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 七喜廚房 - 剩食的華麗舞台(下篇)

圖源:ETtoday旅遊雲(ETtoday餓勢力)

❤ 貼心提醒:文長,慎入。

初探環境:濃烈的意念,體現在每個角落

那天抵達《七喜廚房》後,我先在店的對面停好機車並整理儀容,此時就聽到《七喜廚房》傳來陣陣的狂笑聲,原來是七喜姊、一名員工以及當天駐點的占卜師。我踏入店,表明了一下身分、簡單聊了幾句後,就開始像個好奇寶寶,內外探索;也像個觀光客,東拍西拍。

《七喜廚房》店門前設有 TNVR 流浪貓等候倚
《七喜廚房》的店門口,門板上放著各式各樣的的傳單或刊物,都跟社會議題息息相關。
《七喜廚房》 提供弱勢族群販售社創商品(玉蘭花行動沙龍),讓街賣者自力更生、改善生活。
《七喜廚房》 提供弱勢族群販售社創商品(玉蘭花行動沙龍),讓街賣者自力更生、改善生活。
《七喜廚房》經營理念中的「勞力換食」,非常有趣!
《七喜廚房》的 TNVR 等候倚概念,提供流浪貓的誘捕、結紮、疫苗注射以及開放認養。
《七喜廚房》店內牆上的巨幅繪圖,反映了人類與環境間生態失衡的寫照。

採訪記錄:久久難以平息的驚艷與悸動

楊七喜(筆者攝於《七喜廚房》

{ 問 } 一開始,我們會先閒聊一些軟性話題,例如:為何獨鍾於印度咖哩?如何與剩食結緣?

七喜說,她在旅行中認識了某位朋友,因此開始接觸了印度咖哩;而她選擇了咖哩作為社會企業的一個藥引,確實是有幾分道理:

1. 咖哩香料裡的薑黃素對人們的健康有益、也讓精神非常好!
2. 一次可大量烹煮、分裝保存,不易造成食物浪費。
3. 印度主廚把關、道地的咖哩味道。
4. 親和的平民定價

熱愛學習新知的七喜,平常都會看 TED 演講與 科學人 雜誌,自然而然知曉了有關剩食方面的議題,對她來說,這件事情比賺錢還重要,即使無法回收成本、負債持續飆升,依然擇善固執。


{ 問 } 雖然「共享剩食」的出發點非常好,但台灣人長久對於剩食的負面觀感,導致目前還停留在錯誤的印象,例如:沒人吃的東西、廚餘(ㄆㄨㄣ)等;因此,在推廣的過程中,曾遇過哪些阻礙或挫折呢?

七喜說,基本上,會來這裡的人,都是「認同」《七喜廚房》理念的人;而過去經歷過多次創業的她,認為這不是個挫折,而是個「過程」。因此,端看自己如何定義挫折?反倒是她常被客人鼓舞,而繼續努力向前進。

至於長期徵求主廚、食客的難題,只是個「需要被解決的問題」;而她的方式,就是不斷地傾聽顧客們的聲音,然後快速的做調整與改善。(敏捷式的精神?XD)


{ 問 } 今年(2016)的三月營運迄今,什麼是創業最重要的事情?

七喜眼中的「創業」,有別於時下年輕人的認知,她說:

創業對我來說,是創造一個新的行業!
然後,很多人因為這個新的行業而能得到溫飽。

接著,七喜開始回顧她從小到大的人生歷程,從 13 歲開始當網頁設計師、到19 歲開個人設計工作室。

當時的她原本想開店,但卻毫無頭緒。於是, 她決定先去看看社會上的各個階層的人在想些什麼?因此,經歷了古董拍賣、百貨公司、夜市、大賣場、傳直銷、保險業、餐飲業以及設計公司等二十餘份工作,有意識的去最前端的工作環境,看看人們的樣貌、人們在想什麼?又做了些什麼?

瞭解這個世界的人,就可以瞭解這個世界的輪廓;
瞭解這個世界的輪廓,就可以掌握了世界的脈動;
掌握了世界的脈動,就可以知道這個世界需要什麼。

後來,這些經驗才陸續運用到她的生活之中;而 26 歲生了一場大病後,她堅定地告訴自己,是該創業的時候,不必再等了!

她看到許多也想創業的人,一直卡在還沒「準備好」因此裹足不前;但她認為,永遠不可能準備足夠,只要有 60 分就可以捲起袖子弄髒了! 問題都是在你創業之後才會開始遇到,而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承擔失敗的心理準備,才是創業者必須具備的基本覺悟。


{ 問 } 剛剛您提到了許多創業上的想法,那麼,您如何定義社會企業呢?

七喜說:

社會企業不同於非營利組織,它具備第一使命跟第二使命,它所創造出來的商品不應與公益團體混淆。社會企業應「先以產品來吸引人,再以產品價值去感染人」,而產品背後的理念,不以營利為目的但卻兩者併行。
然而,以幫助弱勢為基礎,所創造出來的商品必須「對消費者付同樣的責任」,因此,相對一般企業與非營利組織來說,社會企業應為更為嚴苛的企業體!

七喜也有提到,會踏入社會企業,其實與她的母親息息相關。她母親是第二屆的世聯會總幹事(全名:世界聯合動物保護協會),透過身教,從小帶著七喜到處餵養流浪狗,於是這份種子,深深地埋進幼小的七喜心田。

七喜在生病時,曾去看過一場設計展,那時啟發了她對「改良街頭銷售」的想法;後來參加反核大遊行時,貸款了 5 萬元做了 3000 份的反核紙膠帶(諧音:核止),因此,從第一卷紙膠帶開始超展開,最後,找了台灣的廠商做客製化、並開發各式各樣的行動商品,應用於玉蘭花行動沙龍的企劃。

玉蘭花行動沙龍的概念:

一台車後面設有改裝的箱子,打開後是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商品、或台中的生活感地圖,玲瑯滿目的商品,可以誘發多樣購買。而在挑選的過程中,顧客與挑選的議題開始「對話」,例如:多元成家、六色彩虹或海洋議題等。

這樣的模式下,為何取名為行動沙龍而不是販售紙盒呢?因為七喜想傳達某些的議題,透過消費者的購買支持,去幫助到背後串聯的藝術家(串聯全台灣 10 ~ 15 個住宿點),讓藝術家開發 1 ~ 2 件商品來換取免費住宿,而玉蘭花行動沙龍則負責販售。如此一來,商品不斷推陳出新、也刺激了消費者持續購買的意願。

一路走來,七喜發現到國際議題的社會商品,更具能見度與銷售力;因此,七喜計畫將台灣所設計的社運商品推往國外,讓世界看到台灣!


{ 問 } 從以前到現在,什麼樣的動力驅使妳一直做這些事情呢?

驅使七喜的動力,是路上那些令人掉淚的人事物(例如:收撿便當的伯伯或婆婆、流浪貓狗等),她一直反思為什們世界會變成這樣?於是,她試著去改善現況,即使不一定能完全解決,但可以成為一位推手,幫助這些弱勢族群去發聲;或把企劃交給各式各樣負責的人去執行。

我目前負債 200 多萬,設定的停損點是 300 萬,就時候會開始賺錢還債,還完後,再繼續做想做的事情。
我的座右銘是:「不要放棄,就不會失敗。」

當生活上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情,都是七喜的動力來源,心中的那股憤怒會驅動她去解決,因此,信念一直持續不斷地加強、滾動、向前。

《七喜廚房》這個人潮流動的空間裡,常常有想創業的年輕人登門諮詢,她認為,若因親友的反對而畏縮,不但表示信念還不夠堅強,也顯現想做這件事情的價值還沒有遠遠超越自己。因此,創業前的三個自問題:

「你有沒有失敗的能力?」
「你有沒有失敗的決心?」
「你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但也有些人會卡在經濟的因素而裹足不前,但正因台灣的經濟能力無法解決社會問題,所以,你才會想去做這些事情,不是嗎?

七喜說,提供這樣的空間,是想找回人跟人之間彼此依賴的能力。很多人說沒錢無法做事,但她認為沒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有方法(例如:宣傳、資源)《七喜廚房》也提供食宿,讓大家可以專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七喜也想去 印度繡村 幫助那邊的女孩子,以成立社會企業的方式,去輔導她們做些東西運回台灣來賣,她朋友就問說:

「妳有被強暴的心理準備嗎?」

七喜雖然身為單身女性,但仔細思量後,她說:

「我可以!」

實在是太令人欽佩的堅強意念!(肅然起敬)


{ 問 } 對於年輕人的不足之處,具備豐富創業經驗的您如何去幫助他們?

除了「理念」,七喜也會從不同的面向來看,到底有沒有達到至少 80% 的吸引力?品質是否做到是 OK 的?如有,那就會具備了「兩至三個亮點」

例如,衣櫥醫生(直播影片:自由小屋遇見衣櫥醫生)就是一個 100% 以理念吸引人,它讓你的衣櫥重新搭配(衣服再生),加上個人的行動力,已經具備一個社會主義本身所成形的大亮點。

接著她會講述「如何發展」以及「短中長期」的實際作法,例如:短期目標就是累積人氣、還包括如何經營粉絲頁?如何演講?招募志工?盤點現有資源?要試著去超越、透支現在 20% 的能力,漸漸地能力就會增加。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十足的誠意」。去了解購買你產品的消費者們真正的需求到底是什麼?在你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盡量去滿足他們,而他們拿到商品之後,得到的是什麼?

你想要幫助的弱勢,在你的循環之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們在感受上是舒服的嗎?還是他們是有「被給予」的感覺?你是用什麼樣的角度?是基於平等?還是一廂情願的覺得他們需要這些?


{ 問 } 您在年輕人身上看到哪些問題或不足之處?可以多告訴我們一些嗎?

第一步:盤點目前手上擁有的資源
第二步:設定短、中、長期的目標

七喜協助年輕人建立邏輯的框架,接下來的細節,仍須仰賴他們自己去發掘。在每個階段,都要停下回頭審視一次資源,心存感恩並穩固顧客關係。創業是持續向前、進化以及不斷接受新思想,所以才有下一個新的目標。


{ 問 } 年輕人通常只有 idea,如何解決人力不足或思考未深的問題呢?

譬如年輕人有個 idea,可先將執行計畫給七喜過目,她會先問對方未來發展的想像是如何?目標族群是誰?接著她會開始建議有什麼資源可供詢問。

七喜也發現, 年輕人很容易「怕麻煩」,但這世界上就是沒有輕易的事情!

所謂的「麻煩」,也是只是它被拆解下來的步驟比較多而已。

「實際」是普遍年輕人比較容易犯的通病,夢想很大,但卻未曾想過眼前需要的資源要怎麼去獲得。

這就跟人生經驗跟解決能力是有關係的,如未嘗試去踏出舒適圈,就不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經驗、也不會有解決問題能力,這些跟平常自我訓練的方式或接觸過的技能是有關係的。

如果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就從詢問開始,再去搜尋相關資料;不然,就直接到有興趣的公司上班,接觸職場是最快的方式。因為在最前端,只要有思辨、觀察以及邏輯的能力,這些都是為自己的未來(創業)做準備。


最後,七喜談及了她對「教育」的看法。

台灣的盲點是,先要求學生去學習一些技能,卻未解釋有什麼用途?但是德國或其他國家並非如此,他們會讓你在適當的年紀(例如:14 或 16 歲),讓你瞭解哪些工作會需要怎樣的技能,並提供進去職場學習的機會。最近流行一種很棒的主題式學習教育,就是把相關聯的科目做組合,非常推崇!

台灣的教育就是成績第一,而不會去重視實際的生活以及跟人相處的能力。很多人仍活在小確幸裡,尚未察覺年輕人的國際觀不足、競爭力也驟降。

一個大環境的教育體系應以年輕人創業而準備,如我們可以在十八歲以前把教育翻轉成是一個:「解決問題、培養獨立生活能力,以及跟人建立關係能力的一個教育方式」,培養出來的年輕人的競爭力才會大幅提昇!

然而,想給我們下一代什麼樣的風景?想要傳承給他們什麼?這都是必須開始去啟動之前,必須去思考的高度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