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3

今天開始練習抬頭挺胸。其實也沒有什麼多浪漫的原因,就只是覺得體態不對了需要調整,早就該做的事情。試著讓眼睛直視前方而不是腳尖,對我來說要擺脫這個習慣好像有點困難。

因為這幾天來都跟自己相處,不太與人面對面對話,所以有點忘記說話的感覺,連剛剛講電話時都被自己的聲音嚇到。本來最近就有打算封印自己的念頭,外頭的狂風暴雨讓我將這件事執行得更加徹底。待在房間裡把窗簾拉起來,開燈就是白天,燈滅就是黑夜,肚子餓了就吃東西,覺得空虛就讀書或看影片。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可以這樣決定自己的生活。

當心靜下來的時候,即使心情不好,狀況也不會變得太差。對於周遭的一切似乎不再那麼散漫,開始有意識地感覺自己正在做哪些事。因為只有自己,所以能夠正視因為任性而胡亂對自己下的指令。

但是我並不想阻撓這一切。我只想感受。靜靜地等待毀滅也是一種作為。

我將自己放倒在一個平面上,看著亂七八糟的情緒跟妄想在我的上空竄動衝撞。像電流一樣,或者是像我想像的電流一樣,彩虹般的電流茲茲作響,迸出火花。每一條都漂亮,但我無法、也不想伸手去抓。

我還在煩惱,但學著不去擔心。我在等。等到我們都累了,答案就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