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包子,上海,第十一日(7/04)

又回到了上課日,雖然是下午才開始上課,不過還真的不太想上課…還沈浸在玩樂的氣氛裡。不過想想這門課我也是挺有興趣的,所以還是去了。

今天從民族主義在德國(普魯士)的發展開始談,這兒的民族主義發展的方式倒是和英法有很大的不同。德意志長期處於破碎的狀態,一直遭受鄰近國家,尤其是法蘭西的攻擊,所以,甚至可以說有很大一部分的民族主義至針對對法蘭西人的仇恨而起的。

從馬丁路德到後來的許多哲學家、思想家,都曾或多或少提及對於法蘭西/猶太人的仇恨,甚至有一種叫人民要團結起來讓法蘭西人下地獄的感覺,從此,也可以看出德國民族主義的基調:團結起來,放棄對於個人公民權的強調,團結一致對外,爭取日耳曼民族整體的自由,而非個人的自由。

甚至有很多人強調的是日耳曼民族的優越性,或是日耳曼民族承攬了人類的希望,必須奮起,團結起來,擔任文化的創造者這樣的說法。把說話的人名字遮起來,多多少少都有種希特勒在說話的感覺。

德國統一之後,國力變得強大,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那這樣子的德意志崛起,是否證明原生的族群紐帶有強大的凝聚力呢?

對於這點,在班上掀起了熱烈的討論。有些人認為確實有強大凝聚力,也有些人認為之所以強大,並不是因為族群紐帶的緣故,或許是因為在對的時間,發生了對的事情,導致德國快速強大。

這是一段蠻豐富的討論,同學們用美國、北韓等等例子來試圖說明自己的論點,也有從不同的觀點切入,或者是自己上百度搜尋的結果等等,看到大家發言踴躍,我也參了一腳。不過有趣的事,在這樣子的討論之中,也有人連結到中國本身的狀況,在中共的前三十年裡,民族主義的呼聲是相當大的,可是反而是在改革開放後,最近這三十年才能說是真正的強大了起來,這時反而民族主義的色彩稍微沒有那麼濃厚?這時候同學倒是一面倒的支持資本主義在中國的發展,認為資本主義可以有效的激勵人民為了獲得更多利益而努力,不像是共產主義時大家都沒有意願努力。

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似曾相識呢?

台灣跟中國,這時候卻又是那麼的一致。

今天的討論蠻豐富的,還討論了一個問題:

對於強調共同的文化資產、血緣紐帶等等的愛國主義說法,跟強調愛國情懷是來自於在這片土地上人與人,團體與團體之間互動的紐帶這兩種說法,你覺得哪一種比較能說服你?

大家多半說後者比較可以說服人,可是偏偏我覺得後者的說法有嚴重的缺陷,自己不能成立。不過大家似乎比較偏好解構前者的這種說法吧,其實在很多方面上,我也是偏好解構的說法,可是偏偏這種結構後面又附帶了這麼武斷的判斷,那就會出現邏輯上的問題了吧。

下課了,但是還有些同學在那兒討論。我聽他們在討論的是蘇聯的節體,我想這部份才是和台灣學生相比,他們多出來的知識吧,我就只知道戈爾巴喬夫(戈巴契夫)跟赫魯曉夫(赫魯雪夫),他們顯然比我們知道的更多,之後上到蘇聯時我一定要好好聽他們的想法。

今天的學習,讓我感受到了課堂上的活力,並且參與其中。但是作為一個自負的人,我覺得比起他們,我也是有我自己特別的視野,希望可以跟他們交流X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