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不到的安全感

── 社會冷酷無情,青年不敢踏入婚姻

Min
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 圖/博客來

多數年近三十的親戚朋友未婚,究竟為何這些人不願踏入婚姻?有人說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打著不婚主義的旗幟;有人找不到適合的對象,可能是感情路不順遂;有人說得努力多賺點錢才有資本結婚,擔心沒有錢養家。

最近聽聞幾對準備結婚的情侶,皆是因為擁有了小孩,不得不在計畫之外的時候,踏入家庭。總感覺結婚是一種意外,而不是因為兩人在一起的契合、或情侶之間的濃情密意而選擇婚姻,究竟是什麼讓青年對婚姻猶豫、懼怕?

日本家庭社會學權威山田昌弘在此本書中解釋日本結婚率低落的狀況,希望能透過這本書為借鏡,探討年輕人不願踏入婚姻的原因,再回頭看看台灣是否為同樣的境況。

社會對青年無情

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到1990年代中期,經濟高度成長,青年尋求工作容易、薪資待遇佳,企業的員工福利也不少,因此青年階層成為社會中的強勢。政府為了使青年能無後顧之憂的工作,設立的福利政策便以如何讓高齡者不依賴子女為目標,使老人能夠生活。

然而1997年亞洲爆發經融危機,年輕世代失業人口上升,且隨著時序變換,當年的青年也成為中老年人時,青年已不再是經濟強勢的族群,但社會資源仍被老年人獨佔,青年因而被漠視、成為弱勢的一群,依靠原生家庭的寄居族出現。

怎樣可以結婚?

在年輕世代條件佳時,結婚並非一件困難的事情,只要有工作、有薪水就有結婚的本錢,女性也多選擇薪水穩定的對象進入家庭。到了現在,工作為派遣工或失業的年輕人變多,他們連自己獨立生活的本錢都沒有,何況結婚?

前面提到的都為男性的工作狀況,女性呢?其實日本女性在1980年代曾受到歐美女性主義運動的影響,嚮往女性經濟獨立自主,1985年時又因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通過,使此時投入職場的女性增加,不過投入職場的女性多為未婚者,且工作型態屬於非正規雇用者。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企業為了度過難關,大量未婚女性被解雇,造成女性對經濟自主的不安感更加強烈。2011年311地震時,女性更加的不安於未婚、經濟獨立的狀況,使得現今日本女性依然無法完全走出家庭。

根據作者引用的民調顯示,以成為專職家庭主婦為志向的二十世代年輕女性人數增加,且他們認為婚後使用丈夫的錢為理所當然,但因為1997年以後,年輕男性的收入低下,使女性不敢投入婚姻。

年輕世代在工作與家庭都無法滿足的狀況下,使得能得到正職工作、能進入婚姻的人,一旦得到後就不輕易放手,如被公司以不正常的雇傭關係對待、被家暴時都不願意離開;什麼都得不到的人便會以其他方式尋求安慰,如虛擬的網路世界、提供情感的女僕咖啡店、養寵物等。

找不到人結婚

聯誼活動的出現,據調查發現,現今未婚的人在不做任何努力之下,一年後結婚的機率在5%以下,但若加入婚姻介紹所,機率將會提升到10%。因此若不為了結婚努力,能結婚的機率極為低落。現金的年輕人被迫在求職和脫離單身上付出,但卻很有可能得不到回報。

且根據民調發現,現今年輕人對有無交往對象愈來愈不在意。據民調,18–19歲的男性無異性友人的比例有69.9%、女性有59.8%,沒有和異性交往意願的男性有34.7%、女性有33%。會有這樣的狀況有幾種推論,其中一項推論為因為電腦網路二次元空間、女僕咖啡廳OR偶像、風俗產業盛行,使得是否有另一半變得不太重要,因為人們能夠過其他管道獲得滿足。

這些現象使寵物家族成員化的現象出現、使無緣死(獨居者死去無人知曉)比例提高、對環境不安的年輕世代增加,間接對日本社會的穩定度產生影響。

作者分析年輕人不踏入社會的原因,不只講述現今工作薪資的問題,更從日本戰後的歷史發展講起,著實令人耳目一新。由於是作者浸淫家庭社會學多年累積下來的觀察,因此多為個人角度的推斷,在資料與數據的引用、推論過程較無著墨,使得有些原因和結論讓人半信半疑。

【基本資料】
書名: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 — — 青貧浪潮與家庭崩壞,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
作者:山田昌弘
譯者:方瑜
出版社: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