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 頹閱感 of <<好青年哲學讀本>>

<<七 . 遙遠的他>>
好青年荼毒室(2017)。《好青年哲學讀本》。香港:天窗出版。

這一章是關於「我如何確定他人的存在不只是感覺而事實上他人真的存在」的思考。
這的確是引人入勝的題目,但對於平民如我,還覺得有一點離地。於是我從這題目作起點,聯想起自己一個更深刻的體會。就說說兩個分別關於「洗碗」和「爭鮮」的故事。

洗碗

數年前爸爸過身後, 我經歷了漫長跟情緒病的我死佢活的戰鬥。家中剩下媽媽一個人,我心中自然有股動力想幫她分擔些甚麼。於是我開始嘗試搶奪一些家務,企圖在實質幫助或情感表達上也達到些甚麼。
當然,每次我都失敗而回。

在輔導的過程中,觸及跟媽媽的關係,我也分享了搶家務背後的想法。輔導員跟我說了一句話:「你怎樣知道幫她洗碗其實真的幫到她?可能你把她的事情也搶了來做,反而更令她不知道可以做甚麼。」頓時,我感到頭顱的右上方好像有一燈泡著了。

回想起來,「搶家務」其實也可能是從正在哭泣的人手中拿走拭淚的紙巾和讓他安靜的時間。

爭鮮

就在某個晚上,拿著這本書一個人到爭鮮解決吃東西這回事。

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老婆婆,應該有六、七十歲吧。我留意她的原因,是因為她吃得「十分積極」,甚至可以用進取(even aggressive)來形容。基本上當她的雷達掃瞄到目標時,便會整個人站起來,在目標進入其防空識別區前已伸手闖入我方領空作出攔截。甚至有一兩次當師傅爸爸剛生產了一胎三文魚刺身,她便在產房直接取用。五年前的我,心中的反應大概會是「遇到怪人」的感覺,然後開始提防她的豉油沾濕我剛入手的電子書閱讀器。

然而,我心裡本能地湧現一陣哀愁。是她很餓嗎?是她很久沒有吃過壽司嗎?她身體承受得了這些食物嗎?是在自暴自棄嗎?

就在這時候,我讀到第七章的這裡。

明明老婆婆就很開心很享受的在吃日本菜,而且有很多她喜歡的選擇,而且坐旁邊的後生仔完全沒有動機跟她競爭,甚至沒有要吃東西的意欲。

其實,我永遠無法知道在媽媽或老婆婆心中,她們最真實的那個版本是怎樣。就像是溫哥華街頭的一些流浪漢族群,外觀看似缺乏,但在福利完善的太美好的社會中,可能他們更需要的是眼看不見的東西。

這的確是個困擾,因為萬一我猜不中她們心中的版本,可能我就會錯過了令事情變好或不變更差的機會。
- 完美主義者 or我

此時,我讀到關於懷疑論,也首次接觸關於哲學家胡塞爾的主張,突然喜出望外。

意外收獲

基督信仰其中一個令人迷思的點是,我們號稱相信絕對真理,但對此所謂「絕對真理」卻不完全掌握,甚至確信不能百分百完全掌握。作為一個「人」可以跟「上帝」互動的信仰,信徒怎也總得探索一些方法、方向或進路去塑造出一個關於「上帝」的參考點。

我們先放下「以色列人趁摩西上西乃山領取十誡時自行以自己的方法創造上帝」這陰影,而實際地思考作為信徒,你總得要有些東西是「肯定/大致肯定的」, 信仰才可行。這時候內在的爭戰便開始了。同一本聖經,出自建制和民主派信徒,可以有南轅北轍的「領受」;性傾向可以是罪,同時說謊或崇拜亂唱詩卻可以包容 ...

困擾我的是,那麼「真正的上帝」或我們所擁護的「真理」是甚麼?在哪裡?
是人說了算?是一句「上帝感動我」大過天?還是怎樣?

我不確定這能否跟此章中的懷疑論者拉上一絲絲一點點的關係,然而文中介紹胡塞爾對懷疑論的回應,竟然意外地令我看到一條出路。

門徒,甚或當時的普通人,怎樣知道耶穌是基督?這當然不是胡塞爾的例子,但他的看法大概會是「最後還是得靠經驗」。不論是人類文明發展或是信仰歷程中,我們都一直以新的經歷推倒之前的經驗。參考書中的例子「怎麼知道地球是圓而不是平的?」,就是說明直到有第一個人親身經驗環繞地球一周前, 我們也無法驗證「地球是平的」到底是真理還是「太有感動」。作為四歲便上主日學的小朋友,我絕對試過放聖經在床頭防止怪獸來襲。但這習慣只維持了一陣子,尤其是當我繼續經驗信仰的內容。

關鍵是,無論傾向經驗或所謂絕對真理,最重要是不要滿足駐足於現況,反而要不斷繼續經驗,以經歷察驗相信的真理。(察驗真理這回事是否又要寫一篇)

經驗 vs 真理/理性, 我寫出來也覺得怪怪的。但這的確是不少人信仰中很常出現的掙扎。大概懷疑論與胡塞爾的對話中,給我的啟發並不是「那我們還是相信經驗吧」。反之,在華人教會界文化中成長下,「經驗」看來被打壓得太要緊。以致偶有發生切身的感受也不及隨風飄來一張奮興會傳單的「印證」。這也許是時代的歷程或鐘擺效應,當超過一半信徒也不再信基督復活時,鐘擺可能又會靠向「理」多一點。
好吧好吧,我不把經驗和理放在一起談了。

最後還是信__?

在不把上帝成為卸責對象的前提下,我們有多信上帝?這是一次我在短宣中反省的問題。我是否信得過上帝能掌管超越人類的愚昧、官僚、好心做壞事、一廂情願?我是否信得過「自己get 錯上帝旨意的可能」不會把我與上帝隔絕?

本章的結尾大概說,你就算把別人殺了,也不可能改變別人的心(更遑論摸清哪一個版本)。

你要問的,是你怎樣去愛人。 (頁129)

#好青年哲學讀本 #頹閱感

好青年荼毒室(2017)。《好青年哲學讀本》。香港:天窗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