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沙皇再臨》筆記

Masha Gessen著《普丁:沙皇再臨》 The Man Without a Face: The Unlikely Rise of Vladimir Putin於2017.10閱讀完第一遍

如導讀所言,本書中提到的事件多為人所知,沒有太多有新意的內容,有些細節如普丁如何在短時間內取代既有的建制鞏固自身的勢力,以及普丁政權的建構過程與運作模式等都付之闕如,分析的深度也不如導讀以「主權民主」與「非制度性操作」等關鍵字所做的概括。(P12-P14)當然這些侷限或許出自俄國體制的不透明,以及政府對媒體的堤防,使得身為記者的作者難以發掘更深入的內容。

CH1 葉爾辛時期的俄國:腹背受敵的葉爾辛、百姓的不確定感,推薦普丁的企業家別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冊立他的人對他的了解,並不比你我對他的了解來的多。」)

CH2 「他使用的是決心以鐵腕統治的領導人所講的話。這種強悍聲明,加上庶民俚俗幽默,將是普丁的特色。而他的民意支持度也因而開始暴升」

清新、有魄力但陌生的形象,葉爾辛的總理、代理總統

莫斯科公寓爆炸案、車臣戰爭、聯邦安全局的陰謀?

CH3 普丁1952-1989的生平,但作者不信任官方的自傳,認為這是普丁刻意釋出的形象,而且作者每次都可以找到與普丁官方形象相對的一面。(列寧格勒圍城下的困厄出身↔經濟條件較好的間諜家庭。廉潔↔揮霍、聚斂。紀律↔易怒。人際關係專家↔不善言詞)

1970s,普丁任職KGB。冷衙門的工作

1985,普丁派駐東德,暮氣沉沉的工作,不夠優渥的薪水。「經常發現經費不足,無法刺激這些年輕人(來自拉丁美洲的學生)為他們工作」(P83)

1989,蘇東波的衝擊.「『莫斯科不聽話!』我覺得蘇聯病了,得的是叫做癱瘓的絕症。大國的癱瘓。」(P86)

CH4 1985以降,戈巴契夫時期的民主化運動與政府管制的鬆綁

「這些KGB官員受到全國公私機關之聘僱。通常這些機關裡的同仁都曉得這些人替KGB工作」(P113)

「國立列寧格勒大學也和數以千計的蘇聯其他機關一樣,發覺國家撥下來的經費巨幅縮水,希望外事關係(管它什麼關係)能帶來迫切需要的資金。對於常備役的KGB官員來說,這是再理想不過的工作:這種職位不僅在傳統上保留給KGB官員,而且大家一般都相信他們比其他人更在行、更懂得與外國人拉近關係;畢竟他們是唯一有涉外經驗的人」(P114)

普丁與莫斯科市長索布查克(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atoly_Sobchak

CH5 1990瀕臨崩潰的蘇聯

1991 八月政變,普丁與莫斯科市長索布查克首鼠兩端

普丁在任職莫斯科期間盜賣進口糧食

CH6不信任意識形態,信任組織與其所保護的帝國-蘇聯,「打造一個類似KGB的體系。封閉的體系,建立在完全掌握的體系之上,且特別要控制資訊的流通和金錢的流動」(P153)

不得民心、浮誇的索布查克

索布查克卸任後被起訴,流亡法國,回到俄國,猝死

CH7 整肅媒體

2000年,普丁以代總統身份在頭兩個月頒布的十一道命令,有六條與軍事有關(P173)

2000年整肅媒體大亨古辛斯基(Vladimir Gusinsky)、別列佐夫斯基。上任一年之內三大電視台收歸國有。「葉爾辛所留下來的體制並未完全準備好接受這種『國家勒索』的行徑」(P184)

2000/8 庫爾斯克號事件,普丁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怠慢、閃爍其詞、情緒化。

CH8「政治制度變得太快」

2000/5「加強垂直力量」,強化中央政府的力量,限縮立法機關與地方政府的獨立性

2004總統選舉前,提高總統選舉制度的門檻

2004別斯蘭事件,藉此宣布地方首長改為官派,限縮立法機關的獨立性。

普丁擔任索布查克副手時,「被強烈灌輸敵視民主程序」……要打造官僚專政。蘇聯的官僚一向龐大臃腫、難以理解、冷峻無情,要在其中通行,必須靠關係交情或花錢打通關節。(P203)

「特殊的選舉文化」:選舉表面上自由,卻由地方當局操縱藉此討好中央政府(P203)

被建制騷擾、邊緣化的總統候選人卡斯巴洛夫(Garry Kasparov):棋王、聰明、富有、善言,但終究力有未逮

CH9陰謀與暗殺

2003莫斯科歌劇院挾持事件與真相調查:高層涉入其中的跡象?

被暗殺:前特工李特維連科(Alexander Litvinenko2006)、自由派政治家與媒體人尤申科夫(Sergei Yushenkov2003)、謝澤科奇津(Yuri shchekochikhin2003)、波麗科斯卡雅(Anna Politkovskaya2004、2006)、前合作對象李文諾維奇(Marina Litvinovich2006)

CH10整肅權貴與貪得無饜

國際媒體對俄國政局大意:對俄國政治前景樂觀,把更多的焦點放在美國

企業家霍多爾科夫斯基(Milchail Khodorkovsky)、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米納泰普集團(2003)

威廉˙布萊德(William Broeder)、隱士基金(Hermitage Fund)、被整死的律師馬格斯茨基(Sergei Manitsky2009)

財稅警察

經濟顧問伊拉里歐諾夫(Andrei Illarionov2004)、總理卡西亞諾夫(Mikhail Kasyanov 2008)與普丁分道揚鑣

柯雷斯尼可夫(Sergei Kolesnikov)爆料普丁的黑海行宮(2009)

(普丁看似自律,)但似乎抗拒不了獨佔的慾望……罕見的佔有欲,想要擁有合法屬於別人東西的那種無法饜足的渴望P280-283

CH11 2008-2011梅德維傑夫時期

逆烏托邦:別人是形成一系列交互連結的圈子,俄羅斯的部落格卻各自有個圈子。不僅止網際網路如此,克林姆林宮也只看自己的電視台節目,大企業只讀自己的報紙,知識份子只讀自己人的部落格。團體都不了解別的團體的現實狀況,這使得任何類型的群眾抗議無法串連形成(P285)
2008年預期的接班人,KGB出身的國防部長伊凡諾夫(Sergei Ivanov)
普丁的助理,克林姆林宮的影武者蘇爾科夫(Valadislav Surkos)

CH12 2011白絲帶運動 作者樂觀看待社群網站帶來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