老大醫生講了一下然後指著我,我便接著講說我之前在醫院工作過,現在在土耳其騎單車旅行,因為預算關係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在醫院的某的地方借住一晚,現場氣氛凝結了一下,旁邊的年輕女醫生用英文講話了,確認我只要待一個晚上後,老大醫生就說我可以在旁邊的花園露營,頓時鬆了一口氣,謝過老大醫生之後,跟著另一個護士到所謂旁邊的花園,有幾張戶外的木頭桌椅,選了一張在角落的桌子,就是我今晚睡覺的地方了.

第一次的爆胎,也是第一次在公路旁的山溝野餐
傍晚借宿的醫院,規模是家相當台灣地區醫院的小醫院
睡在醫院旁花園的木頭桌子上

安頓好東西被剛剛的女醫生叫過去,帶我到醫院餐廳吃免費的晚餐,晚餐是簡單的碗豆跟雞肉湯配麵包,女醫生剛開始相當於台灣醫學系畢業生下鄉服務的第一年,很有興趣的聽我旅遊的經歷,自己也有旅行甚至到美國工作的打算;吃完飯到廁所去乾洗一下,啊~有水有廁所就足夠了啊,比廢棄飯店的陽台好太多了,在廁所擦澡完拿出前幾天英國車友推薦買的明礬塊,按照他所說弄濕之後擦一擦腋下跟重點部位,果然真的就沒什麼臭味了(還是我心理作用?),晚上帶著電腦到醫院走廊打著日記,老大醫生經過看了我一眼,我笑著跟他打招呼,但是她還是面無表情飄過,不過沒多久就有人拿一杯茶給我,應該是老大醫生吩咐人拿來的吧,哈~真是開心,有趣的是醫院裡沒有攪拌棒,所以他們就拿了壓舌棒讓我攪拌著加糖的紅茶,用壓舌板攪拌著紅茶,拿著某種醫學會馬克杯的茶,坐在半夜的鄉下醫院走廊裡,似乎回到10年前在斗六軍醫院當兵的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

在醫院用壓舌棒攪拌加糖的土耳其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