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Liang一案白宫请愿书的文本分析

梁警官的案子,是上一周华人社区和微信朋友圈的一个热点。2月12日判决结果宣布以后,华人社区哗然。很多人认为,之前多起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都能免罪的情况下,为啥误杀黑人的纽约亚裔警官Peter Liang却被起诉并被重判,这一定是柿子找软的捏似的抓了个替罪羊向黑人社区交待的行为。关于Peter Liang是不是替罪羊,我们还是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梁警官到底有没有罪,该不该起诉,之前的白人警官被无罪开释有没有道理。

这里有起诉书的文本: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110003/people-v-liang-memorandum.pdf

宣判结果发出以后,马上有人发起了白宫请愿,因为白宫网站接受各式各样的请愿,这个机会自然不应该放过。虽说基于三权分立原则,美国行政当局不能干预地方检察官是否起诉一个个案,也不能干预审判结果。但是支持者认为,尽管不能改变结果,但是很多人发声,引起媒体注意,我们社区的声音能够被别人听见,目的就达到了。现在这个请愿签署人数已经过10万,白宫也以不能干涉司法为由,给予了回应。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请愿书发出了什么样的呼声,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让别人“听见”:

白宫请愿的网址在这里:https://goo.gl/R695qw

请愿书的内容寥寥几行,粘贴如下:

Demand Brooklyn District Attorney Kenneth P. Thompson to withdraw indictment against Asian minority Officer Peter Liang!

前面说了,美国司法独立,请愿书却请求白宫要求Brooklyn地区检察官K T撤回对少数族裔亚裔梁警官的控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标题的目标完全是空中楼阁,无法实现。

Prosecutors indicts Officer Liang for Political Gain! Asian American Police Officer Becomes Scapegoat!

看第一段:写请愿书的人认定亚裔美国人警察成了替罪羊(Scapegoat),是因为检察官为了政治利益所以起诉梁警官。不知道一个地区检察官(DA)基于事实判断,起诉一个因配枪走火导致无辜平民丧命的案件,完全是职责所在的行为,是出于要得到什么样的政治获益?他是因为起诉梁获得加官进爵了,还是获得组织褒奖了,不得而知。而且第一句话就有语法错误,Prosecutors indicts…

NYPD Officer, Peter liang told his superiors that his gun had gone off unintentionally, the bullet rattling off a wall and into an unsuspecting man’s chest, killing Akai Gurley.

这一段语法混乱就先不说了,直接分析其内容。第二段说Peter Liang跟他的上司说,自己是无意识的枪支走火,子弹从墙上反弹回来打死了没有嫌疑的人Akai Gurley。我不清楚写请愿书的人列举这段话是什么意图,可能是想陈述案情,梁警官只是擦枪走火,非故意伤人,所以不应该被起诉?就他的这段陈述,也不能证明梁完全无罪。裁定是否有罪还要看法庭审理过程。如果当事人声称自己无罪就无罪的话,法院检察院都可以关门了。

Nonetheless, the circumstances surrounding Mr. Gurley’s death lead to a manslaughter indictment this week, whereas police officers in the Michael Brown and Eric Garner case were never charged. Criminal charges appeared more likely in the later two cases, but these two non-Asian Police Officers were never charged.

最后一段说,造成Gurley先生致死的事件导致这周的过失杀人控罪(成立),而之前的Michael Brown和纽约Eric Garner的案子却没有被指控,那两个案子更应该被起诉,两个非亚裔的警官却未被起诉。写请愿书人的逻辑就是,那两个人的案子没有被起诉,所以这个案子也不应该被起诉。

那来看看另外两起案件跟本案是否有不同,Michael Brown的案子,警察是当场将其击毙,不存在误伤的问题。Eric Garner是在警察把他铐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病死亡。

Michael Brown先袭警夺警枪失败后逃窜,警察追捕的过程中6尺多高260磅的他转身冲向警察。警察在面对明显被攻击的危险下开枪将其击毙。

Eric Garner有多次刑事犯罪纪录。在保释期间警察怀疑他贩卖走私烟草在大街上拦住了他。他当时情绪激动,拒绝配合警察工作,警察要逮捕他的时候他甩开警察的手,他身材高大,警察从后方用手臂勒住他脖子将他放倒在地,随后上手铐完成逮捕。不料Eric Garner心肺功能很差,在放倒他上手铐十几秒的过程中喊了几声I can’t breath之后就真的死了。[1]

以上这两个死者一个袭警一个拒捕。前者真的是死有余辜,后者也只能说是他自己拒捕在先,而警察也无从得知他的身体状况。试想如果警察无法使用武力来完成逮捕,那么警察还能逮捕任何人吗?前两个案子,警察跟死者都有直接接触,Michael Brown的案子,警察有直接的生命威胁,所以开枪。反观死于梁警官枪下的Akai Gurley。他没做错任何事情,打开楼梯门就直接被击毙了。这三个案件根本没有可比性。

现在示威的人要求justice for all,不知道是要什么样的justice。他们的理由是以前的警察杀人都没被判,为啥亚裔警察误杀就要被判重刑。

首先,之前误杀的警察没有都脱罪,有的是被判罪的警察。http://listverse.com/2015/04/04/10-cops-who-were-convicted-for-killing-in-the-line-of-duty/?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其次,之前的两个案子,警察没有被控罪,有充足的理由,一个是以为袭警,另一个是拘捕,Eric Garner是意外。梁自己的过失造成别人死亡,梁自己并没有面临生命威胁。而梁案很多人忽略的细节,是梁失误开枪之后六分钟内,没有第一时间去叫救护车,没有对伤者实施救护。他在絮叨自己要被开除了,忙着找子弹壳,忙着阻止自己的Partner将事件上报总台,忙着借手机打电话给上司,后来手机又被同伴抢了回去。当他尽一切力量为自己的career 努力的时候,Akai Gurley的生存可能正在减少。而救护车最后也是Akai Gurley的女朋友叫的。CPR是受害人女友根据电话指示做的。无论祸是不是自己闯的,看到有人要死了作为警察不及时施救不及时呼救这不是渎职是什么?

第三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如果认为白人杀黑人可以脱罪,那么亚裔杀黑人也应该脱罪,这是什么道理,这是要求亚裔跟白人一样可以拥有滥杀无辜的权利吗,这是要求justice for all,还是要求injustice for all。正确的要求应该是要求对所有警察滥权的行为予以追究,严加惩戒,不分种族,这样才能给后代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不是要求同样不正当的white privilege。这不就变成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逻辑,却不想想,尼姑本身就是不应该被摸的,大家想过尼姑的感受吗?黑人们会怎么想,合着我们就活该被杀?所以这个游行的诉求,很容易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成了亚裔眼里只有自己族群,没有是非,没有公正,不管黑人死活。

综上所述,起诉书短短三段话,每段话都经不起推敲,且充满语法错误,不知道想给媒体传递什么样的错误信息。也许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中国人英语好烂。

我不反对亚裔要求平权,争取权利,但是要合理合法,师出有名,而不是义和团式的躁动。理由不清楚,目标不明确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往往还起到反效果,同时满足了一些人的政治野心,成就了一些背后煽动者不可告人的目的。

[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MDE2MDg4NA==&mid=402733113&idx=2&sn=65478276c1cd57a5b55d2678c466b734&scene=1&srcid=0223NUnrvmUyDIjA9ixCwyWh&pass_ticket=Wi%2BuILxJbrzA%2FiaTPjs2YY0%2F5H3hxQBMwZDc7yOHibE%3D#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