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藍.碎碎念 — 腦內革命的一年

約莫去年的時候,開始進入App設計公司工作,抱持著重新學習的心態,兢兢業業的努力著,在公司擔任專案經理偏業務的職務,但總是擔心技不如人,念了一些書,參加了一些課程,希望能夠在這個領域找到適合自己,也喜歡的一個角色.

但過了一陣子,也許是老了看得事情多了,無法再用純粹的心情學習一個單純的領域,也許是看到了實務上的運作限制,也許一開始對設計的了解不夠多,也許是對於永遠都追不完的技法概念疲倦了,慢慢的,原本依著心中整理出抽象的詞彙 — “創造”,作為人生的新方向,要航向設計與數位的領域的計畫,卻開始慢慢的偏離航道.

撇開設計,先聊一個小插曲,但也是重要的一段,在面向內心的過程中,開始對一直在做的“商業”這件事,產生了質疑,有一天想著,如果可以決定不做醫療,那到底是為什麼我一定要做業務行銷方面的職位?這要回想當初踏入這一途的原因了,一方面是身上流著家中做生意的血脈,老爸要我奮發向上超越他的言論還猶言在耳,另一方面是大學時對某任前女友分手的對抗,對抗那她家裡說,只能嫁給醫生的這種老派社會現實宿命,分手的怒火燒了十幾年,燃料也燒得差不多了(每交一個女友燃料遞減,切~這男人當年還說嘴著啥真愛);而對於上一輩的期待,在這兩年也慢慢放下了,那老鼠輪一般的人生,賺更多花更多也炫耀更多的資本輪迴,也許不是我的菜,那到底,我是為啥要做這個職位勒?

一旦打開了這個思考的開關,瞬間好像回答了一些過去的現象,當時做業務心理上不適感,也不常記得過去業務時代的事情,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似乎因為內心深處的不認同,慢慢的把記憶刪掉了,總之,看清了對商業的態度之後,心裡放下一顆大石頭,也放下了那原本放不掉已經投資多年的沈默成本,開啟了一個全新面向的選擇,不過經過這麼多年的訓練,對商業一事基本的應對已經內化,作為暫時混口飯吃的技能還是可以的.

這行屍走肉的臭肥仔,還好後來有開始運動,不然到今天應該可以賽神豬了

那如果不是設計,也不是商業,那是什麼?試圖用力的往腦內更深處挖看看還有什麼不滿,結果挖到“自由”、“反資本主義”、“不安全感”等等錯綜複雜、又摸不著頭緒的感覺,但是越想也讓自己越陷入更深層的憂鬱與糾結,好像一個無政府狀態的機器,各種不同的想法與念頭,看到座上無人,都想要試圖爬上位來號令身體,萬一給哪個叛亂者上台就不妙了,後來決定先放下這些,趁放假的時候出門走走,有了前一次想破頭的經驗,深深覺得這種大問題,好像太用力想是沒有用的,放鬆一下,多看點書,讓心飄一下.

出去玩遇到了在宜蘭跟台東種田的朋友,體驗了一日收割鳳梨做鳳梨乾的日子,開始幻想著如果是我到鄉下種田的模樣,也再去了一次單車環島流浪,睡在小學跟廟裡,放空了兩週,就在從台東回程的火車上,突然發現我好像從來沒有好好的認真生活過,一直以來,都陷入的為自己前途打拼的目標導向中,即便去旅行,都是覺得去了可以想出未來工作方向的噁心商業目的而出發,尤其是看到下面這句話之後,更有所感….

旅行對我而言從來都不是目的,我也不認為旅行就能找到自己或自我時間什麼鬼屁話,人生的勇氣與熱情不會就在那一趟旅程找到,如果你無法改變現在的生活,如果你不願意現在為你自己做點什麼,旅行對你不過就是一場不願醒來的夢 ………..from《人生至少歐北來一次:這個島嶼教我的事》

一直都在以職業/職位思考的出發點,想著業務、行銷、醫療、創新、設計、數位…..,但是,都忘了一件事,到底要拿這些技能來做什麼事情勒(除了賺錢之外)?這時好像突然找到更深一層思考的入口,於是走下樓梯,把這扇門打開,但,裡面空無一物,我呆了,沒錯,如果我對生活無感,對於身邊的事物與世界沒有感覺的話,是不會有想法的,也是不會知道要拿社會上學到的技能來做什麼事情的,拿業務來幹麻?拿設計來用在哪?進入數位產業之後然後要幹麻?我癱在這個空無一物的思考樓層,想著,那要不要好好地過生活,把這層放一點東西進來如何?決定了,開始著手列清單,運動、飲食、居住議題、在地文化、真正的旅行……邊寫著開始露出淺淺的微笑,可以這麼開心嗎?沒問題嗎?管他的試看看吧~

另一個思想上的突破,是在唸了人類大命運之後,講出了我內心那些叛亂分子們的形成……

在我腦中總像是有許多忿忿不平的小地精,占滿我的心思,讓我害怕嘗試,最後造成失敗,但除了這些聲音之外,我究竟是誰?那些聲音有些是重複了社會的偏見、附和我們的歷史、傳達出我們的基因傳承

另外書中提到根據2002諾貝爾經濟學得主康納曼的研究,腦中至少有兩種自我:經驗自我跟敘事自我,經驗自我是每時每刻的意識,但沒有深刻的記憶力,不會說故事,敘事自我對時間無感,以選擇性的裁剪,把部分突出的經過,整理出一個故事,歸入記憶櫃裡

大多數人認同的都是自己的敘事自我,我們口中的我,講的是我們腦中的故事,而不是身體持續感覺到的當下體驗,我們認同自己的內心,想從生活的各種瘋狂混亂中理出道理,編織一套看來合理而一致的故事
經驗自我往往也強大到足以破壞敘事自我最完美的計畫,我可能在新年下定決心,要控制飲食,每天上健身房,這種偉大的決定是敘事自我的專利,只不過,過了一星期,經驗自我卻過來接手,訂了披薩,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from《人類大命運》

過去我一直活在敘事自我裡,一開始是業務的角色,再來是產品經理,最近是設計的角色,都是自己給自己下的定義,但一直忽視真正的經驗自我,那懶惰又無感的經驗自我,像是按下人生遙控器的快轉鍵一般,連走馬燈都還沒來得及存下來,敘事自我就匆匆忙忙的出場謝幕,寫下這齣劇的劇評.

如果說內心的我開著一艘船在腦海裡浮沈,東湧過來一道小浪,西吹過來一陣風,底下好像有道大洋流,就想腦補成一個人生的意義?豈不像中古世紀看到瀑布出水就覺得是聖母顯靈?即便在腦海中邊航行邊看著天上恆定的北斗七星,但這七顆星實際位置根本就沒關係,相差著幾萬光年,可能只是某個古人覺得他像勺子大家就信了

最後,得到了一個結論,似乎古老的禪修智慧可以解釋這件事 — “活在當下”,只有強化自己的經驗自我,讓經驗自我趨近於敘事自我,才能真正記住身體真實的反應,也才能真正的生活著

在腦海中的船上觀著這些浪、風、與潮水,體驗身為人類可以經驗的每一刻,吹著口哨開船向前行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