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L

再過不到幾天,我們就要邁入交往的第四年。


交往初期的我,還沒定下心想過接下來該怎麼發展,該怎麼經營,姑且就走一步算一步。回想我又莽撞又粗心,總是會做出一些令人困擾的事(雖然現在也是);脾氣古怪,總是糾結些古怪的點;總是在生氣的同時想著不可以讓你困擾而憋著一大堆情緒,然後終究是沒有一次好好地忍下來過。

一直到現在,偶爾也還是會反覆品嘗那些負面情緒:在奇怪的點上我總是記憶太好。


這個暑假回到家的起先一兩個禮拜,我還自覺情緒控制得還不錯。我照常地晚睡晚起,照常地耍廢成一攤泥,照常地誤人子弟,照常地偶爾和你聊聊。我覺得我該練習一下身邊沒有你的日子。

一開始應該都不錯的。

然後開始發生了一些小事,雖然是小事但我終究沒辦法好好維持住心緒平穩,總會在不知不覺間開始覺得你冷落了我,我們之間的需求似乎沒有辦法達到一個平衡點。

但某種程度上來說,那都只是一種分離焦慮。即便再多的怨懟,即便心裡有點芥蒂,見面後就像一切都不曾存在。我只有你,而你眼中也只有我。


這三年來,我們真是太像雙胞胎了,做甚麼事情都理所當然地要一起。

還記得剛開始交往時你總是抱怨著我們相處的時間太少,不同班就別說了,還怎樣都選不到相同的通識,就連系上的活動啊表演啊也都大不相同。初期尚未全心投入這段情感的我也就笑笑地安慰你,我們總是會有更多時間在一起的。

曾幾何時我也變得這樣害怕寂寞了,分離對我來講有點太過棘手。

你是我的情人,同時也身兼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對你是愛,是喜歡,是最想待在一起。

我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想要和你分享好多好多瑣碎的小事,想要你知道我甚麼時候想哭甚麼時候想笑,然後就真的直接在你面前表現所有情緒。

坐在朝日本相反方向行駛的客運上,我抱著你送我的大狗玩偶,忍不住又掉下淚來。還好我們沒有像遠子與心葉一般約好從此以後不哭,不然我一定會忍到內傷。


我喜歡你哭。那樣才讓我真的體會到不是只有我太過在意分離。謝謝你哭。

好想一直抱著你大哭叫你別走。

但你說,我們就在京都相會吧。所以我會努力忍到那個時候。雖然你一開始說好要來金澤找我玩的,但九個小時的夜巴我也真的是醉了。所以就選在京都吧,希望那時候不要冷到下雪,我想我會滑倒。

然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噢我真的是很擔心很擔心。還記得你第一次來我家小住幾晚,我還要教你怎麼洗襪子,這回你真的要去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度練習自己做所有事情了。煮點東西啊洗個碗啊,還要洗衣服呢。萬一你把會褪色的衣服全部塞在一起洗該怎麼辦啊?

胡思亂想了一堆之後也真是服了自己老媽子一般的想法。你媽都沒這麼擔心了,我在擔心甚麼呢。


然後啊,你要好好地過日子喔。別吃太差,也別太晚睡了,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都還有最基本要求的體態。

我愛你。我愛你。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Shepherd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