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取「兩年一檢」的最低工資委員會近日就建議釐定2021年最低工資水平展開第二輪談判,成員看法出現較大分歧。代表勞方的委員認為,最低工資應該參考過去兩年的經濟和通脹數據,故建議新水平應該調整至40元以上;但亦有非勞工的代表認為,疫情下企業經營困難,為免造成倒閉潮,工資水平應該維持不變。據報道,後者的意見成為委員會內的主流想法,並將於完成書面報告後供政府參考,意味著未來三年最低工資很大機會停留在$37.5。考慮到通脹等因素後,基層勞工的待遇實無異於減薪。

最低工資實施以來,一直都是採取由政府成立、成員分別來自勞工界、商界和學界組成的「最低工資委員會」,透過調查、研究、討論及談判後,盡量達成共識或凝聚多數意見,並將書面檢討報告及建議的工資水平提交政府,由政府部門實施及執行。在過去近十年的時間,香港 …


Image for post

旨在找出社區隱性新冠肺炎患者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目前超過100萬名市民參與,政府亦因應預約人次而延長計劃4天。可是,相對於北京為超過7成人口進行檢測,或是政府當初訂下500萬名市民參與檢測的目標相距甚遠。

不過,有趣的是,預約登記檢測的人數一直呈上升的趨勢。8月29日至30日,即政府開放市民網上登記的首天及次天,全港的登記人數只有40多萬。一星期後,登記人數已經突破100萬,換言之,往後5天的登記人數比首兩天的人數更多!

當然,可能有人會認為這種現象不足為奇,因為比較點是兩天和五天,後者時間較長,自然可以得出較高的參與人數。可是,一個受歡迎的計劃,市民肯定急不及待參與,例如俗稱「派$10000」的現金發放計劃,首兩天的網上登記人數便佔了全港合資格申請人數的5成。因此,假如市民的行為習慣是「先熱後 …


矢志成為史上年紀最大的美國總統,兼為民主黨重奪失落四年總統寶座的拜登正式與副手賀錦麗通過黨內提名,將於11月硬撼現任總統特朗普。

Image for post

一般相信,拜登選擇賀錦麗的原因有二,一是賀錦麗有著亞裔及非裔血統,有助吸納少數民族的選票。事實上,去屆總統大選部分黑人選票由過往投給由奧巴馬領導的民主黨,改為投給特朗普,成為希拉莉落敗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吸納黑人票源無疑有助拜登的選情。

第二,拜登的白人、精英、老人形象深入民心,雖然這是傳統精英社會非常樂見的領導形象,但是對於普羅大眾,尤其今天重視兩性平等及反建制的社會而言,可以說是一把「雙刃劍」。因此,對自身弱點清楚不過的拜登,早早已經表明必定選擇女性才會副手,冀能平衡形象及開拓女性票源。

從以上兩點可以看出,總統候選人的副手選擇,很多時是考慮這位政壇拍檔是否能夠彌 …


由於疫情有所惡化,持續威脅香港市民的健康,加上政府推出多項抗疫措施,包括晚上禁堂食令、限聚令等,影響市民的消費意欲導致整體經濟環境惡化之餘,對市民日常生活亦造成一定不便,因此部分建制派議題如工聯會郭偉强、經民聯林健鋒等,都建議擴大港版健康碼,由本來只是為商務及專業人士來往深圳、澳門而設的健康認證,變成一個本地使用的、讓健康市民到食肆用膳、到娛樂場所等的「許可證」。

Image for post

一如所料,反對派對有關建議大加批評,甚至動員網上力量對健康碼盡情妖魔化。他們的理由,大致可以分開三點,一,健康碼是一種門檻,不能通過者等同被剝削自由和人權;二,有報導指內地健康碼曾經資料出錯,影響健康人士的出入自由;三,可能造成資料外洩。

針對第一點,證明香港反對派對於健康碼的認識膚淺。內地的健康碼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登入由政府創設的數 …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積極封殺多間中國龍頭科技公司,其中最廣受曯目的就是以「洩露美國用戶資料為由」,限制海外版抖音TikTok在美國進行業務。面對嚴峻的經營危機,TikTok選擇「壯士斷臂」,爭取在9月中前出售北美業務。

Image for post

美國此等行為,固然是違反自由市場的原則,名義上保護國民私隱,實際上是打壓中國的科技發展及讓特朗普繼續炒作中國議題換取選票,引來不少KOL及時事評論員的猛烈抨擊。然而,在愛國情緒和捍衛自由市場的角度之外,沒有太多人嘗試理解TikTok不惜壯士斷臂也要進軍和維持美國市場的原因。

尤記得當年國家禁止國內用戶使用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不過是爭取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建立友好關係,甚至邀請習主席替其中美混血女兒改中文名,試圖以私人交情換取中國政府的寬待,也不願出售 …


在19世紀中葉的美國,有一間製造蠟燭的工廠生意一落千丈,面臨倒閉。為了挽救工廠,以及聲稱保障過千名工人的生計,於是蠟燭工廠負責人向當時國會議員請願,要求動議及通過全國窗戶都必須拉上布簾,如此一來自然陽光便不能穿透窗戶進入室內供人工作或活動之用。室內長期漆黑一片,人類為了維持日間的生產和活動,對蠟燭的需求便會大大增加,那麼便可實現拯救蠟燭工廠和工人的目標。

可是,只要智力正常的朋友都可以看出這項建議何等荒謬絕倫。從經濟學的角度而言,自然陽光是「免費物品」,任何人無須付出代價便可接觸和享受。相反,蠟燭是「經濟物品」,消費者必須付出一定的成本才可換取蠟燭這個商品。試問誰會希望「捨易取難」,付出額外成本代替人類習以為常的操作,而為的只不過是區區一間蠟燭工廠?

其實這則故事是來自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F …


表面上用以分配立法會選舉出選名單,實際上是利用初選達成從傳統泛民大黨手上奪取話語權的反對派初選,最終以61萬人投票告終。雖然初選負責人如戴耀廷及不少學者對於投票人數喜出望外,但是其實數字只是去年區選支持反對派人數的三分一左右,反映這場選舉未有表態的人(相信是不認同初選者居多)才是大多數。

Image for post

事實上,與2009年五區公投有50萬人投票相比,今次初選的反應的確較為熾熱。然而,考慮到過去11年香港發生多次大型違法社會運動,加上政治氣氛愈趨濃厚,社會兩極化的情況極端嚴重下,投票人數僅僅增長11萬人明顯是不合格的。因此,這場初選只能定性為一場片面反映反對派支持者口味的小圈子選舉,或者「籠統」一點講,這是深黃的小圈子選舉。

有留意各大媒體消息或分析的朋友都知道,是次選舉中傳統反對派大黨的成績未如理想。例如 …


日前新加坡完成國會大選,由國父李光耀創立、現時總理李顯龍領導的人民行動黨繼續成為選舉的大贏家,在93個議席中取得83席,令選前一度因家弟李顯揚加入在野黨而備受壓力的李顯龍暫時舒一口氣。

Image for post

然而,這場勝利並不值得人民行動黨高興。因為2015年大選時,縱使失去李光耀的加持,該黨仍然取得大勝,得票率接近7成,議席也增加3個。可是,是次選舉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僅得61%,議席也沒有增長,其中被外界認為未來有可能接替李顯龍成為新加坡領導人的副總理王瑞杰在東海岸集選區以不足8000票之差險勝對手,證明民眾對該黨的支持有所減退。

人民行動黨的優勢減少,主要是因為民眾認為該黨主導的政府抗疫不力。雖然疫情爆發初期,政府應對反應迅速,更加向全國人民派發口罩,惹得一班港人牙癢癢。然而,新加坡的疫情在3月開始出現逆轉,由每日 …


Image for post

反對派初選的報名階段已經結束,賽前一度「扭計」,聲言未必根據初選結果決定是否參加9月立法會選舉而遭受猛烈抨擊的街工,終於在同儕壓力下宣布放棄參選。至於另一以勞工參政團體工黨,在立法會碩果僅存的代表張超雄已經宣布退下火線,其繼任人工黨主席郭永健亦因民調成績太差而決定不競逐立會議席,意味著昔日兩個具代表性的反對派勞工政團即將「滅黨」。

記得2012年可說是勞工政團的黃金年代,上述兩黨,加上民協,連同愛國愛港陣營的核心組織兼全港最大勞工團體工聯會,合共在立法會地方直選取得超過30萬票,佔整體投票率的17%,合共取得12個議席。

可惜,好景不常,2016年立法會選舉勞工政團遭受挫敗。民協全軍覆沒,去屆取得4席的工黨也僅餘張超雄一人。雖然街工的議席沒有減少,可是未能保住新界西的地盤,種下今天不能入閘的根。

勞工團 …

黃遠康 James Wong Mr.Jame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