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一場寮屋火災後

土盟由成立至今,接觸的大多數都是鄉郊寮屋戶,他們在鄉郊政治沒有地位,也沒有原居民身分保障。無論是牌主、頂手抑或租客,都是社會上最邊緣的基層人士。面對迫遷或環境破壞,他們是新界最無力反抗的社群。

而這幾年,見證有些地主、牌主為了利益將環境本身已經惡劣的寮屋改裝成劏房,面積只有80呎、沒有廁所、窗戶、冷氣,竟索價二千元。為甚麼香港這種富裕的城市,可以出現這種不適切的住屋?地產商和炒家佔用大量土地,失控的房產市場,將人推向市鎮的外圍,迫令窮人要用高昂的價錢才能換來斗室。

過去幾年,土盟在鄉郊運動裡的組織工作,並非只是一面倒地想表述鄉村的美好;相反,我們正正是發現土地不正義、利益集團通過不擇手段迫遷、破壞,令到居住在鄉村的朋友,無法在一個安全、宜居的環境裡生活。

今日發生在廈村的寮屋(鐵皮屋)火災,除了是人禍,也是社會造成的禍害。作為寮屋運動的組織者們,在再次解釋、解構寮屋問題前,只想重覆一點:努力工作的人也好、由外地來到香港希望尋求生機但卻在底層掙扎求存也好,不論背景,都應該有尊嚴地在土地上安身立命。公平分配土地、制止迫遷、捍衛土地正義,更是要捍衛居住者的尊嚴。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