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has been so long

四季当中于我而言,秋天,确实是最为特别的。她就像是,真正属于我的季节。当我置身于其中的时候,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与我的思念,与瑟瑟的秋风融为一体。秋天的风对我而言,是一种欲罢不能的悲伤与凄冷,可以彻骨,但却不像西北风那样一下把你冻透,而是一点点地侵蚀你的骨骼,直至冰封,就好像爱情一样。所以当我今天走下楼去洗澡的时候,当一阵风飘过的时候,我就知道,秋天来了。

洗完澡回来的路上我在想,秋天,是怎么来的呢?有时候我觉得,秋天是来自北方的风一点一点吹来的。也许每年的这个时候,会有人在风的发源地里,撒上大把大把的、名字叫秋的东西,然后风吹啊吹啊,就把秋天吹来了。有时候我又会觉得,秋天是被月亮染出来的。八月既望,大把大把的月光洒在这片土地上,不经意间,世间万物,都被染成了秋天的样子。

你还记得春雨池畔,明月夜下,那个唱歌的少年么?那散落在秋风中的歌声,又有着怎样的情愫?弥散在朦胧的月光下的心情,是孤独,是悲伤,还是彷徨?这些记忆,都随时光淡去。可当我在唱起这些歌的时候,却不由得想,曲,比记忆中的秋风与月,都要寒冷与悲伤的多。或许,秋天,是歌声带来的。

可秋天又是那么的温暖。当午后的暖阳洒满了校园,猫慵懒地蜷缩在金色的草地上,走在树桩铺成的小径上不经意间撞见她的笑。在那一刻,也只有在那一刻,我能够放下身上与心理的一切,沉浸在那份温暖中。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那种感觉,只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依靠这份温暖,艰难地活着。

我依然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从宿舍走出来,抬起头,看见她也在向食堂走去。那时我一直看着她,深知时光是多么的无情,想要拼命记住她的样子,她马尾的长度,她外套的颜色,她走路的样子。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很多记忆,纵使你多么的不愿意,连同那份温暖与其他说不清的杂乱心情,都渐渐地淡去了,留下的,只是那一缕洒在秋风中的悲伤,像极了她那件薄棉外套的淡淡蓝色。

过去的两年我一直不敢回忆,那种失去的痛太彻骨,可蓦然回首,时间久了,那些记忆,就像久无人居住的小屋里的家具一样,被悲伤如灰尘的洒满,失去了阳光般的色彩。

It has been so 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