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壞心腸

大感冒當中,吃了藥迷迷糊糊,昏昏欲睡,但實在睡得太多了!拿起改版後的《壹周刊》,挑戰自己嗎?已經精神恍惚,還在啃文字。

改版後(應該說是「縮皮後」的《壹仔》無論是排版及內容的震撼度,都明顯少了一份銳氣,「殺傷力」大不如前,反而多了一份溫情。可能對那些衛道之士,對那些不忿「壹仔」總是以「不道德」手段揭人瘡疤,論盡社會不義的人來說,現在的《壹周刊》「從良」了。但對我來說,我不需要《壹周刊》「從良」,市面上又太多「人面獸心」的讀物。

當我和教會朋友分享我是《壹周刊》的忠實讀者,這麼多年來招來的反應都是詫異、不太能接受,甚至有人勸我不要再看。我承認我不似會看如此「低俗」「不道德」雜誌的人,特別是「壹仔」當紅那幾年,封面和內容文字都極其惹火的,被教會視為來自「地獄的火」,要焚燒掉。

我這麼多年都支持《壹周刊》,只因我相信創辦人黎智英沒有「立壞心腸」。雖然那些被指敗壞風氣的表達和採訪手法我未必認同,但這麼多年來他都是如此堅持批判政治和社會,如此揭露影視娛樂圈的「假戲真做」。至於敗壞社會風氣,難道你真的相信少了壹傳媒的刊物和報紙,我們的社會風氣就不敗壞?

《壹周刊》和《蘋果日報》,連同消失的《忽然一周》銷量都是數一數二的。雖說文字傳媒沒落,但按理出現危機也應該未輪到,而事實是壹傳媒的廣告量和銷量是不相稱的,廣告減少的速度遠遠快過銷量的跌幅,原因大家心知肚明。黎智英大可以如其他傳媒般轉變立場,就可以「生存下去」。他沒有如此(至少直到現在)到底是他「立壞心腸」,還是不想我們徹底沉淪呢?真正讓社會敗壞沉淪的不是「壹仔」那些繪影繪聲,大膽的黃色故事,又或者在鮮血上撒鹽的封面,以及充滿煽動社會走上街頭的標題,而是我們有太多風中轉向之士。

我一向很喜歡看《壹周刊》的人物專訪,無論是新聞或者娛樂方面的人物訪談,沒有本地其他刊物做得如此精采。改版後第二期,娛樂專訪的是劉美娟,標題是「天常藍」,副題是為何要有約伯。主線當然是劉美娟為了醫生的失職,導致她BB的死亡,而糾纏9年的官司。官司勝了,但當中充滿艱難和別人的責難,而最後也只有判詞,沒有任何賠償,這就讓更多人不解為何要如此堅持。對呀!今天的社會好像忘了法律是為了伸張公義,沉冤得雪,我們總把輸贏放在最後有沒有金錢賠償中,有多少錢。

聖經中為何要有約伯的故事呢?上帝為何要創造約伯這個人呢?何苦呢?他那麼苦才能親眼看見上帝,我們可不要如此。若要受苦才能見上帝,很多人寧願快活地見魔鬼。劉美娟不獨堅持打官司,也堅持要為只有幾十天的小生命走完人生的旅程:辦出生紙、辦死亡證,辦喪禮,這又是愚蠢的堅持嗎?

同樣,今天看黎智英,這又是愚蠢的堅持嗎?當社會很多人轉態,很多有識之士都識時務了,你為何又要如此不識時務呢?還是那句,人不可「立壞心腸」!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