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包子,上海,第十二日(7/05)

來到龍柏新村,

走過條條街道,

看著這兒賣著台灣熟悉的食材,

開著台灣常見的咖啡廳。

一切是那麼的熟悉,

又是那麼的陌生。

穿過上海的住房狀況,

踩過寫有「滬」字的車牌,

路過高級的貴族學校,

一下卻又飛到了台商的小學,

搭著長榮回到台北。

抓著名為血的紐帶,

踏入了韓國以肉為名的祭場,

飲著青島的流泉,

撕著高麗和上海混合的血肉,

配著舌頭一起咬。

有一群東方來的旅客,

曾打算在此待下。

但是無情的暴雨,

把他們吹回了家。

又有一批東方人想來,

來吧,但是不需要忘記你的故鄉。

異國的口音轉瞬即逝,

但是外地的精神卻像黴菌一樣,

在你的腳底深深種下。

在各個王國都是這樣,

能夠變形的薩滿最得國王的寵愛,

得以替國王

把腳放在子民的背上。

而這裡的國王才登基不久呢。

註:這是一次不知道何時才會再有的聚會。

以下廢圖XD

這是一間叫suki家的店,這裡的人到底是吃了誰的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