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高概念小說

容我用很粗糙、很簡化、很武斷卻又很籠統地描述一下我最近的工作焦慮。

假設,把閱讀書籍所得到的收穫,分為事實(或八卦或其他看起來像事實的東西)、知識(或秘訣或其他看起來像知識的東西)、情感(或情緒或情結)、想像四種。在書籍這個媒介上,前三者大興其道,想像的市場則越來越蕭條。

在科普、報導文學、散文、詩集這幾種過去被認為是票房毒藥而現在都得到了一定程度基本盤的同時,小說這種想像的文字載體,卻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特別是,小說裡,缺乏與現實的議題連結也缺乏撩動人心的文字魅力也缺乏或深或淺的理論基礎而只會平鋪直敘講故事的那些作品,就更是乏人問津了。

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小說。

借用另一個字眼來換個角度說,高概念。高概念其實有好幾個不同面向,我這裡只用其中一種,簡單的說,高概念就是:用少少幾句話就可以講到讓人聽懂是整個故事在幹嘛。

高概念曾經是吸引力的代名詞,但是,它已經不再無往不利了,現在,細節才是關鍵。

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高概念的小說。

以上這些說法很粗糙、很簡化、很武斷卻又很籠統,卻讓我每天都糾結個沒完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