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人在日本的所見所聞』

#1 The Beginning 一切的開始

是的,我要開啟了一個新的故事。相信大家都知道Sex and The City,訴說著四個女人在紐約的生活故事,大部份都圍繞著男人和性的話題。現在我想做的,就是寫下我以及我身邊的人們的故事。可能寫得不會像紐約故事一樣這麼露骨,但我要呈現的是我們在這邊身活的一切,包含工作、身邊人事物以及文化的觀察,當然也免不了男人這一部份。

因為我很喜歡Sex and The City這電影名稱,有試著想要取一個類似的title,但怎麼想都不覺得日本東京是一個能夠駕馭那種名字的地方,所以先暫時引用了現在的title,如果有什麼好的想法可以隨時告訴我,樂意參考。

我來東京已經一年半多了,從來沒在這邊讀過書或是留學,旅遊也沒來過,但因為因緣際會下,我來到了東京工作。

在開始之前,想要強調一件事,希望大家不要對『來日本工作』這件事覺得很了不起,其實任何人都可以來這邊工作,只是每個人的觀點不同而已,我在這邊只是想寫下我對日本的觀察以及文化上的不同,有時對我來說會是個衝突。

我對日本市場的了解大多是因為我的工作,我是一個獵頭(人資介紹公司),我們公司主要專攻的產業是科技業,所以最近對美國矽谷以及日本的科技創業公司以及市場都有相當的了解。同時也是因為透過這個工作,我才有辦法接觸各式各樣,各種國家的人,最讓我感到特別的就是能認識日本科技宅男們了。

今天的第一篇,就先從我工作上認識的科技宅男們開始講起吧。由於工作關係我會時常跟不同求職者或是公司客戶吃飯,在這一年中,我認識的宅男們我把他們分為兩種。

第一種,極度內向、話少到不行。
科技宅男大部份都是在做coding,我感覺開發遊戲的宅男們是最嫉妒話少的一群。因為要建立關係,所以公司會常常建議我們跟客戶出去吃飯,了解彼此,並提供他們市場的資訊。坦白說,有時候我真的會覺得吃飯怎麼可以變成一件痛苦的事。
原因就在於,跟這種宅男們吃飯都很尷尬!有一次邀請了一個在大公司當工程師的日本人出來吃飯,他只會說日文,英文完全不通。所以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從頭到尾都用日文跟他溝通。
第一次見面,看到他的瞬間,我心想:慘了,吃完頓午飯我會很累。。。
那位日本人蓬頭垢面,髮型及亂無比,衣服跟鞋子看上去明明就還滿乾淨的但我就是搞不懂為什麼可以把頭髮留的之長還不打理一下。
坐下來簡單自我介紹一下,對方的反應也就是:嗯你好,初次見面,多多指教(初めまして、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一點笑容都沒有,反而我像個傻子一樣在對一個木頭笑。
簡單點了餐點,還沒上菜前,我都習慣客套問一下:你來過這地方嗎?(因為我們通長都會到對方公司林近的餐聽,對他們來說會比較方便)或是問說,這地方感覺不錯你覺得呢等等。普通人,話題應該就此打開,會開始有『溝通』『會話』這回事,但是他沒有。他只回了我:沒來過,不知道。句點。

更慘的是,之後的一個小時,我們的對話都是一樣的。我問一個問題,他在三秒內句點我。害我連把一口飯吞進去的時間都沒有。
真心覺得這種人很難維持關係,因為我不了解她,吃了一頓飯我大概只知道他的工作內容以及現在工作狀況,根本很難深入了解這個人更何況要幫他找到他喜歡的公司甚至是未來的職涯。

第二種,話很多的宅男,但重點很少
看似這種人跟上面尷尬的宅男,感覺起來會比較好,但其實一點都不是這麼一回事。不過這種人比較少遇到。
話多的宅男我目前遇過兩個。他們給我的感覺都是因為初次見面,緊張而讓他們更找到對話的重點。通常話題都會變成圍繞在他們自己的興趣上,或是訴說公司、工作的好與壞等等。時常重複著自己說過的話。
好的是,通常這種人只要能贏得他們的信任,他們就會介紹自己的朋友給我們,而且會介紹很多。

日本人的很注重自我的隱私以及自己的個性。在我的觀察中這可能是因為他們很注重對外人的禮儀,所以在不夠熟識的人面前,不太會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也不太會主動分享私下的興趣或是思想。
通常要花很長一段時間去培養這段信任,這份工作做下來,我常常覺得就像是在經營一段感情一樣,第一次約會的緊張,第二次見面的關係等等。
但是一旦得到日本人的信任,他們會對你非常的親切,也會更願意分享資源。

就像大家所知道的,要和日本人做生意,就是這樣的道理及原因。慢慢等,必會有結果。同樣的對方給的禮儀,我們也要同等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