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的堕落

号称是经济学家的何清涟女士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本《现代化的陷阱》,获得海内外关注。之后据说是因为这本书受到迫害被政府监控,于是流亡到了美国,成了一名异议作家,并长期担任美国之音时事评论员。赴美后她还写过一本关于中国网络审查的书叫《雾锁中国》。很显然,何清涟本人来美国也是通过申请政治庇护获得难民身份而留下来的。

Trump竞选和当选以来,何在推特上热情歌颂Trump的各项政策,赞扬Trump禁穆令,反对欧洲“白左”福利制度,反政治正确,反女权,说民主党和左媒耍手段遮蔽真相,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2017年2月18日Trump在佛罗里达演说的时候说,你知道瑞典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天哪,谁能想到是瑞典,因为它们接收了很多难民,他们现在出了以前无法想象的问题。后来瑞典使馆要求美国国务院解释,说瑞典昨天没发生什么事啊。trump说他是因为看了一个foxnews的访谈节目。

“You look at what’s happening last night in Sweden,” Trump said. “Sweden. Who would believe this? Sweden. They took in large numbers. They’re having problems like they never thought possible.”

何清涟在twitter上极力为Trump的言行辩护,并发了个视频,是几个穆斯林样的人打一个白人,说在白左眼里这不叫暴乱。

结果2月20日,瑞典真的发生骚乱了,何清涟可是高兴坏了,兴高采烈。

还投书美国之音写了专栏文章, “代码291案卷”中隐藏的瑞典。

除了继续攻击瑞典政府是女权政府。其中一句话说; 回避瑞典现在强奸案高发、16万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就业的灰暗现状。

这个瑞典官方文章说的是瑞典申请庇护的人不好找工作,16万人只有不到500人找到了工作,因为有工作许可问题。而且瑞典的失业率低,没有那么多工作机会。

Long waiting times for residence permits, today up to a year, makes the matter all the more pressing. But Arbetsförmedlingen has little means of supporting asylum seekers looking for work.
等待居住许可的日子很长,最多的要等一年,使得事情更复杂。但是就业部门却有很少的途径帮助政治庇护者找工作。

何清涟的解读是“回避瑞典现在强奸案高发、16万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就业的灰暗现状”,说的是难民不愿意工作,光想吃福利。

16万人只有不到500人找到了工作,和只有不到500人愿意工作,是一回事吗?

“瑞典上次暴恐发生于2010年,死亡一人(嫌犯);接纳16万难民的2015年犯罪同比有增加,但相当于2005年水平;强奸同比减少12%”

何提出不同看法,说“现实是:自1975年瑞典社民党对大批移民开放边境后,犯罪率升高300%,强奸率增高1472%;在瑞典,至今只有494位难民去工作,99.7%的难民处于失业状态。”

1975年到现在40年了,经济危机都发生三轮了,经济形势不好才是主要原因,经济形势不好社会不稳定犯罪率当然上升。而且她偷换概念,没说清楚犯罪率暴增背后多少犯罪嫌疑人是难民,多少强奸嫌疑犯是难民,直接大而化之…..

持有政治观点无可厚非,但是不能没有廉耻心。这种见识和研究手法,还是不要称自己是经济学家的好。

转自哲学研究者:因为缺(匮)乏造成的犯罪这是人性之内的恶。西方传统里,无论是希腊哲学还是基督教都有论证,所以像移民难民那样,因为性饥渴因为食物缺乏,出现的性侵害和抢夺,被认为这是人性之内的恶。但是像文化中基于人性的驯化,奴性的教化,他们认为是人性之外的恶,这不是通过宗教和哲学可以解决的问题。所以,西方对来自非洲阿拉伯纳米比亚等的移民难民大开门户,却对另一些土豪移民森严壁垒,这有希腊时代的影子。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ore Less’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