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桶中的人

很久以来,我一直认为关在铁桶一样屋子的人并不清楚他们的处境。我曾经尝试着用各种办法叫醒他们。开始的时候,我用稍显夸张的话语,想恐吓般的让这些人醍醐灌顶。这方法有些过于残忍,在别人眼中我似乎在炫耀自己的生活。后来改变了我的策略,我用更加委婉的方法,通过暗示,或者玩笑,想让这些关在铁屋子的人知道,——也许并没有用,但胜过毫不知情的愚昧——,知道他们生活的边界之外还有个铁窗。我还是失败了。我想起鲁迅曾经的顾虑,如果知道并不能改变什么,对于被告知的人只能徒增烦恼。

我把我的失败归功于我的方式不对,没有将这个有关铁窗的消息包装好,并有效的传递出去。我认为这些人并不知道真相,所以心安理得的在这铁窗包裹,密不透风的地方生活。我站在窗外,好像一个不懂保守秘密的人获得了一个惊天秘闻一样,想将怀揣的东西急于示人,却无法获取别人的信任,只是徒增笑料。

现在我明白了,那些在铁桶中悠悠生活的不是不知道真相;他们只是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在我们看来那些铁桶一样密不透风的限制,是生活中的不公平。而在他们看来那些铁桶和生活中的其他一样,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尽管这些铁桶并不是一直存在,而是在生活中慢慢出现。他们习惯了它的存在,并将这铁桶般的密不透风,视为生活的一部分。像我一样试图告诉他们真相的人,这样看来竟也太幼稚了。他们甚至不屑于用心灵鸡汤中的语句,

生活就像强奸,如果反抗不了,不如尝试着享受吧。

去堵住我的多嘴。他们习惯了生活中的铁窗,甚至于开始越来越依赖这个铁窗。他们甚至学会了利用这个铁窗谋生。比起我们这些窗外的人,他们更清楚如何去享受这反抗不了的生活。努力的生活,不是为了终止强奸,只是为了成为另一个强奸者。

这样的日子还将继续,因为很多人有梦想,也有很多人实现了梦想。在铁窗密不透风的包裹中,一样能够有精彩。尽管我在窗外,在他们看来,连反驳的话都不值得一说。他们笑笑,你真的不算什么。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