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

老人躺在床上,兩眼無神看著床邊一束束不知所措的木頭人。他或許不記得剛才那混亂的一切是怎麼回事,或是胃袋是否曾出現一陣翻攪,也可能感覺不到嘴邊緩緩流下的唾液。從他模糊的視線與聲線他感覺到他們開始喊他的名字,似乎想試試他是否還有意識;但他並非每聲呼喚都想回應。昔日叛逆的大兒子開了口,輕聲問老父親要不要坐他的車去醫院。老人並沒有回答,他還在賭氣。他好像想起了幾年前兒子的驕傲與輕蔑,理直氣壯向著他大聲說話,即使他知道兒子只是想阻止自己犯錯。他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他想,我沒有錯,為什麼要承認呢。他常常在樓上的小房間裡,聽見兒子也是用這一套訓斥孩子的。還不是我這一套。

兒子和兒子的兒子將他抱了起來,送往另一個充滿藥水味的房間。他閉上眼,眼角閃著一絲淚痕。這是他堅定卻微弱的抗議。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Miss Triviaholic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