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身體視為最重要主題

去年跟前任男友分手之後,我一直無法真心接受這個事實,常常還是去煩他。我走不出來舊情,他對我則有照顧家人之義,所以也就耐著性子陪我。兩個月前,有一次又傳訊纏著他聊天,他回說,如果靜不下心,就去運動,於是我開始騎單車。第一天,從板橋騎到八里再回家,四十公里的路讓我淺嚐長時間騎車的快感,於是上癮。從此,週間晚上去騎三四十公里,週末則去騎個五十一百公里。

漸漸地,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體上--運動時感受自己的身體、運動後觀看自己的身體。

過去,思想、言論與行動之間,於我,會有輕重緩急的比較,哪一個擺第一名,每個階段不同,而身體則遠遜於前三者。但是,隨著運動,隨著觀看自己,身體被擺在最前面,思想、言論、行動反倒拋在腦後了。

接著,沒有特別規劃和預期,卻如此順理成章,這個把身體移到生活中心的過程,下一步就是犬化。

兩週前,朋友在群組裡聊到BDSM,我私底下問他,能不能收我。提出要求時,我並不預設自己是主、是奴,甚至打算,先當奴來學習,再慢慢轉型為主。沒想到,從遠距離調教到第一次見面,我很快發覺自己是百分之百的犬奴。而這位朋友,也成為我的主人。

兩週以來,我觀察自己的欲望。最核心的似乎是服從。只要被命令,就會興奮,羞辱也好,操練也好,禁慾也好,裸露也好,都會有很強的反應。剃毛也好、跪下也好,都毫無抗拒。其次是暴露,期待被注視,被主人、甚至被更多人注視。自拍照越拍越多,除了取悅主人,也試著找地方貼、找人分享。

不過這些自我紀錄和剖析要先暫停了。現在是兩週大的幼齡犬,應該是成長的時刻。用運動和調教來長成壯壯成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