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Followers
·
Follow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Photo by Robert Anasch on Unsplash

前陣子在yes123的講座分享後,有一些朋友私訊我問了一些更深入的問題,令我意外的是,「從遊戲公司轉職到管理顧問」的這段經驗,是最多人好奇的,所以我答應要寫一篇文章,好好解釋一下那段轉職經歷中,發生的一些事,還有經歷了那些取捨與思考。

轉職始於一連串小小的念頭

先說說當時的轉職動機。不可否認的,每一個職位在市場上,都有它各自的定價區間,我們可以簡單地用供需法則來理解,也就是越稀缺的人才,企業自然願意提供更高的薪資來爭取。而人才的稀缺度,又會受到培養難度、招聘難度、提供價值度…等各項變因所影響。

我當時面臨的困境就是,在台灣的美術人力市場,我有點不上不下,雖然當時公司給的薪資真的是很不錯,不過我也清楚知道,假設有一天我離開這家公司,在台灣的遊戲圈除了「博弈業」,可能很難再有待遇這麼好的公司了,所以當時我的想法是,如果我要繼續追求薪資的成長,那麼未來的路可能會越走越窄。

當然除了博弈業之外,也不是沒有別的路,我有許多朋友不靠進入博弈業來換取高收入,而是透過接案、販售個人創作、授課…等其他方式,在業餘時間為自己創造額外收入,只不過這又跟我當時存在的一個價值觀有所抵觸,這種透過業餘時間接案或創作來換取收入的方式,對於我來說帶有「增加工時換取收入」的意味,與我想提高「單位時薪」的目標有所衝突,雖然以長遠效益來說,假如因為創作成名,有可能會帶來極高的報酬,不過我自己也沒那麼有自信,畢竟圈子內比我才華洋溢又比我認真百倍的人,實在太多了,所以我放棄這個發展方向。

而也正因為這一困擾,所以我在2015年參加了大人學的「尋找天賦與熱情的系統化做法」講座,當時講座中提供了一個名為「採礦矩陣」的工具,引導我開始去思考,我是誰?我是個怎麼樣的人?我有什麼特長?我有什麼特色?等問題,於是我開始自我探索。

過程中我也藉助同事們的回饋,我發現,比起美術專長,我更加令同事們印象深刻的,反倒是:能條理分明的表述抽象概念,能跟截然不同部門的人溝通協調,除了美感之外,也具備流程思維,能夠建立編輯引擎的製作規範等。

於是我就循線思考,覺得或許「專案管理」、「流程設計」等能力,是我跟大多數美術人才不太一樣的地方,或許我可以充實這方面的專業,成為我的額外技能,而且這類技能不像繪圖能力這樣有產業別限制,即便離開遊戲產業,如果有專案管理能力,還是有機會在其他產業就職,等同於拓展了職涯發展的方向。經歷了一番思考後,我自己在心中羅列了一些關鍵字:專案、表達、流程、社交,作為下一步的發展重點。

機會就在轉角處

說來也巧,當我有了想要提升自己在美術之外的專案管理技能的念頭後,2015年底,大人學第一次對外招募實習生,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天大的好機會,第一:我本來就喜歡參加大人學的課程,對他們的理念是認同的。第二:兩位創辦人的專業就是專案管理、流程設計,如果能跟在旁邊學習,功力一定會增長得很快。

所以我沒有怎麼猶豫,即便當時我的身份完全不符合大人學對實習生的條件期待,我還是熬夜整理了我的履歷,寫了一封求職信寄出去。很幸運的,我也收到的回覆,並通過面試獲得了實習的機會。

這一段經歷最被大家好奇的是,為什麼我在有正職的身份下,還敢去爭取實習?實際上,我並沒有放棄正職,而是在不影響正職工作的情況下,額外撥時間去實習,我得說這真的要感謝兩家企業的包容,雷亞遊戲提供了一個至今仍少有企業能做到的制度-彈性工時,也因此我才能跟大人學談好,我早上9點到12點在大人學實習,下午1點回雷亞遊戲工作到晚上9點再離開。

現在回頭想,這真的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才能做到,要不是兩家公司距離不遠,要不是當時我沒有家累,要不是兩家企業的主管給予我極高的信任,真的很難促成這樣一段經歷。

而在實習的半年中,我自然是用盡渾身解數,畢竟能跟在偶像旁邊學習,多麽令人激昂,是吧!也因為如此,在這樣近距離與Joe和Bryan互動一段時間後,某一天Bryan跟我閒聊時就詢問我,是否有意願到大人學服務?有這麼一個好機會,我心裡當然是興奮的,但是說沒有猶豫,那也是騙人的,當時我跟Joe和Bryan斷斷續續談了一個月,我才下定決心。

兩個機會都如此之好時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兩個機會都非常難得,無法抉擇的情況,雷亞是我夢想成真的地方,大人學則是能近距離學習人生思考、組織管理的環境,兩邊都有著相當大的吸引力,更不用說當時雷亞給員工的福利待遇,在業界真的少有企業能企及,也因此我猶豫了非常久。

我遲疑的理由有三點:

第一:我並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在教育訓練業發揮所長

我畢竟大學唸的是設計,出社會後在遊戲業的時間也佔了大多數,教育訓練之於我,更像是興趣。這很讓我矛盾,一方面我覺得自己是個遊戲人,但我卻又經常在遊戲圈裡覺得格格不入,因為當大家在討論最新的遊戲時,我在聽「羅輯思維」;當大家在追新番時,我在看「奇葩說」、「郭德綱相聲」;當大家在討論畫技時,我在迷「尋找天賦」。

我並不是討厭遊戲,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有點心不在焉。可是要我因此就跳轉到全新的產業,那又顯得有些魯莽,我很擔心自己無法在教育訓練業提供什麼價值,說不定會做不出成績來而餓死。

第二:我不知道進入教育訓練業後,有什麼發展方向

教育訓練產業裡,產品就是講師本身,所以變成講師是最容易讓人理解的發展方向。可是即便有很多朋友跟我說,我的口條很適合去講課,我也並沒有把講師當成我當時的目標。我的理由很簡單,以我來說,我自己辨認一個講師是否有價值,就是看他過去的資歷、貢獻,他做過什麼厲害的事,或達到什麼常人難以達成的里程碑,甚至是有一般人沒有的經驗。

我覺得這些都不是短時間就能累積出來的,不管在哪一個產業,都得花個5–10年慢慢累積。所以我不太可能把當講師當成一個短期的轉職依據,但除了講師之外,我也不知道去了教育訓練產業後,我還能去哪裡。

第三:我捨不得好的環境

如我反覆提到的,我當時所在的遊戲公司確實給了我們許多好處,主管也確實一直致力於讓工作的環境、條件越來越好。要放下一個已經在手上的好處,換一個大部分都是未知的工作,大概就像是要你拿一輩子的積蓄,來換一張去往未知新大陸的船票那樣,令人焦躁。

吸引我的理由有三點:

第一:在教育訓練業能接觸到的人,多元性比在遊戲業高出許多

大家都說,隔行如隔山。我所接觸到的大部分上班族,都提過這個困境,一旦進入職場一段時間之後,交友圈就會變得異常的狹窄,朋友會變得非常固定,經常往來的人也多半是自己這個圈子的人。這會帶來一個很大的影響是:視野的窄化。

視野的窄化在我看來,就意味著你看待未來時,會看不見許多「可能性」,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風險,畢竟我就是希望自己的職涯之路越走越廣,假如我不知道不了解這個世界,看不到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我可以做的,那就意味著我只能在我已知的圈圈裡存活,如果有一天,這個圈圈發生巨大的變動,那麼我很可能會瞬間失去生存的能力。

多元人際關係還有一個好處,你比較有機會發展出多樣的社交技能。這點是我回過頭去看這段經歷後,才看得比較清楚的。當時我的想法其實更簡單一點,我就是想認識更多各行各業的人,看看大家在幹嘛,說不定我可以找到一些人生方向,說不定我可以認識更多優質女孩(?),吸引我的理由就是這麼單純XD

第二:學習的成本低,質量卻很高

我很愛看書和上課,在我剛來台北的那段時間,除了住、吃兩大開銷之外,花最多錢的就是買書和上課了。到教育訓練業工作的好處就是,這些資源更多、更豐富,老闆書架上的書多到你看不完,每個禮拜公司開的課,請來的也都是厲害的講師,你總能從他們身上得到許多啟發,學到你不知道的知識。對於熱愛學新事物的我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因。

第三:有機會挖掘出我真正的獨特之處

這一點帶有一些賭注性質,我其實並不知道換一個行業是不是真的能挖掘到我的獨特之處,我當時的想法是,既然在遊戲業我不知道怎麼往下走,也知道自己無法超越那些強者同事,那麼換一個自己也感興趣的領域賭一把,或許有些機會。另外就是或許我也可以藉由其他領域專業人士的視野,來幫助我更看清楚自己的價值所在。

人生沒有最佳解

由於上述的幾個原因,思考轉職時,我的內心是很掙扎的,因為這些原因真的沒有可以比較之處,除去可以量化的薪資福利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個人主觀的猜想,沒有量化的方法,那麼最後我是依據什麼做決定呢?

就在我最後一次跟Bryan討論是否就職時,我很坦白地把我上述的許多煩惱跟他說,讓他知道,我現在面臨的是兩個很棒的選項,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選。Bryan聽完後就請我想想,繼續待在雷亞跟來到大人學,這兩個選項都發展半年到一年後,我覺得哪一個選項我會成長比較多?

這個問句一下子拉高了我的視野,把我從得失、取捨的觀點中拉出來,提醒了我,我不就是想要增進專案管理能力嗎?我不就是希望更靠近組織的核心,可以藉此了解企業的運作流程嗎?我不就是想要增進表達、社交的能力嗎?這一些不也是我出來實習的目的嗎?

我想了想,確實,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我短期內想要獲取的能力,這些能力在遊戲業也不是無法取得,只是可能要花上更長的歲月,所以最終我選擇到大人學就職,踏上一條截然不同的職涯道路。

結尾並不是結束-邀請你問我問題

這個故事並不是在我答應轉職後就結束,實際上當我真正到大人學就職之後,也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有如我所願的,也有價值衝突激烈的,並不是像大部分人想像的那樣,做對了一個選擇之後,人生從此就一帆風順風順。只不過寫到這邊,文章其實已經有點冗長XD,我覺得要是再寫下去,會變得更難以閱讀,架構也會更鬆散。

這篇文章拖了很久,是因為我開始動筆寫之後發現,那段轉職經歷中間有太多太多的細節,要全部寫出來,會變得極為冗長,可是不寫一些事件發生的過程、前後順序,又會讓人讀了摸不著頭緒,會產生不連貫的跳耀感,所以我在寫的時候,其實很糾結,雖然我本來想著,應該把架構整理好,濃縮成一篇精華給大家是最好的,但這麼一想的結果就是,怎麼也下不了筆,就這樣一拖再拖。

我想了想決定,先把我能寫的盡量寫下來,把我覺得重要的事件點、思考點講出來,這樣也許不夠詳盡,架構也不夠緊密,但至少可以先提供一部分資訊,讓你對我當時的轉職歷程有個大致的了解。

不過我也知道,這可能沒辦法寫到你真正想看的內容,所以我需要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幫忙,假如你在閱讀的過程中發現,有哪一個片段你想了解更多,或是哪一個思考點你覺得看不懂,歡迎寫信到:arixxle@gmail.com,我會回信給你,並且看情況補進文章,或是另開篇幅,我希望這篇文章變成一篇互動文,藉由你的幫助變得更加完整。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請給我10~50個拍手,或10個以下的拍手,讓我知道我還要再更努力。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給了你啟發,請幫我分享給你身邊的朋友,或許他們也正好需要。

有什麼想法,也歡迎留言給我,或者在臉書找到我:https://www.facebook.com/tseyang.hung

About

Joseph Hung

GCDF職涯顧問+遊戲美術設計師+自省控。熱愛探索新事物與可能性,嚴格遵守2/8法則,只是好像顛倒了,想得多做得少,正在努力反轉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