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体制化生存之后的个人选择——Room影评(有剧透)

清晨,小男孩Jack张开眼。今天他已经5岁了,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他对外部世界的全部了解,仅限于这个小小的不足10平米的储物间。他的妈妈7年前,在17岁那年被邻居诱骗,关在这个小房间里达7年之久。被强奸并生下了jack。 妈为了让Jack少受到坏人影响,为了不让看看到坏人强奸她,让他睡在衣橱里。

同所有的妈妈一样,尽管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妈妈也竭尽所能给Jack营造出了一个安全成长的氛围和一个奇幻的想象世界。给她讲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们会把敲破的鸡蛋壳穿起来,画上表情,当成玩具。Jack对屋里的每件物品都很熟悉,床,衣橱,板凳,水池甚至马桶,Jack都会经常跟他们一一打招呼。Jack也会经常注视着天窗外,不知道天窗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连掉下来的一片落叶,他都充满好奇。

Jack对窗外的世界充满好奇

不过随着一天天长大,杰克的好奇心使他不再满足于这个世界,当生日过后,母亲尝试将事实真相告诉他时,他是不接受的,他甚至说,他想要回到四岁。每个人心中的童话或许都有破灭的一天。于是玛精心策划、带着杰克逃出了那个囚禁他们的房间。逃出的一刻也动人心弦,要不是机缘巧合,路人相助,差点就不能成事。

但是仅仅逃出囚室,事情却远没有结束。就如《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老头,常年监禁,结果年老后刑满释放,出狱后各种不适应。他习惯性的生活被打破,却无法融入新生活,最后选择上吊自杀。这种行为模式,人们称之为体制化生存。当体制强行将个人的生活模式化,思维有了定式以后,如果这个外力一旦突然失去,个人面临选择的时刻到来之时,往往觉得无所适从。类似的例子好比76年,毛去世之后,多数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听毛主席的教导跟党走,当这个全中国人唯一的大脑失去了以后,许多人也会茫然不知所措。

当本片中的妈和Jack从房间里跑出来以后,能否重新融入社会也成为了心理问题,肉身翻墙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身心翻墙,适应新社会。妈妈已经与世隔绝七年,自己的不幸,外人的眼光,都给她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外公都不能正视外孙的存在。妈妈开始消极厌世,逃避现实。一时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一个记者比较直白的诘问令她精神崩溃,选择自杀。而Jack也从来没有跟妈妈以外的人交流过,有着社交障碍。但是还好周围人的关心和引导,小孩那天真烂漫的童心,较容易回到社会生活中来。还回过头来教育妈妈不要再做傻事。小朋友五年都没有剪过头发,当得知妈妈住院,需要鼓励的时候。Jack毅然决然地请求外婆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寄给妈妈,给妈妈生存的勇气。妈妈也非常感激Jack的所作所为,感谢他第一次装死把自己从牢笼中救出,第二次又通过这种削发的行为方式,让自己的精神得以救赎。妈妈说Jack救了他两次。

故事的结尾也很有寓意。孩子和妈妈故地重游,又回到了曾经囚禁过自己的旧房间。房门已经被拆掉,很多物品也被作为证物拆走。Jack跟熟悉的凳子,水池,衣橱,马桶一一告别,跟妈妈一起离开了,预示着他们跟旧的生活不幸告别,即将开始新的人生旅程。

本片是本季多个奖项夺奖热门,导演伦尼·阿伯拉罕森曾经拍过《Frank》,同时请来了一系列影片《国王的演讲》、《悲惨世界》、《丹麦女孩》的金牌摄影师:丹尼.科恩。该片大量镜头在密闭环境下拍摄,对摄影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此片完全以一个孩童的视角来观察外部世界。虽然现实是残酷的,是一个很骇人听闻的事件,任何打人经历此种事情都会觉得难以置信的委屈。但是孩子眼中的世界,依然是对未来的光明充满向往的。这跟哭哭啼啼的伤痕文学比起来,立意显然是更高的。另外说明了战胜困难的强大精神力量来自于亲情。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