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和反智主义

随着某个日子临近,当局又没法淡定了。经过多年的经营,改进和提高,近年来控制舆论的手段日益高明。以前是一味的封杀,现在则是提供有限的渠道发泄,也可以借机监控舆情。

而微博微信总是不会缺少热门话题,微博的热门话题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引导公众舆论的手法显而易见。年初的吴晓辉事件,胡舒立,郭文贵撕逼很快就被人淡忘,很快被新的热门话题冲淡。现在又有了李晨范冰冰张馨予撕逼事件,无聊且无趣。一个公众话题的关注度只有5天。所以尽管资讯爆炸,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人们还是会选择感兴趣的看,相信愿意相信的。所谓“正能量”的意图正在与此。

反理性主义,反精英主义,过度娱乐化

媒体充斥着不真实的消息来源如周小平,娱乐八卦以及过度煽情,媒体的社会监督的作用被消解,大量版面被娱乐八卦占据。

而一些方面存在的文化民粹主义,感性大过理性,例如崔永元反转基因,利用民族情绪来反对某些东西,个体往往被情绪左右,从而失去独立性和思考能力。

威权主义最好的掩护,就是灭智主义,这个政权对有独立意志的知识分子一向敌视,从以前的读书无用论,读书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臭老九,到现在的公知污名化和边缘化。当局对民众洗脑的过程,也就是对良知和公义尚存信念的人,和无脑为党唱赞歌的人争夺阵地的过程。

我们所能做的,提升公民个人素养,关心公共事务。积累哲学常识,坚守道德底线。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提升专业知识水平,强化个体意识,不被煽情所蛊惑,不被情绪所左右和利用。

反思我国反智主义造成的恶果,文化的断层,道德底线的失守,制度的破坏。可以参考,陈丹青《两千年文脉已断》

想起了几年前读过的一篇文章

娱乐至死(赫胥黎 vs. 奥威尔)

译者:george@tecn原文作者:Stuart McMillen

奥威尔害怕人们像他写的“一九八四”里面那样被别人关起来,被剥夺真相,被恐惧控制。赫胥黎害怕人们像他写的“美丽新世界”里面那样被自己关起来,被“快 乐”和感官刺激控制,娱乐至死。他们谁对谁错呢?Neil Postman 在他写的 “娱乐至死:作秀时代的公共传播” 里面说,赫胥黎可能是对了,奥威尔错了。谁知道呢?为了同样的目的,仅仅是方式不同,难道两件事不能合起来做?谁说美丽新世界不能与一九八四共存呢?感谢漫画作者 Stuart,让我们也来娱乐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